啊塞

【转载】歌詞太郎新聞ーレア版(r18) 渣翻

感谢阿八妹纸的翻译!!!!!

 

 

啊哈哈哈 救命 

说的R18居然是安库桑给歌词先生做的访谈,真是好意外。

不过也很有趣!!!

之前还一直担心安库桑会不会在R18里扒了歌词先生的衣服(x

现在看了担心是多余的www

 

中间说丢了西瓜卡那里特别可爱。

说歌词先生丢了的西瓜卡一定是去了有需要的人那里,明明是他自己最需要才对wwww还说因为这个,有四个月都会在失望之中度过,现在是第三个月什么的www真是太可爱了!!!!

 

提及恋爱的时候,歌词先生说的那个电车上的例子实在是好有代表性…

歌词先生的恋爱观也是显而易见。

 

说到新专,有的只是“想买这张专辑,想听这张专辑的曲子”一直都支持者我的人保持这样的关系而制作出来的专辑。

感觉这个愿望已经达成了呢><


NICO:

说好的r18wwwwww 字真的好多[喂  ,说是说r18其实里面基本没有r18内容,就是个特邀采访……

————————————————————————

[マドモアゼルun:c的占卜屋]

 

 你的一切我都了解哟!

 

深夜0点,在新专辑《二律背反》制作期间,有这么一位男人正在奋笔疾书歌词太郎新闻。在写的差不多的时候,向着位于新宿三丁目的一家店前进。这个谜团般的人物究竟是——?

 

安库:欢迎光临,客人您贵姓?

 

歌词:你好,在下伊东歌词太郎。

 

安库:今天光临我的占卜屋,是为了很多事情吧?

 

歌词:嗯嗯很多事情呢……

 

安库:没关系,你不用说出口也可以。你心中所想我已经知道了哟。

 

歌词:诶!真的吗?不妨说说看?

 

安库:首先,恭喜你伊东歌词太郎二专《二律背反》发售!!

 

歌词:等等喂等等,为啥你知道这事儿?

 

安库:人家知道你所有的事情哟!真是的,男人都是这个样子!老是想要隐藏这个那个的,我一直都看着你们哟!好像也有一种叫做“歌词太郎新闻”的东西吧?其中一个版本听说可以任凭我按照喜好发挥的样子?

 

歌词:的确是这样的呢!歌词太郎新闻有四个版本。其中三个是由我执笔的,但是最后一种怎么也想要让マドモアゼルun:c来执笔!

 

安库:嗯嗯,没有关系哟。人家都知道的啦。

 

歌词:哦哦哦,好腻害!

 

安库:你今天早上啥时候起床,啥时候吃饭,mimipon今天做了些啥我全部全部都知道哦!

 

歌词:饿诶诶!!!我今天吃的东西…其实说起来等级还蛮高的呢!感觉不是很好猜的食物诶!

 

安库:等级很高?!但是……嘛,这个就先把它放在一边别管他好了。一会儿再去捣鼓它。诶,自我介绍一下我是マドモアゼルun:c,请多多关照了哟。针对4.8要发售的二专《二律背反》有些一些问题想要拿来轰炸你,可以吗?

 

歌词太郎:可以可以。请多关照!

 

安库:距离前作《一意专心》是相隔了一年零两个月才开始制作专辑的吧?回顾着一年间,回想起了什么事情呢?东名阪one man tour,flower festival,夏季cof tour,路上live,ミナミホイール,和ポプラ、大发的合作,东北tour,cof台湾…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呢。

 

歌词:是啊!真的做了好多事情!

 

安库:你真的做了好多的事情哦!一年转瞬即逝~~我也拿到了和ポプラ合作的那个文件夹哟。

 

歌词:谢谢谢谢!(笑)

 

安库:就是这样的一年零两个月后…感觉如何?一年真的是转眼就没有吧?一天,一小时,一分钟是如何度过的呢?感觉自己这一年是如何度过的呢?歌词太郎桑这一年和许多许多的人相遇了吧,相信也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回想一下是如何的呢?是不是抱着非常珍惜一直支持着自己的大家在竭尽全力的唱歌呢?

 

歌词:嗯,真的是很专业的在做着マドモアゼル呢。

 

安库:啥?啥意思?(笑)

 

歌词:マドモアゼル是完完全全把客人放在第一位的呢!

 

安库:等等,角色设定变奇怪了快停下!!!(笑)说点相关的话题吧,就从我身边的人来说好了,大家或多或少都收到了歌词太郎的影响呢!

 

歌词:坏影响……吧。

 

安库:才不是那样啊。我在夸你啊所以请你爽快的接受夸奖啊!(笑)那么就说说在这一年里面制作第二张专辑的事情如何?和前作不一样,前作有9首v曲,1首原创曲;然后这一次的专辑有5首v曲,7首歌是歌词太郎作词作曲的样子啊。首先想问一下选择这几首v曲的契机?

 

歌词:嗯嗯。这些是《一意专心》发售之后就一直都放在想要唱的曲子的存货里面的。因为是自己的专辑,所以可以根据自己的key来进行自由的选曲,然后就在这些想唱的歌的列表里面选取了和个人观念比较相符合的曲子来唱。

 

安库:原来是这个样子!的确会这个样子呢,有想要唱的曲子,但是因为曲子和自己的key不是很符合所以没有办法唱的情况也有呢。我懂你!那么歌词太郎自己作曲的歌是为了这个专辑才写的吗?

 

歌词:ポプラの丘に風が吹く是合作曲的关系,所以并不是为了这张专辑而做的曲子,其他的话都是为了这个才做的曲子!

 

安库:啊啊,ポプラの丘に風が吹く这首歌在我家附近的ポプラ里面有连续播放的!那么说来其他曲子都是为了专辑做的咯?然后,这一次みきとp桑的《ぼくのほそみち》曲子也让歌词太郎来填词了吧,看了歌词之后,感觉这是以“旅行”为主题的曲子吧?那么是先和みきとp桑定了这样一个“旅行”主题的题目来让みきとp桑作曲的呢,还是拿到了みきとp桑做的曲子之后在进行填词的呢?

 

歌词:嗯~~这个说起来的话~~可以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偶然吧。我也是意外的收到了来自みきとp桑的联络!要说起来的话,就是我先听了歌曲的小样,想着这是一首怎么样的曲子呢,听了一遍又一遍就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印象。特别是小样里面的吉他音乐让人觉得特别想要去旅行啊。说不定我是奥田民生那(笑)我就是这么想着,想着想着觉得这首歌应该是这样子的感觉吧。后来收到了来自みきとp桑的联络说“歌词太郎桑在我眼中是去了很多很多地方传递歌声的人,所以希望这次能够按照旅行的主题来做着首曲子。”看到的时候真心吓坏了,想着哎妈呀这是真的吗?然后马上就回复みきとp桑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安库:诶诶?原来如此哦!也就是说不需要言语上的交流,就通过音乐上的感知达成了主题的共识!

 

歌词:达成了共识呢!觉得这几乎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安库:这真的是很棒的事情啊!那么歌词太郎是很爽快的就写出了词嘛?

 

歌词: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这样爽快的毫不犹豫的写词还是第一次!现在还记得那时候思绪如流水一样不断涌现写个不停的感觉!

 

安库:现在看着歌词感觉写了很多个人的东西进去呢。比如台湾啊,这种具体的词汇也出现了,家里的猫正在等着我啊之类的。第一次听歌词太郎的歌的人可能感觉不到,但是一直都支持着歌词太郎的人可能听着听着就会想到相关的事情呢。感觉是一首非常有意思的曲子!

 

歌词:嗯这的确是一首好曲子呢~~

 

安库:对对对,是好曲子啊!那么,现在开始要问一些和制作专辑不相关的事情啦,可以嘛?

 

歌词:请不要大意的来问我吧!我会对マドモアゼル非常诚实的!

 

安库:嘛,我和你说的话这里都会刊载在报纸上的哟!(笑)你这个家伙似乎经常把东西忘在家里或者乐屋里面啊。

 

歌词:诶,才没有这种事情呢!マドモアゼル桑!这个是不是稍微偏得有点远了啊?

 

安库:你都写在脸上了哦!这里这里!我根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啦!最近有丢什么东西嘛?

 

歌词:最近丢的东西啊……suica(一种类似交通卡的预付费卡,似乎不仅可以做各种电车,还可以刷自动贩卖机在便利店也能用的样子)把。往suica里面充了1万元之后马上就不见了。

 

安库:这个有点被吓到了。但是一定是去了正在为这个困扰的人那里了吧!大概!

 

歌词:嗯!就是这样!就让事情变成这样吧!!但是,我明明有在为这个困扰的说!说实话有四个月都会在失望之中没有恢复过来的说……现在是三个月来着。(笑)

 

安库:(笑)说起来歌词有说过要大扫除把?现在房间干净嘛?

 

歌词:欧!现在变得非常干净了……也不能话说的这么满啦。最近买了间接照明的东西了呢!

 

安库:诶?买了间接照明的东西??!你不是最近想买的那个观赏植物吗?

 

歌词:实际上啊,我是有这么想的来着。

 

安库:但是,观赏植物很好啊!这个能够看得出来自己住的房子状态好不好呢!如果观赏植物生存的不是很好的话,说明这房子状态也不咋地啊。

 

歌词:原来是这样吗!

 

安库:好好的打扫房间,好好浇水的话就会健健康康的活着的哟?如果这样做的话,植物会变的很好的啊。顺便说一下,我家的植物快要被我干死了。(笑)

 

歌词:好好照顾它啦!!(笑)

 

安库:没关系没关系,植物的话没问题的啦!(笑)然后啊,还想和歌词桑谈论一下恋爱的话题呢。不管怎么说,关于恋爱的曲子也有把?

 

歌词:啊!经常读女性杂志的女性如果听了的话会一下子就觉得是恋爱的曲子也是有的,但是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哟。

 

安库:这样啊。也并不是说想要让歌词桑果体的意思啦。

 

歌词:但是如果是安库桑让我果的话也完全没有问题哦。

 

二人:(爆笑)

 

安库:这个说法不太恰当吧……

 

歌词:嗯,的确有些不太恰当呢(笑)

 

安库:怎么说呢,歌唱爱情的歌感觉很多的样子啊。并不仅限于j-pop。

 

歌词:世界上歌唱爱情的有很多呢。

 

安库:说到恋爱观的话,人还是会各有不同把,感觉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不同。

 

歌词:(缓缓地朝后看)

 

安库:(笑)为啥子要往后看啊?

 

歌词:在想你到底在和谁说话。

 

安库:我在和你说话啦!(笑)除了你之外还会有谁啊!(笑)

 

安库:关于专辑说了很多东西呢。难得来到了我的占卜屋来这,我们还是来说一些其他的事情吧。其实把,今天我知道你会过来,因为想要听你说一些事情所以才一直拉着你说话的哟。你说最进歌词太郎正在烦恼的事情是什么么?就算是问这样的问题也可以哦,所以请不要大意的提问吧,我啥都会回答啥都会听的哟!

 

歌词:真的嘛!嗯………………(稍微思考了一下)啊对了!电车上会无意中听到女孩子说的话来着。有一个a妹子和一个b妹子。A妹子说“诶,我和别的男的%^&*##了”b妹子说:“诶?为什么?a你看起来很认真啊!”a妹子就说:“最近我男朋友完全不在意啊,b你没有这种情况吗?”b:“我懂你!”  懂个鬼啊!!!!!认为这种事情会被原谅的女孩子感觉完全没常识啊!

 

安库:这两个女孩子很年轻把?

 

歌词:大概二十来岁的样子把。

 

安库:啊,这样啊。以前的话,比较年轻的女孩子会比较有人气啊。女大学生是最受欢迎的。但是有一部分女大学生造了一个“オバラタリアン(老妖怪?)”的词出来,开始藐视比女大学生年龄大的女性。

 

歌词:原来如此。

 

安库:这样说来,当时30岁以上的女性在社会上就是弱势群体。然后,反过来说,有把当时的阿姨当作傻子来看待的女孩子也满满的变成了大妈大婶。这样子的女性的孩子会做什么样子的事情呢?

 

歌词:啊!!美魔女!!!!!出现了!!!!!(敲桌子)

 

安库:就出现了“あらさー(三十岁前后)”这样的词汇。

 

歌词:啊真是的!!!

 

安库:这就是最近的时代啊。女高中生,女大学生挥霍着年轻力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啊。社会全体来说,是三十代女性的时代了。所以啊,如果被问到你会不会水性杨花的时候如果回答了没有的话,会给人一种一点都不从容的感觉了。

 

歌词:啊……也就是锁,这是(在恋爱上)有选择权的女性的意思把?

 

安库:对对。所以啊,b妹子说的“我懂你”实际上的意思十自己也有那样子的地位的对恋爱从容不迫的感觉不是吗?

 

歌词:啊这样的话,虽然我还是不能接受,但是思路上是理解了。

 

安库:然后就是像不会说“不”字的日本人那样子把不好的意思自我消化掉那样子做就好了呢。在电车里面说话的话,有很多会对对方说的话作出“我懂你”“哎呀真不太好啊”之类的回应。是对女性的水性杨花是抱有肯定态度的。

 

歌词:原来如此啊~

 

安库:所以现在就是要不得不和善对待女性的时代了啊。

 

歌词:…嗯。

 

安库:嗯!这一次与其说是占卜,还不如说是咨询一样的对话了啊。再回到最初的内容,想要对买了《二律背反》这张专辑的人说些什么呢?

 

歌词:嗯。第一张专辑《一意专心》的时候,就是只想着要好好做好这张专辑。一年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比起来,我变的更加更加喜欢唱歌了。因为唱歌是在太享受了实在没有办法。想把至今为止都没有感受到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东西,都加在这张专辑里面制作出来。所以并没有那种“请大家买这张专辑”的心情,有的只是“想买这张专辑,想听这张专辑的曲子”一直都支持者我的人保持这样的关系而制作出来的专辑。

 

安库:嗯!那么。[歌词太郎新闻]レア版本,un:un:(アンアン)[anan?是我想到的那个anan杂嘛?]的特别采访到此结束。如果你还有什么烦恼的事情的话请随时来新宿三丁目的店里!

 

歌词:谢谢!!

 

(于都内某所)


【杂志翻译】Click Clap!! Vol.2 歌词太郎与Kerakera访谈

翻译大感谢!!!

这么一来,感觉拍手杂的访谈都收集齐了呢><

好开心//////

访谈里歌词先生说看kerakera的live的时候....

我很想问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去看人家的live了你说!!!!!

还说meme桑要是能跟你合唱你要配合人家的key来着,最后唱START的时候你还记得你跟的谁合唱吗((((


不过最后能一起唱了『友達のフリ』和『START』真是太好了。

谢谢亲爱的歌词先生。

还有可爱的meme桑及她的小伙伴。

啊,还有那个很欠揍的左撇子。



还有翻译君kumasuke桑!谢谢////




Kumasuke:

用满面的笑容谱写王道的音乐


文=長澤智典 翻译=Kumasuke


注:Kerakera:MEME(Vo)、ふるっぺ(Ba)、森さん(Dr)


——2月25日将在大阪BIGCAT举行由伊东歌词太郎主办的Two-Man Live“唯心缘起”其之一。嘉宾将由kerakera出演,这个组合实在太过令人意外。


伊东:我也是的,在推特说明嘉宾是kerakera桑时,从follower那收到了大量同样的反应。虽然这也是这场Live宗旨,“我想和能够表现我自己喜欢的音乐的人一起演出”。我自己最喜欢的是,王道的音乐风格。也就是说,注重旋律和歌词,并且易于理解传达的音乐。只有kerakera能够将这种音乐直截了当地表现出来。对我来说,这次共演也是王道的组合。


ふるっぺ:听到你这么说,我们很高兴。我们也非常喜欢王道的音乐性。事实上,我们的粉丝,在听说我们出演歌词太郎桑的Event后也很意外。确实,从我们这种视角来看以互联网为中心活动的人的话,可能不太能够明白。在歌词太郎桑表现的乐曲里,有很多能和J-POP相通的音乐性。所以,我们自己也并没有感到有什么违和感。


MEME:不如说,能以这样的组合来共同演出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伊东:好高兴啊。我和kerakera桑持同样的看法,把认为是“这样很好”的音乐诚实地表现出来的结果,就是王道。所以,被各自活动领域束缚这种事情是没有必要的吧。


ふるっぺ:我们也是不被界限束缚而活动着。只是如果有什么就做什么的话,反而不仅无法将想要表现的东西完美地传达出来,甚至会分崩离析。在这里就需要留心“直戳人心的音乐”。


伊东:我也觉得,应该明确想要传达的心意。


ふるっぺ:我们虽然不太了解网络文化,但是前几天听了歌词太郎桑的专辑《一意専心》。专辑里,我对《しわ》这首印象深刻,是令人欣喜又惊讶的一首。


——这么说是因为?


ふるっぺ:在J-POP的情况下,会着眼于更加广阔的视野,《しわ》这首歌,特地将老爷爷老奶奶想要白头偕老的这份心情,用“皱纹”这一主题表现出来。并且,能以这种视点来支持这样的歌的人也有很多。由此,我感到了网络文化的有趣之处。


伊东:对于每个人来说,能直戳他们心脏的曲子也是不同的呢。我觉得,只要有着对准这一点来表现的一面的话,像因喜欢王道而支持我的人一样,那些喜欢J-POP的人也一定能喜欢我的音乐吧。我个人,最喜欢的kerakera桑的歌曲是《本当の私》。因为这首歌里,诚实地传达出了作曲者的想法。这样的歌,才是超越界限、直戳人心的曲子。


MEME:很高兴你能这么说。


森さん:我也有过常听Vocaloid曲的时期。不论是《初音ミクの消失》还是《私の時間》,也有这种不靠人而是通过机械才能传达的思想呢。而且,都是十分出色的歌曲。从那时起,我就一边听着这些歌,一边想将这样的音乐传达给J-POP粉丝们。


伊东:那也是令人高兴的话呢。


——这次的Live“唯心缘起”,是重视歌之心的人们共演的Event呢。


伊东:如果能是那样的话,我也很高兴。看kerakera桑的Live时,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感情。因为,这是一群想要完美地将歌、歌词以及旋律传达给观众们的人。我也是抱着一样的想法,能够一起共演,不正是因为互相有能共鸣的地方吗?这么想着,所以通过我们共同的熟人LeftyMonster,促成了这次的共演(笑)。


MEME:很高兴您因为那样的心情而选择了我们。不过,我们真的可以吗?


伊东:你在说什么呐!!当然可以啦。之前也说过了,我觉得,王道才是最强的风格。不管是怎样的时代,都会有不同的潮流。而被称作王道的音乐才是一直君临天下的。正是因为我一直坚持着王道的音乐毫不动摇,才能和kerakera桑共演,才会特地进行路上Live向人们传递着王道的音乐。能做到这些的话,一定能成为很棒的Event的,我这样相信着。


MEME:刚开始,我想过,歌词太郎的粉丝们听着kerakera的音乐会是怎么想的呢?说实话,我也曾担心过。但是和歌词太郎桑对话的途中,反而开始期待起共演的那一天了。我们也是和歌词太郎桑一样,觉得不将自己所想唱出来的话,歌唱本身便没有意义了,就是这样注重这一点的。那一天的Event也好,将言语与旋律传达给大家也好,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融入气势将Live带动起来。


——那一天没什么合作吗?


伊东:唉?!等等!!对我来说,kerakera桑能够出场就足够了,合作什么的……


ふるっぺ:那么,赶紧开始考虑吧。


伊东:真的吗!?我刚刚说过了,我很喜欢《本当の私》和《友達のフリ》,混在band里唱完全没有问题!


——反过来,如果MEME桑唱了V曲的话,大家会很惊讶呢。


伊东:那个时候,让我们的band来配合MEME桑的key来arrange!(笑) 嘛,不管能不能做到,双方都很期待共演的话,登上舞台的时候,这份心情一定能够传达给观众们的。只要有那份心情,绝对能够成为温暖人心的Event的吧。不如说,无法想象除此之外的情况。


ふるっぺ:话说回来,歌词太郎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起了“唯心缘起”这么一个名字的呢?


伊东:这个呢,是佛教用语。这个词,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世上出现的所有人、物、事都是有“缘”的。也就是说,相逢是注定有意义的。我与我所爱的音乐的相逢有了意义的话,与kerakera桑的相逢,绝对是有“缘”的。因为想和这样的人一起Live,所以起了这样的标题。


森さん:和歌词太郎桑进行交谈,越来越感到歌词太郎桑自身和我们一样喜欢着音乐。我觉得,那一天,我们的观众也好,歌词太郎桑的粉丝们也好,都能面对对方的音乐而感到快乐。非常期待那一天的演出。


ふるっぺ:虽然音乐性相近,但各自的粉丝也有文化上的差异。进行这样的人们交织在一起的Live之时,会出现怎样的风景呢。我十分期待。


MEME:能让到来的观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那一天请你们一定要和我们一同high起来。


伊东:感谢您这些鼓舞人心的话。我想定期举办这样的活动,将重视旋律与歌词的人们聚集起来。王道才是最不会令人厌烦的音乐。kerakera桑能够出演这样的Event的第一回,对我来说,是非常光荣的事情。请一定和我一起带动Live的氛围!请多指教。


ふるっぺ:让我们一起,为增加喜欢王道音乐的人而努力吧!


【杂志】click clap!!vol.3 MAY 2014 『伊東歌詞太郎×海北大輔』


 

小粉丝歌词太郎和偶像海北大神的对谈//////

 

歌词先生说,一直憧憬的人就在眼前,我有点紧张....

 


 

想在不同的代留下反响

 

 

 

 

 

3月31日将在舞台上一起举办twoman live的两人,

 

在那个充满回忆的live house里进行了对谈。

 

曾经一个在舞台上演出,一个台上仰望。

 

经过了岁月推移,如今并肩而行的两人又走过了怎样的道路呢?

 

收集了他们想向对方提问的问题,

 

希望能在live即将到来之际让他们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

 

 

 

 

 

 

 

歌词:一直憧憬的人就在眼前,我觉得有点紧张...

 

海北:别这样(笑)。我也有很多问题想问歌词君哦。接受了two man live的邀请以来,我也听了很多你的音乐。

 

歌词:谢谢!我可是从LOST IN TIME出道以来就有听你们的歌哦,因为有着同样觉得「这个乐队好棒啊」的小伙伴在。那其中的一个人,把『冬空と君の手』(LOST IN TIME于2002年6月发售的第一张专辑)带来的时候,我看了封面就觉得“这个不错嘛”,实际听了之后发现真的是很棒,这下子只能去看live了呢(笑)。

 

海北:...总觉得,今天有点心慌慌(苦笑)。

 

歌词:今天是难得的对谈嘛(笑)。从那之后我还去看了很多乐队的live。有当时的アカツキ、YOUTH26、未来泥棒、ハイタッチルーキーズ等等。

 

海北:听刚才的那些名字真的全都是(下北泽)屋根裏【注:就是他们这次对谈的场地,是一个live house,于2015年3月31日正式结业】的回忆。

 

歌词:是的,以前会经常去那里看live。

 

海北:我比较杂食,和屋根裏的朋友有一起玩,也有被前辈们叫到(下北泽)SHELTER、(club)Que那些地方演出,可以说是以这里为根据地,在下北泽这一带的live house里活动。

 

歌词:确实不仅仅是屋根裏呢。我一直觉得在下北泽吉他界里,LOST IN TIME也是大放异彩的。

 

海北:啊不,那一定是你的错觉(笑)

 

歌词: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那是在one man的时候,你说「LOSTIN TIME这一路走来,真是绕了很多弯路」。当时我一直以我的方式追寻着你们,在那里听到「足跡」那首歌的时候,真是有种被玻璃一下子插入了胸口的感觉。

 

海北:结果回过头来看看,其实来的路只有一条。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经验的积累,有很多事情都有变化,但即便是在同一个时间,从A点走到B点,除了走直线之外,不是还可以经由C处或者D处走过更长的距离去到目的地么。

 

歌词:确实如此。

 

海北:大概是阅历深了吧,到了今天终于想明白。这大概是某一个世代的特定的产物,就像歌词君的世代也有你们特有的东西一样,其他的世代也同样会有。我听了歌词君的『一意专心』之后,觉得这里面的曲子还是面对年轻一代的听众的...说来,日前我收到了一封信,信里说“我会去看您和歌词太郎先生一起的live了”,那是一位母亲写的。说女儿是歌词君的超级fans,想要母女一同去看live的愿望这次终于可以实现了,非常期待。我已经是父亲母亲这一辈了呢,真是有点感慨(笑)。

 

歌词:诶?!

 

海北:然后我在听歌词君的曲子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声音真的非常开朗啊。没有一点厌烦的感觉,就像一个悠然自得的人在唱歌。虽然唱了不同的人所写的不同的故事,但是无论是多么悲伤的曲子,最后还是在声音里给人带来了希望。【这一段我简直想给海北先生鼓掌了QvQ】

 

歌词:谢谢。

 

海北:我想这一定是因为你对唱歌有着喜爱的心情,关于这一点也是我今天想问你的问题。「你喜欢唱歌这件事么?」「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喜欢呢?」

 

歌词:自己想要唱歌的契机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因为从我懂事以来我就一直在唱。但是直到这两年,我才真正敢说自己“喜欢唱歌”。虽然一直有在玩乐队,但是以前真的是胡拼蛮干来着。不停地办live,租录音室,写歌。然后家里水电煤都没钱交费停用了。

 

海北:那个确实会停用呢。因为我也试过!(笑)

 

歌词:说到后来我是怎么发现自己是喜欢唱歌的话,因为我是一个不擅长回忆过去的人,一直都是不停地往前冲。某天忽然回首看看,很想对自己说“你这家伙真是,在那种情况下都没有放弃音乐啊?”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真的可以说自己是很喜欢唱歌了。

 

海北:那么,你喜欢唱歌是不需要理由的?就是纯粹的喜欢就是喜欢了。

 

歌词:是的,大概没有任何理由。

 

海北:这一点我也是一样。说什么因为什么才喜欢,其实也是要真正喜欢上了之后才能知道。明白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同时也会因为喜欢而苦恼。

 

歌词:就是那种感觉!说不定我对音乐其实是那种不甘心的心情占得比例比较多呢。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海北: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唱歌的时候不是会站到麦克风前面么?要唱的歌有积极向上的类型,也有回忆过往的类型,但是站在那里唱的不都还是同一个自己么?那你在唱的时候,是怎么样把握这种歌曲的重心的呢?

 

歌词:我觉得唱歌和绘画、和演戏等艺术一样,是一种自我表现的手段,但是在表现形式方面它是有正确答案的。如果就曲子而言,那么那个正确答案就必定存在于曲子当中,自己擅自去解释是不对的。所以只能放空自己,投入到曲子中去...觉得自己唱对了感觉的时候,是没有记忆的,等回过神来,已经看到台下的观众边鼓掌、边微笑或哭泣的脸。所以我觉得可以做到放空自己的瞬间,那就是触碰到正确答案的时候。说是放空自己,也不是说就什么都不思考。接下来我要发的这张专辑,就有一半左右都是我自己写的曲子呢。

 

海北:噢噢!那唱自己写的歌又是怎样一种状态呢?

 

歌词:结果我发现,其实无论是唱自己写的歌,还是唱别人写的歌,为了找到正确答案,唱的时候还是同样一种感受方式。只不过唱自己写的歌的时候我们离正确答案近一些,更容易投入其中就是了。

 

海北:原来如此。我这10年来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你觉得“永恒不变的东西”真的存在么?

 

歌词:我相信是存在的。

 

海北:我觉得是没有的。这其实是个禅道的问答,永恒不变的东西是没有的哦。森罗万象世间万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但是“不存在永恒不变的东西”这一理论本身就是一个永恒不变的定律。这么一说,永恒不变的东西似乎又是存在的了。

 

【简直想膜拜海北桑(。)】

 

歌词:是二律背反...

 

海北:所以,所谓的答案并不是只有一个。不一样的时候会有不一样的答案。我觉得在数个正解当中,如果找到了和大家相呼应的答案,那就是正确的了。

 

歌词:好深奥啊。

 

【歌词聚聚已经说不出话来www】

 

海北:我一直在思考着这样的事情,但是在日本,似乎不用思考这些也可以活的好好的不是么?只是,在地震忽然发生的时候,人们才不得不开始思考。但是就跟投球一样,思考也是需要训练的。像我们平时经常要创作曲子,也算是接近这种思考训练的工作了,能做类似这种工作的人就还好,要是平时没有训练的人忽然需要思考,我觉得真的会急出病来也说不定。

 

歌词:也有因为震灾而变得扭曲的部分。虽然有人说我们变得更加团结了,但是他们却忘记了团结所应有的状态...我觉得这个真是有点奇怪。

 

海北:确实是变得奇怪了呢。不过我听了『一意専心』之后还想到一点就是,能从歌词君的歌声里得到这些message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一代,都是非常幸福快乐的,令人羡慕。也许真的是年纪大了,无论怎么做都会有距离感呢。但是我也想一直说着和音乐相关的话题,和大家一起欢呼雀跃,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音乐的fans就是了。

 

歌词:我非常明白你的心情。

 

海北:对于这样的我来说,你的一句「今天真是非常感谢」我就会觉得非常开心了。但是我也会想,现在怀着尊敬的心情和歌词君接触的那群十几岁的孩子里面,经过10年、20年,他们当中也许也会有经过自己努力而走上舞台。到了那个时候,歌词君也就和今天的我一样了呢。一想到这样的联系可以一直传递下去,就觉得能跟年轻一辈聊天真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歌词:啊不不不!这是我要说的台词才对啊!真的没想到能够有机会能一起!!【感觉歌词聚聚真是不停地被将军/////台词都被抢了www】

 

海北:到了live当天我可要给你看看什么是大叔的真本事哦(笑)。

歌词:我是怀着强烈的心情想要把 LOST IN TIME介绍给大家的。所以,live当天无论是伊東歌詞太郎也好,还是LOST IN TIME也好,都希望能够留在大家心中,希望能被大家记住,如果可以做到那样的live,就是最大的成就了。 


 

-end-

 

 

 

free talk:

 

 

 

昨天看到这篇访谈的时候我觉得,

 

完全是小粉丝歌词太郎和偶像海北大神的对谈。

 

 

 

扯着偶像衣角(x)又紧张又激动地说着我十年前是怎么样饭上你,去看了你多少场演唱会什么的((歌词聚聚也像天下的粉一样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一开始的谈话是很可爱的。

 

没想到后面海北桑给歌词聚聚准备了那么多问题...

 

才思敏捷的歌词聚聚只有说“谢谢”“我懂”“好深奥”的份真是觉得好新鲜//////

 

 

 

不过能跟自己憧憬的大前辈同台真是太好了呢。

 

虽然十年前那个一起去看one man的魂淡没出现。

 

嘛嘛嘛,这些债以后再慢慢讨回来。

 

 

 

 

 

 

 

 

 

 

 

嗯?还有什么没说是么,

 

 

 

 

 

那一定是歌词聚聚的新碟要大卖啊!!!!!!!!!!

 

 

 

没见过那么有诚意的圆盘了好吗!!!!!!!

 

 

 

 

 

 

 

阿塞

 

2015.04.06

 


 


【杂志翻译】click clap!!vol.3 MAY 2014 『伊東歌詞太郎』


 

歌词先生说,他写那些歌的时候,歌词和旋律都从体内不断地涌出,那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像被梦魇缠身,又似堕入恋爱。

 


 


 

日渐变化的自己,不断增加的对歌」的思考

 

 

 

 

 

 

 

4月8日就要发行第二张专辑「二律背反」的伊东歌词太郎。

 

对于唱歌这件事喜欢到不行的他,从饱含了他这种心情的专辑,

 

到最近的心境变化,都一一向我们道来。

 

那认真的眼神和笑容的交织中,谈论着“唱歌”这一话题的他,

 

似乎已经在不确定的事情当中,找到了可以确信的某些东西。

 

在寒冷的3月,也能隐约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不断前行。

 

 

 

 

 

 

 

——让人印象深刻的第一张专辑『一意専心』的发售,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零二个月。这次轮到将在4月8日发售的第二张专辑『二律背反』了。在这次的专辑里,歌词太郎先生想要实现的以及在思考的,主要是哪些东西呢?

 

歌词:实际上,是什么都没有哦。不过从结果来看,第一张和第二张的内容确实有着非常大的差异。

 

 

 

——第一张和第二张的差异,到底是由什么来怎样造成的呢?

 

歌词:简单点说,这一次我个人部分的色调表现得尤为浓重了。

 

 

 

——“尤为浓重了”么?

 

歌词:这次的收录的曲子,有一半都是我自己写的原创曲,我觉得这是影响比较大的原因。而且这是我自己都料想不到的展开。

 

 

 

——为什么会这样的呢?

 

歌词:那大约是从去年夏天前开始,从我体内涌现的歌词和旋律在不断的增加。7月-8月的live house演出,9月-10月以路上live为中心的活动,将近4个月的时间都在巡回各地举行live,也因此在那期间所领悟的一些东西,不断地传送到我的体内。

 

 

 

——那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这一变化的呢?

 

歌词:在各种各样的live都暂告一段落的10月中旬,我为了保护嗓子也包含在内的原因,休养了一个星期。就是在那个时候,体内的歌词和旋律不断的溢出,无法抵挡。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像被梦魇缠身,又似堕入恋爱(笑)。还时不时地会觉得心跳加速,夜不能寐。

 

 

 

——那是忽然打开了什么特别的开关么?在live当中得到的回应,波动,热量,如果是这些东西让歌词太郎先生有了这样的变化,那可是相当厉害啊。

 

歌词:那是在去年的路上live尤为明显。从以前开始我们去到的地方,无论是有多少人来看,live结束之后都会跟大家握手,如果有需要的话会给签名。然后在那里收到的信也一定会在当天读完。截止那个时候为止,我所收到的温暖的话语也好,在面对面的时候实际听见的「在为你加油」的声音也好,体内总有一个无法相信这一切的自己存在着(苦笑)。但是在去年的巡演当中,我却慢慢地开始相信了。我想这大概是原因所在。

 

 

 

——存在于自身体内的某种芥蒂的种子消失之后,就迎来了让人瞩目的变化呢。

 

歌词:如果要举例说的话,那是我去年得了一次感冒,之后声音就没办法很好的发出来。但是有live的话,也不得不站上舞台上去。那么,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呢。如果从当时的状况来看,应该是没办法唱出让观众们感到满意的歌声的。但即便是那样,唱歌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开心。身体状况明明完全不行,但是享受唱歌自身乐趣的心情却完全没有改变。

 

 

 

——没有留下遗憾么?

 

歌词:并没有呢。不过在live之后我也会想,虽然唱得很开心,但要是状态更好的话一定会唱得更好吧(苦笑)。顺便一提,在live之后,和来客们握手的时候,得到的全是「live很棒」「觉得很感动」之类的感想。完全没有人问「今天到底怎么了呢?」。更神奇的是,因为感冒,无论怎样都是要几天才能痊愈,所以状态不好的情况持续了数日,但是在每一次的live之后得到的都全是好的反响。就在那个时候,我就忽然明白了。大概,大家所听到的歌声,那并不是仅仅是声音本身那么简单。

 

 

 

——这是什么意思呢?

 

歌词:我对于那种表面的客套话可是一看就能分辨出来的。而且我也打心里觉得,像我这种人,想仅凭歌声来传达自己心中所想还是远远不能做到。

 

 

 

——这是太谦虚了。

 

歌词:不不,因为唱歌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东西。真的,觉得像我这样的人...这种想法到现在还存在着。虽说如此,在这三年里,我心里也逐渐萌生了对“如果一直都不能相信大家对我所说的话,这到底要怎么办才好”的思考。就在那个时候,我总算是明白到了。大家所听到的,难道不是“无论是什么状态也好,都能打心底的乐在其中地去唱歌”这一部分么?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再去思考,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是颇大的变化。

 

 

 

——这也可以说是作为一个立志做歌手的人的觉悟呢。

 

歌词:嗯,感觉到确实存在的东西这个是肯定的。

 

 

 

——这种变化的历程也完全反映到了『二律背反』之中,从时间上来说,歌词先生最先创作出来的是哪一首歌呢?

 

歌词:大概是「I can stop fall in love」和「Everything’sgonna be alright」,「僕だけのロックスター」也差不多是同时写出来的。哒哒哒的一下子就全写好了。

 

 

 

——歌词太郎先生写歌的时候,一般是先想到旋律呢,还是先想到内容的整体轮廓呢?

 

歌词:这段时期绝对是是副歌部分的旋律和歌词一起想出来的状况比较多。

 


 


 

——在作品当中,关于「さくら」这首歌在「自序」中记载让我有点在意,「在我15岁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到,自己往后也大概没办法得到人们的理解。在我当时所住的公寓的院子里有一棵樱花树,我跑去问它,为什么你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呢?就是这样,才有了今天的这首曲子。」从曲子当中也可以感受到春天的轻快和忧伤交织的感觉,有这样的一种背景用一般的手法可是很难表现出来呢。

 

歌词:我从小的时候就隐隐约约觉得,人和人之间是没办法做到绝对的相互理解的,确信了这个想法大概就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家庭还是补习班里,我都没办法完全融入大家的圈子。并不是想说什么灰暗的话题(笑),只是直到现在,我也觉得唱歌以外的自己还是多少抱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现在我已经可以坦然接受这样的事实了,这就是这首歌词所要表达的内容。

 

 

 

——和上百首(?)樱之歌所明显不一样的地方,是描写了它无情而又美貌的一面呢。

 

歌词:樱花不是会散落么。盛开的时候是那么的美丽,却在开过之后马上就要凋零,对此我可没办法纯粹地感到开心。但是一想到它明年一定会再次盛放,便稍稍地感到了安慰。不一样的人们听了这首歌,大概会有不一样的感受,但是对我而言,它就是这样一种亲身体验而写出来的曲子。

 

 

 

——还有反映出歌词先生人性特点的「親愛なるフランツ•カフカに捧ぐ(献给亲爱的弗兰茨·卡夫卡)」一曲我也很感兴趣。歌词先生那种睹物生情的姿态,在这首曲子里被细致地描绘了出来。

 

歌词:关于这个,大概就如你想象的那样。大家听了也许会有人听不明白,也也许会有人想得更深更多,这都是因人而异的。「就连像弗兰茨•卡夫卡那么出色的作家,在临死的时候都是孤独的。难道不会感到寂寞么?」我很想问一下他这个问题,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写的这首歌。

 

 

 

——这是极端哲学的话题啊。

 

歌词:我自己的话,并不觉得那是非常深奥的问题。只是能把它作为曲子写出来的时候,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我觉得无论是谁,在离开人世的时候免不了都是一个人的,我自己也做好了那样的思想准备。但也忍不住会想,一旦到了那个时刻,说不定还是会感到寂寞吧。能够感受到这一点,也算是对自己的重新认识了。

 


 


 

——那么,自序里关于「I can stop fall in love」的描述就更为超凡脱俗了。「从太古时代的「万叶集」到席卷现代音乐界的Avicii的电子舞曲中,描写恋爱的歌词数量还是排在世界第一的。对此,我也顺应需求努力地创作了一首」,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歌词:我不擅长跟女性交流(苦笑)。因为至今为止都没有谈过恋爱,不明白女性想法的我想写爱情歌曲就显得尤为困难。但是开始了歌曲创作之后,渐渐又觉得话不能说的那么绝对(笑),曾经有段时期,我为了弄明白恋爱到底是什么而读了很多书。大概一年的时间读了1000本。当中也包括了少女漫画。

 

 

 

——那在读了那么大量的文字材料基础上,有没有真正捕捉到少女的心情或者恋爱的真谛呢?

 

歌词:关于这一层,我觉得我简直成了专家!

 

 

 

——看来是信心十足的样子哦(笑)。

 

歌词:不过,在书里学到的东西并没有以明确的形态融入到「I can stop fall in love」或者其他的曲子里。倒不如说,还特意隐藏了这一部分的心情。【好了,说白了就是Ican里面没有明说,但是暗含了恋爱的心情在里面!】

 

 

 

——老实说句...其实歌词先生就是内心有话不肯直说是么。

 

歌词:诶?!是这样子的么?!我自己可没有这种打算啊(笑)

 

 

 

——到底是有没有那样的自觉,在「ぼくのほそ道」一曲里就有所体现哦。这是一首更加纪实的曲子呢。

 

歌词:给自己以外的人写的曲子填词,这虽然是第二次。但是作曲人mikitoP桑说,这是按照我给人的感觉来写的曲子。当我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有了一种“忽然很想去旅行”的情感汹涌而出。而mikito桑在附言里说道,歌词太郎桑一直给人一种一边旅行一边唱歌的印象,所以才写了一首让人想出门旅行的曲子。

 

 

 

——那真是心灵相通了呢。

 

歌词:这个,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感受。所以填词的时候也是一边享受一边写出来的。真是毫无保留的、把心中所想全部写出来了。

 


 

——那「パラボラ〜ガリレオの夢〜(抛物线~伽利略之梦~)」就是描写了纯真的愿望的曲子了呢。

 

歌词:这次「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注:这里我觉得应该是杂志把歌名搞错了,或者歌词聚聚搞错了,他要说的应该是伽利略吧】我是以量子物理学来作为原型而写的词,虽然我是文科生,但是我对宇宙有着非同寻常的喜爱。自从小的时候在长野县看过像要铺撒而下的星空之后,说我就像找了着魔一般也不为过。因此,我自己写的曲子里,有三四成都是跟星星和宇宙脱不了关系。

 

 

 

——看你长得一副看破世事的现实主义者的样子,没想到也有如此浪漫的一面。歌词先生的多面性也会在这次的『二律背反』当中有所体现吧。

 

歌词:其实这里的「二律背反」并不指的是相互矛盾的事物,而是指的「在深层次里实际上是有着紧密联系的两个要素」这一层意思。咋一看上去没有联系的两个事物,实际上是有着很深的关系的,这样的感觉。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有想过用『二束三文(一文不值)』作为题目,不过还是忍住了没这样做(笑)。

 

 

 

——那对于5月份将要开始巡回演唱会「わざ」又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歌词:这段时间,我越唱越能找到前所未有的感觉,这样子的状态也一直持续着。但是自从有了这种感觉之后,我还没有在日本办过live,所以在接下来的巡回里,我想带着这种相信的心情去演出。虽然我是唱歌以外就没有任何价值的一个人,但是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歌,我想带着重新认识自我的心情去巡回。

 

 

 

——如今的歌词先生真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现充的气息呢。

 

歌词:没错,现在的我非常充实哟。因为唱歌本身就是至高无上的幸福。

 


 

 

 

-end-

 


 


 

free talk:

 

 

 

歌词先生的碟子终于要面世了呢!

 

为此他上了各种广播节目和杂志,这次挑了可爱的クリクラ来翻。

 

 

 

虽然说的都是很哲学的话题(不

 

但是新曲都非常喜欢。

 

无论是歌词先生自己写的,还是P主为他写的原创都非常好听啊QvQ

 

歌词自己那些让人想入菲菲的歌词就更不在话下了////

 

真是每天都在痛苦和惊喜中轮回。

 

 

 

最后希望新专大卖!!!!!!!!!

 

 

 

 

 

阿塞

 

2015.04.05

 


 


 


【杂志翻译】ニコソンvol.18 December 2014 『イトヲカシ』(2)


 

『こころが繋いだ旅の軌跡』

 

摄影=大塚秀美

采访•整理=风间大洋


【北海道•根室(ねむろ)】

 

歌词:去到纳沙布岬的时候我都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因为上一次去宗谷岬的时候只来了13个客人对吧?去之前我问taru酱说:“你猜这次有多少人来?我想在上一次的基础上增加的也好,大概就30人吧”,taru酱说:“不不,我觉得不止,应该会有50人左右。”我听了取笑他说,“啊,你想太多了吧”(一同笑)

taruto:啊不,我是想着那附近靠近根室这样的大城市,所以预测会比上次多很多人。

歌词:结果来了150人哦!

 

——那真是好厉害!!

歌词:我自己也想着“不可能不可能”。因为那可是日本的最东端哦。

lefty:而且是在工作日的白天来着?真是怀疑自己的眼睛。大概也有即便勉强还是跑过来的客人吧。

taruto:与之相对应,也有附近的骑着自行车过来的客人,真是很好。

lefty:如果大家都说“是从东京跑过来的”那就没有意义了呢。幸好幸好,还有就是花咲蟹超好吃!

歌词:北海道的食物全部都很好吃哦。

lefty:为此我们还争论来着。因为菜单上有一个“鹿之串烧鸡肉饭”。

taruto:我说“不可能不可能”(一同笑)。

歌词:不过在那边这个说法好像还蛮流行的,所以大家都很平常的这样叫。

lefty:大概大家觉得只要用棍子叉住就算是串烧鸡肉了吧

taruto:但是那可是鹿啊!

lefty:然后我就说“那叫串烧鹿肉就好了嘛”(笑)。

 

 

【北海道•帯広(おびひろ)】

 

歌词:带广的人数也完全超出预期呢。

lefty:说来真是有点不好意思,最初我们是打算在釧路路演的。想着live之后就直接从釧路乘船去八户。

taruto:结果完全没有这种线路的船(苦笑)。我们才发现如果在釧路路演的话,就赶不上当日的船了。

lefty:所以不得不临时改到了带广,让很多人都来不了。想跟釧路的大家说,下次一定会去釧路的!

歌词:在带广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在live结束之后就马上读了大家的信,发现不少人都写了“改在了带广虽然很遗憾”(一同笑)。

taruto:还有人拉了横幅写着“改在了带广虽然有点遗憾,不过真是太好了!”(笑)。

lefty:感受到了釧路的力量。同时也感谢那些即便这样还是来了的观众。

歌词:下次,一定会去釧路的!

 

 

【青森県•八戸(はちのへ)】

 

歌词:我们是乘船去八户的,一路上浪很大,船摇得很厉害。

taruto:本来想着是夜里赶路,可以好好睡一觉,结果基本上没怎么睡。

lefty:我是一下子就睡着了。因为去北海道的时候我也是乘船去的,已经习惯了。我很喜欢坐船赶路呢。

taruto:在船上泡澡的时候,摇得太厉害,感觉像在游泳池里,一波一波的(笑)。

 

——然后总算还是安全抵达了呢。

lefty:在那里比较印象深刻的是,在live开始之前,我们去了乐器店工作室彩排。想着live结束之后可以在那里卖CD,谁知道那里是规定了不能贩卖东西的。我们想,那里是租借给大家用来彩排的乐器店groovin,应该还是可以努力申请一下,然后就赶紧跑了过去。说明缘由之后对方很爽快地同意了。那一个瞬间再次感受到“真是被大家所支持着”。

歌词:真是幸好有他们。不单只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请求,因为live的时候下雨,有一部分器材损坏了,我们在他们店里买了一些东西,店里的人说“这次是我们要说谢谢”,总觉得对我们两边来说都是好事(笑)。

taruto:发给我们场地许可的政府人员也很亲切呢,申请贩卖CD的时候也一直陪着我们。

lefty:八户这种让人感到温暖的地方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岩手県•北上(きたかみ)】

 

歌词:我们在北上吃了椀子荞麦。

(注:「椀子蕎麦(わんこそば)」是指在用小木碗装的荞麦面,不断地添面来吃)

 

——好像吃了很多哟。

歌词:我们都吃了100碗以上!

lefty:虽说吃了100碗以上就达标了,我吃了105碗,taru酱吃了117碗,歌词太郎吃了141碗。

歌词:我大概很适合吃那个(笑)。

taruto:我食量也很大的,不过不习惯吃太快。虽然吃完之后没怎么样,但是吃得过程中那个速度还是挺吃力的。因为给我们添面的大妈还在一边说“停下来可不行哟”,给了我不少压力(笑)。

歌词:是的是的,“停下来可不行哟”说了好几回(笑)。

lefty:虽然他们说“请配合佐料一起吃”,但是歌词太郎一次都没有加佐料。

歌词:其实为了打破记录,我可是事前做足了功课的。有看到说不喝水不加佐料会比较好,所以很顺利达成了!

lefty:真是不敢相信哇。141碗,完全变化的味道一直吃个不停。在live方面,让我们使用了商场的地方,真是很感谢,而且还有主持人。

歌词:虽然并不是我们申请的,他们还是给我们配了。

taruto:在那一周前我们去商谈细节的时候他们就问“需要MC吗?”,我们说“这个的话不用了”。几天后他们却联系我们说“我们还是给你们配一个MC吧”(笑)。结果真是帮了大忙呢。

 

 

【福島県•南相馬(みなみそうま)】

 

歌词:上一次路上巡回的时候也想去的这个地方,因为太过危险,所以全部申请都被拒绝了。这次终于得到了许可,能够顺利举行真是太好了。

lefty:还有一点我很有感触的是,那天我们借住在GEEKS的kaoru桑的老家。在开车前往的时候,路过了一个必须清除放射污染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人住了。虽然有很多建筑物,但是一盏灯都没亮。一路尽是“清除放射污染作业中”的牌子和堆得高高的沙包,看到这样的光景,即便什么都没说,也能从眼前的事物中思考了许多。

歌词:所谓的地震灾害什么的,现在还是持续受到影响什么的,忽然有了实感。

lefty:对于这一切,我们今后应该怎么做,这个还没有完全理清头绪,还不好说。但是这次能亲眼看到是一件好事,同时我们也重新认识到,不好好考虑这件事可不行。

歌词:南相马的大家也说“以为你们绝对不会来南相马的”“这次居然来了真是不敢相信”,我觉得真是很有意义的一程。

 

 

【千葉県•銚子(ちょうし)】

 

歌词:銚子的话,我们查过从东京过去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发现上一次的狭山只有一个小时路程的时候,想着“糟糕了”(笑)。(因为他们想尽量选离大城市远一点的地方)而且,在离銚子站30分钟路程的一个叫君ケ浜的地方取得演出许可,所以决定在銚子举行live。

taruto:本来我还说,这真的是太远了,至少也选在市中心附近的地方吧。渐渐地却变成了“能来到这里也不错”的心情,那就这么办吧!(笑)

lefty:确实那里也是会有人的。

taruto:但是我想着来客的数量不知道会不会很少呢。包括从东京过来的观众,最多不会超过200人吧。

歌词:然而揭晓的时候居然来了600。我们再一次说着“不可能不可能”(笑)。live之前下了雨,有不少人在推上评论说“犹豫着要不要出门”。我们想着,这样一来人会更少一些。而实际上在准备器械的时候也还是没有停雨。直到预定时间超出30分的时候,雨才慢慢变小。随着live的进行,天气居然放晴了!最后还看到了彩虹,真是...觉得“有努力去做真是太好了”(笑)。

taruto:live结束之后也一直是晴天,所以签名握手也顺利进行了。

lefty:真是有种天都会帮我们的能力。而且,在离东京和千叶都那么远的地方,还有那么多人前来。这并不是我们每次都想让大家跑大老远的来看live,而且为了能让住在当地的人能看到所以才跑了各个地方。希望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能在享受我们的live的同时,也能顺便观光,去看各种各样的地方。

 

 

【長野県•上田(うえだ)】

 

taruto:这是我的家乡。

lefty:然后我们又吃了荞麦面...

歌词:真是受到了冲击。有个很出名的信州的胡桃酱。

taruto:是把胡桃磨成糊状,有点像芝麻酱的胡桃版吧。

歌词:这个超厉害的。单吃胡桃酱的话有点甜,想着要把甜酱淋在荞麦面上有点不可思议,然而实际上却非常美味!

taruto:长野的胡桃料理有很多哦。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笑)。

lefty:了解了长野县的伟大之处呢。肥沃的大地所孕育出来的...境虽不临海。

taruto:长野县的县歌当中有这样的歌词“境虽不临海”“肥沃的大地”,长野县的县民们大多都会唱哦。

lefty:这并不是在自夸自己有着肥沃的土地,我觉得,加上了“境虽不临海”这一句很好的表现了县民们温柔亲切的特性。

歌词:实际上也是非常温柔亲切的人呢。

 

——没有特别去观光之类的么?

lefty:我们基本上是live之后就马上赶路,所以虽然走遍了全日本,却没怎么观光哦。为了记录我们也录了影像,基本上都是在车里的片段(笑)。

taruto:车里的片段基本上也是不断地说着些不知所谓的话题。我们都说,这样的话在东京拍不就行了嘛(一同笑)

lefty:之后回看的时候,我们也讨论过是不是还是抽出一天来观光一下会比较好呢。

歌词:但是我们就是喜欢着“在紧凑的日程里拼命努力的自己”(笑)。

lefty:果然比起挤出时间休息,我们更想赶路到下一个地方再开一次live。这样想着,渐渐就麻痹了。live结束之后发现离下一个目的地还有200公里,我们会说“什么嘛,这么近”之类的(笑)。上一次的巡回我们跑了8600公里哦。直线距离的话已经去到了沙特阿拉伯(一同笑)。

 

 

【長野県•飯田(いいだ)】

 

taruto:饭田市群山环绕,是长野县南部的较大的一个城市,但是总体上看当地人口却不算多。

歌词:在哪里也收到了很多来客的话语和信件,其中给我留下印象的是,有人写了“很讨厌饭田”。明明住在饭田,却写了“从来没觉得饭田有哪一点好,但是这次イトヲカシ居然来了,让我喜欢上了这个城市”。

 

——还让人萌生了对家乡的爱啊。

 

歌词:在感到高兴的同时,觉得真是根据地域的不同,大家的想法也各不一样。仅仅是因为这种原因而喜欢上自己的家乡,这与其说是本愿,倒不如说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lefty:另外,在会场附近有一家美国人开的咖啡店,那里的东西非常好吃。

歌词:啊,那个是很棒!!

lefty:live的会场其实是个会议室来的。当初是想借用两个连在一起的房间作为场地,结果负责人说“可能会不够”然后再多给了我们一个房间。

歌词:真是非常亲切的接待了我们。长野县果然是个很温暖的地方!

 

 

【愛知県•豊橋(とよはし)】

 

taruto:意外的是个大都市呢。真是失礼了(笑)。

歌词:所以想着应该也会蛮多人的,但是路程也会花费不少时间,不知道到底会是怎样。结果还是来了很多人。

lefty:我们借用了会场,场地的负责人也非常亲切。

歌词:丰桥和饭田一样,有人在信里写“本来很讨厌丰桥这地方的,但是你们来了,让我重新喜欢上这里”,我们才发现有不少地方的人抱有这样的想法。

lefty:还有三河腔(方言),市政府的职员一直在说“〇〇じゃねー”(注:是词尾的说法不一样)。

taruto:我们想着“啊,还真是淳朴呢”(笑)。

lefty:这些小细节也让我们有了一种到了当地的实感。

 

 

【静岡県•富士(ふじ)】

 

lefty:那就是说今天的咯。

歌词:今天雨都等我们,都不知道感谢谁才好了(笑),真是有点感动!而且平时在东京的客人今天也来到了这里,live的气氛真是有种像在家里一样自在的感觉。

lefty:不过要是能看到富士山的话就更加完美了!实际上,我们最初是打算爬上富士山的哟。

歌词:就是想在富士山顶路演来着。这次我们打算去纳沙布岬、波照间岛、还有那国岛,加上上一期的宗谷岬,就可以制霸日本的东南西本了,所以接下来就是最上端。

 

——真是让人意外的上下!(笑)

lefty:我们说着“等全部制霸之后我们就成为了唯一一组路上live制霸各方的音乐人了呢。”首先是全日本,然后是全世界,去不同的地方增广见闻,然后以包含音乐在内的各种各样的形式输出,如果能传递给大家的话就好了。

歌词:还有就是...武道馆了!

lefty:想在武道馆开live呢!我们讨论着首先要去绫瀬的东京武道馆来着(笑)。

【注:这里的东京武道馆和平时大家说去看live的“日本武道馆”其实是两个不同的地方。查了一下东京武道馆好像没怎么有live...东京武道馆最近的车站是“绫瀬站”,而日本武道馆靠近的是“九段下站”,后面会有提及。】

lefty:然后观众们都跑去九段下了,我们却在这边喊着“不对不对,你们这是要去哪里”,设想着这些。

歌词:喊着“绫瀬哦!是绫瀬哦!”这样子。还有就是“葡萄馆”,就是吃的那种葡萄(一同笑)。

【注:日语里“葡萄馆”和“武道馆”发音相同,都叫budoukan。】

lefty:不错啊,想搞budonkan巡回!

歌词:“诶!巡回?!不是只有一个吗?”发展成了这样(一同笑)。然后我们还租下了东京巨蛋,从场地布置到门口的检票员都是三个人一手包办。

lefty:周边贩卖的话,就在旁边摆个箱子,让大家自己放钱进去自己取周边,像乡下人卖菜那样(笑)。“我们都相信大家哟!”

歌词:这样子意外的可以实现也说不定呢。嘛,虽然不知道如果来了五万人会怎么样。

taruto:那肯定会有误差的,就算是我们自己做也肯定会出现误差(笑)。

歌词:说到想做的事情的话,如果这次达成了全国都道府县的巡回,接下来就想走遍全部的“市”呢。

 

——那可是有800个左右哦?!

歌词:花上三年左右的时间大概可以达成吧。想作为下下次的目标。

lefty:如果做到了的话,那差不多就能和九成左右的粉丝们见面了。

歌词:我们想着如果能见面的话,就可以面对面的对大家说“谢谢”。

lefty:这么一想,想干的事情真是好多呢。想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让大家觉得“这群人,是笨蛋吗”这种程度的。

歌词:最终想去到宇宙办live。因为在没有空气的地方声音应该无法传播,很想知道在那种地方能做到哪种程度。大概只能靠心领神会了...不过在旁边看的话,大概就是「...!....!!」(张大嘴巴热唱中)这样子超有趣的!(一同笑)

taruto:总觉得会热得难受!

歌词:啊,这么想来真是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taruto:不过如果观众们也能对这些感兴趣的话我们会很开心。

lefty:因为イトヲカシ的音乐而喜欢上自己的故乡,会想去了解它们的历史之类的,要是能成为这样的契机就好。...不过说到底最重要的还是从中能感受到快乐(笑)。

歌词:思来想去,结论还是因为开心才会这么做对吧。如果不开心的话大概就不会做了,虽然现在说来有点早,不过明年也想继续办live哦。这个活动,想一直持续下去。

lefty:今后也想继续这个旅程呢!



 

『イトヲカシ全国路上live巡回2』


摄影=大塚秀美    文=风间大洋


回荡在富士街头的动听的音乐和歌声,和其中所传递的一句句「谢谢」。

想为大家呈现这个巡回演出里的这一幕场景。

 

2014.09.11 平垣公园

【SET LIST】

1.ホシアイ

2.START

3.Share we are

4.黄泉比良坂

5.さよならのかわりに

6.You

 

这一天的降水量是50%,怀着对天气的一抹不安的心情,我们朝着静冈县富士市出发,前去参加『イトヲカシ全国路上live巡回』的静冈公演。

开演前一小时,イトヲカシ一行人的身影出现了。因为这一天的演出之后没有太多逗留时间,所以歌词太郎跟前排起了长蛇一般的队伍,他一个一个地给大家签名和交流。与此同时,lefty和taruto则熟练地组装着器材,能感受到他们的团队合作的默契和第二次巡回的从容。

作为试音曲目,他们唱了「からくりピエロ」,在随兴的气氛中,大家跟着歌词太郎的歌声一起打拍子。随后歌词太郎微笑地对大家说“一直以来谢谢大家!”,这样的交流能让人感受到双方之间那种让人舒心的亲近的距离感。

只见lefty用力一挥手,吉他声奏响了。第一首演唱的曲目是「START」。一起唱歌的人,和专心地打着拍子的人,大家都沉浸在这个盼望已久的、终于来到这个我们所熟悉的城市里的特别的一刻。

接着是他们的必唱曲目「ホシアイ」的钢琴伴奏版,像是一句句向大家倾述一般,歌词太郎的歌声让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对那些逃课来看他们的饭们,lefty说“请把今天得到的能量,化作明天学习的动力!”。在他说着这些鼓舞人心的话语,进行中场MC的时候,有途经的路人也停下脚步来看他们的live。这必然也是路上live的有趣之处。平日里不会去live house的家庭主妇,抱起散步中的狗狗而加入到「sharewe are」的打拍子队伍当中,等等这些,就音乐的本质而言不是也非常棒么。

让人感受到日语的美妙,让平和的世界观包裹着整个会场的「黄泉比良坂」。以假声清唱开头的「さよならのかわりに」,那动听的旋律穿过夕阳西下的富士上空,景象美不胜收。【我只想说那开头怎么会是假声!!不过イトヲカシ的音乐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美妙景象我也深有感触。】

说着“乐队时代有时候来客只有一行人,有时一个都没有,最初的时候几万的再生数真是完全没有实感”的他们,最后一曲是献给屏幕另一端的你、和你们的「YOU」。最初把屏幕那一侧的他们和听歌的我们所连系起来的路上live巡回上,他们每次都会唱这一首歌,这让我感到非常开心。

结果,直到live结束都没有下雨。就在他们给最后一个人签完名,转身离开会场的瞬间,大雨倾盆而至。イトヲカシ的音乐,果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free talk:

很久没翻译杂志。

因为这次内容很长,我担心着自己到底能不能简直翻完,所以一直拖着没有动手。

翻译的过程很纠结也很有趣。

能在某句话里发现自己比以前进步的地方就会很开心。

那种细微的变化大概只有我自己能感受到。

 

如果说前半部分“投胎转世积分制”已经是脑洞大的话,下半部分关于今后的live简直脑洞大得合不拢...

虽然很浮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要是他们想的话,说不定某天就能成为现实。

 

能赶在今天之内翻完非常开心。

希望大家也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力量。

 

阿塞

2014.11.16

【杂志翻译】ニコソンvol.18 December 2014 『イトヲカシ』(1)



2014年的夏天——

 

イトヲカシ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又唱了什么呢。

 

 

老实说,这稍稍有点不寻常。

把各自日程里空闲的时间拼合,带着刚好塞满一车的器械,举行live之后就赶路,然后又再举行live——不断地重复这一过程,他们跑遍了全国。

申请live的场地许可,和恶劣的天气作斗争,连最基本的情况都没有准备万全。

他们却从心底去享受这个旅程并一路巡回,让他们和fans们心灵相通的音乐,到底是什么呢。

这次收集了旅途中途经各地的趣闻轶事,为大家奉上2.5songMATE史上最长的增量采访。

若大家通过这次的访谈,能感受到他们素颜的魅力,即便是一点点也好,那将是我们莫大的幸福。

 

摄影=大塚秀美

采访•整理=风间大洋

 

 

——静冈的公演刚才结束,大家辛苦了!

lefty:你们也辛苦了!请多多指教!!

 

——首先我想确认一下,现在的イトヲカシ是指三个人了么?

歌词:这个虽然很难界定,taru酱大概就像the pillows的贝斯手(the pillows的支援贝斯手铃木淳)那样,虽然不是正式成员,但是无论何时都会和我们在一起的存在。所以说イトヲカシ是三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lefty:就像是主管(supervisor)一样的职位。

taruto:这也是最近才决定的哟。是个不能省心的职位。

lefty:从杂务到鼓手的工作,什么都要管...

taruto:其实我主要的工作是库存管理(笑)。

 

——啊,喝的东西来了,一起干杯吧!

イトヲカシ一同:今天辛苦了!谢谢大家!!

(含了一下搅拌棒的歌词太郎)

歌词:...刚才那个请不要写到杂志里!(笑)

lefty:嗯?!你刚才干了什么?

歌词:啥都没干,啥都没干。

lefty:难道把这当成吸管吸了么?那这个就作为送给读者的礼物吧。

歌词:别这样!(一同笑)

 

——那请在上面签个名吧(笑)。这个就暂且不说了,先来说一下为什么时隔一年又想着去路上巡回呢?

歌词:比起为什么要巡回的理由...应该说我们觉得不持续做这件事不行吧,首先路上巡回这件事就是自然而然的。

 

——并不是因为受了上一次的经验影响之类的?

歌词:是的。并不是因为对上一次巡回有什么特殊感情。我自己的话,纯粹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lefty:我们的理念是想向平时听我们音乐的大家传达感谢的心情。啊不,与其说是理念...

歌词:不如说是平日里就一直在想着的事情。

 

——也是自己想做的事情。

lefty:也是因为这样的意义所以才开始路上巡回。

歌词:我是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lefty:不过去到上次去过各个地方的时候反而是得到了大家的道谢...

歌词:这也说明了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的互动活动中,听众们都始终不变地支持着我们的音乐这个事实。我个人认为,音乐这个东西本身是没有价值。音乐本来只是单纯的存在在那里,听了它变得努力,因为这首歌而顺利通过了考试,这才给原本的音乐添加了这是一首好歌的价值。所以对于原本没有意义的东西赋予价值的这一个事实,前去道谢,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在巡回。

 

——原来如此。(这时歌词太郎最爱的生鲜的小沙丁鱼上来了)

taruto:好吃...!

歌词:!!!!这个...好好吃。...哎呀,这个太棒了!

 

——忽然就变成了小沙丁鱼的话题了么....

lefty:就这样无删减的继续吧(笑)。

 

——让这样的气氛也传达给大家是么(笑)平时你们都是各自参加不同的live和不同的巡演等工作,相比之下イトヲカシ的巡回会有哪些不同之处呢?

歌词:嗯,是呢。要说不同之处的话,我负责唱歌这一部分是完全没有不同。但是和他(lefty)在一起做音乐,是一生,至死的那天也想持续的事情,有这样的不一样的部分在其中...嗯。(认真的思考起来)

 

——在舞台表现上并没有说切换到不一样的模式之类是么?lefty桑又是怎么想的呢?

lefty:在这个层面上我也许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和他们是最合得来的。包括音乐演奏之外,寝食的时间也是。我们不是单纯地在巡回,而且是享受这个过程。所以以什么样的风格呈现也好,演奏什么样的曲子也好,即使这些会变,我们也想持续地一起做下去。

 

——实际上看上去,你们之间的也是有着那种难以言喻的绝妙默契感。

歌词:真的吗?!要是这样的话真是好开心。

 

——歌词太郎桑个人演唱会(『こころ』東京公演),在安可的部分lefty出来的时候,总觉得肉眼看不见的部分切换到了另一种模式。

歌词:啊,那个时候是真的很开心啦(害羞笑)。东京场安可的时候,能在最后和我一起上场,对我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

lefty:我那天本来有着别的live,最后只能找人替我了(笑)。还是想去见证他这个重要的时刻。

歌词:但是他擅自一人上了武道馆的舞台呢!(笑)

lefty:那、那个是...工作需要啦!(一同笑)

 

——有没有什么事情让你们实际认识到这个巡回真的要启程了的感觉呢?

lefty:有件印象深刻的事,在阿寒湖边上有一家料理店,我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忘在那了。离开店后我们经过一个小时以上的车程到了一个叫別海町的地方住店...(这个时候端上来了刺身和串烧)

歌词:哇啊!!

lefty:来了了不得东西...

歌词:这里的居酒屋真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taruto:这个虾蛄好厉害啊,肉紧绷绷的!

lefty:我吃出声音可以吗?(笑)

歌词:真是太感谢了!感谢大海!

lefty:啊,说回刚才那个话题可以么?(笑)

歌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到了别海对吧?

lefty:对,到别海住下,发现笔记本不见了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然后打电话到之前去过的料理店问,那里的老板说:“太好了!我还想着这要怎么办才好,开着车子在附近绕了几圈都没找到你们,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说:“我们已经到了别海了。不过那是工作要用的,我现在回去取可以么?”听我这么说,老板说“那我也开车往你们那个方向走,在路上相遇的地方再交给你。”他居然这样跟我说哦。

 

——那么好的人...!

lefty:是真的哟!然后我们也马上出发了,但是因为对方是当地人,所以跑得特别快。中途隔了一座山来着,结果我们还在山前的平路走着的时候,对方已经来到了。作为谢礼,我们说“能送给你们的只有这个...”然后奉上了我们自己的CD。后来收到了老板的message说,“CD已经听了,非常棒。イトヲカシ的饭又增加了一个呢”。

taruto:我们也讨论着“他收到我们的CD之后会不会放在车上听呢?要是能喜欢上我们的音乐就好了。”

歌词:但是,在收到message之前,我们上对方的facebook页面看了一下,上面写着『YAZAWA』!那不是矢沢永吉桑那一类的吗。(注:矢沢永吉是日本著名摇滚歌手)

taruto:啊,那样的话应该对我们的音乐没什么感觉了(一同笑)。

歌词:就在我们那样想的时候message就来了,真是非常开心。

lefty:也有了我们真是被大家支持着的实感。我们吊儿郎当的,老忘东往西。(苦笑)

歌词:(认真脸)意外的吊儿郎当。

taruto:不不,也只剩吊儿郎当了(一同笑)。

lefty:包括这个小插曲在内,好像这次比上一次更能感受到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歌词:是的。也许是巧合也说不定,上次场地申请被各个地方拒绝了好多回,这次倒是顺利申请到的比较多。

 

——不知不觉之中,谈话技巧也提高了么?

taruto:啊啊,是这样也说不定!

歌词:大概是这个原因(笑)。

taruto:还有预测能力也变强了。

歌词:说起视觉上的回忆,我们三个人在没有路灯的北海道的山上看到了星空。把车停在路边,抬头仰望的时候,看到了了不起的景象。在那里我们三个人同时看到了同样的流星,这是一个重要的回忆。

 

——这真是很浪漫呢!那么,来看你们的观众又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歌词:关于这个也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男性的观众大概是上一次的5倍。带着家人一起来的是上次的10倍。

taruto:父母和孩子一起来的增加了很多呢。孩子在车里听了我们的歌,连带着父母也认识了我们。让全年龄的人都能听到我们做的音乐,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真的是非常开心。

歌词:想做出80岁的人也好,小学生也好,听了都会喜欢的音乐,想一直这样做下去。

 

——这个愿望也在慢慢成为现实呢。

歌词:我们的音乐到底能不能产生这种效果其实我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纯粹地做得很开心就是了,嗯。

lefty:一家人一起来的,父亲因为工作不能来的带来了父亲亲笔写的信。

歌词:这个有!女儿说着“这是家父写的信”然后递了过来。我惊讶地“诶?!”了一声。形成一个崭新的模式(笑)。

taruto:实际上我们连自己父母写的信都没见过呢。

 

——而且这次的还是fan letter。

歌词:是真的,吃了一惊,但是很开心!

lefty:还有就是,我们在live过程中完全不用说礼仪的问题。本来我们就只有3个人,已经完全顾不过来了。

歌词:所以排队的时候,我也有想过要是我不说的话,大概不会好好排队吧。但事实上大家都自觉地排得很有秩序。

taruto:而且也没有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个接一个排得很整齐。

 

——今天也一直排着长队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呢。

歌词:就是这样的哟!

(这时端上来一只巨大的腌制墨鱼)

lefty:哇啊!哇啊!

歌词: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

taruto:哇啊啊啊...(出神)。

歌词:真是最棒了!!谢谢25song!

 

——果断朝着把这些反应都全部写进记事里的方向发展吧!(笑)

lefty:其实美食也是我们这次的一个重要主题哦,也是旅程的妙趣所在。

taruto:而且我们基本上都是喜欢B级美食的,平时都是在1000円左右就可以解决的经济型(笑)。

歌词: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优点来的。

lefty:低耗油量的我们(笑)。

 

——那在吃的方面不是很成问题?

歌词:嘛,我们平日里就没有特别吃得怎样...

lefty:糟糕点说其实貌似巡回里面吃的比较正常一点哟?

 

——是这样的吗?!

lefty:因为比较有规律一些。赶路、睡觉、起床,这样子。

歌词:不如说是这样子更加健康了呢。其他的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

taruto:我个人来说,作息习惯变好了呢!(笑)

lefty:诶...有变好吗?

歌词:有变好有变好!因为上一次很糟糕来着。

taruto:多少我也成长了一些!(一同笑)

歌词:就人类的自立性来说是么。

taruto:没错,缓缓地。随着时间的推移(笑)。

lefty:虽说如此,但是他是睡到最后一刻起得最晚的一个哦。

taruto:呀不,那是lefty桑起得太早了!

歌词:lefty他啊,真是起得太早了!

taruto:夜里12点左右才抵达酒店,大家一起拆礼物和看信什么的,一直弄到3点左右才去睡觉,他自己一个人7点就起来了哟。

 

——自然就醒过来了么?

lefty:自然醒的哟。不过也是因为想悠闲地吃个早餐、泡个澡什么的。

歌词:我大概是最普通的那个了。比如说3点躺下,想睡足6个小时,就调好早上9点的闹钟,不过闹钟一向我就马上起来了。最让人省心的就是我了(笑)。

 

——大家各有各的个性呢。那其他方面感觉对方有所变化的地方有么?

歌词:倒不如说发现他们完全没有变!打个比方,虽然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但是不会常有一段时间没见面,然后再见的时候兴致太高会惹人反感吗?在我们之间完全不会这样真是太好了,虽然有点怪,不过我觉得我们大概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吧。

lefty:第一场公演的时候,他们两个因为COF在旭川的live所以提前出发了。我可是一个人从大洗那里坐船过去的哟。在路上,我想着已经好久不见了,会不会和之前巡回那时候不一样了呢,一路担心来着。结果和他们汇合之后,上了车两分钟后我发现“这完全没有变啊”(一同笑)。

歌词:因为我们一直在聊天呢。在车上的时候。

taruto:真的是一直在说话哟!

歌词:基本上累得睡着的时候三个人中都会有两个人醒着,沉默的时间基本上是没有的。

 

——那真是很厉害呢。连续10天以上都可以这样吗?

歌词:是的,这个点真是要特别写一下才行(笑)。

taruto:而且,说的真是完全无关紧要的话题(笑)。

 

——那能不能举例说一个能写进记事里的聊天内容?

lefty:那是在taru酱睡着的时候,我们讨论了一个关于『转世投胎』的话题。

歌词:啊,是的是的!(笑)真是很认真地讨论了。

 

——是讨论这件事到底有没有存在么?

歌词:啊不,这是以它确实存在为前提的。

lefty:以确实存在为前提,讨论它具体到底会是怎么操作的呢。我们的结论是,应该是采取积分制的方式。

 

——积分制?(笑)

lefty:按顺序来说就是,人在活着的时候不是会做好事么?那样子做了好事的话就会积了“德”。死的时候就会有管理员来对你说“你的积分是80分”。“那么,你下一辈子想做什么呢?”的时候,就要用上这些积分了,你敢的话,也可以把命运交给转盘,那就把你的积分用在你想转世投胎的那种生物的标志性特征上。打个比方说,如果你想下辈子做一只西瓜虫,那你就可以把你那80个积分划到“蜷曲的程度”上(笑)。

歌词:德也可以转存到来世。比如说,想着要把积分花在西瓜虫上不太值得的话,那可以把之前的积分加到做西瓜虫的这一辈子的积分上来,可以累积到下一次再转转盘的时候,用来变成人类的积分。

lefty:西瓜虫想积德果然还是很困难呢。不过会默认配给20个积分,这个可以累积下来,也可以花在选择西瓜虫的特征上。只是一旦花出去之后...

 

——就没办法要回来了是么?

歌词:没错。另外,因为变成人类的时候有可能会做坏事,那么德行就会下降,这就是所谓的高风险高回报。而西瓜虫的时候大概干不出什么坏事来,所以是低风险低回报。

lefty:比如说像爱迪生这种,上辈子一直在积德,所以有600积分。有了这个积分,马上就可以转世投胎为人类了。虽然说达到100积分也可以投胎做人,但是最多是“你想做人也可以,不过要不要试着做一条虹鳟鱼呢”这样子的情况。转盘转到了虹鳟的时候,想着“虹鳟啊,那么就把这100个积分用在游泳的速度上吧?!”这样子。

歌词:对对,或者把100积分花在“上钓的难度”上,之类的。

lefty:看到这里的观众说不定会“噢哇!!”一下子兴奋起来(一同爆笑)。

 

——设定里还有观众的么(笑)。

歌词:这样一来,那条变成虹鳟的虹鳟鱼,拥有了虹鳟界里特例的能力,说不定能当上“一川之主”哦。

lefty:那么就是说一川之主什么的,上辈子大都是伟人投胎而来着。

 

——原来如此!啊、不,才不是什么“原来如此”(笑)。

taruto:这样的话题,从长野县的中部到南部,一直说了大约两个小时呢(笑)。

 

——这个真的很能打发时间!

taruto:确实如此。倒不如说,马上就到了。说着说着发现“啊,已经到了啊”,这样子。

歌词:有时候会说,结论还没出来,不如再去那边兜两圈吧?!(一同笑)

 

——今天肯定也会一边推理着什么,一边赶路对吧!那么接下来,就说一下到目前为止各地巡回的感想和趣事吧。 


(未完待续)

 

 

 

 

 

 

 

 

 

 

free talk:

好久没一起上25杂,这次内容真是太多了(感人

容许我分开发//////

 

要是大家觉得有趣的地方请告诉我/////

于是我继续去干活了///////

 

阿塞

2014.11.16


【翻译】uta☆st@r plus vol.1



イトヲカシ日本凯旋live in 狭山


11月16日 @狭山稻荷山公园


【史上最高的来场人数 成员们也吃惊了!?】

11月16日,由伊东歌词太郎和lefty monster组成的イトヲカシ,在琦玉县狭山市举行了他们世界巡回路上live的最后一场。作为会场的稻荷山公园里聚集了非常多的来客,让我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盛况。

午后两点,我们记者组比live预定的时间早了三十分到达公园。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观众。在快要被逐渐增加的来客淹没的时候,从公园的里面开来了一辆面包车,イトヲカシ到了。终于发现是他们后,饭们一下子冲向了他们的车,一眨眼就把成员们团团围住了。live结束后,问及成员们当时的心情,lefty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心里只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歌词太郎说"预想只有200人左右会来,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呢。"

那之后,成员们下车寻找可以作为舞台的地方,开始调试器材。担心着会不会再次出现推搡的情况,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由始至终,都是一片秩序井然的气氛。温柔地、像和朋友说话般说着注意事项的乐队成员也好,认真听了、然后和身边的人自己动手找看演出的地方的观众也好,大家都在微笑中加深了羁绊。


【和饭形成的一体而感动的凯旋live】

午后三点过了少许,终于准备齐全,live开始了。作为试音,首先唱了サザンオールスターズ的「TSUNAMI」。中途,作为键盘手的事务员G桑还模仿着原唱唱了起来,下面的观众都哄笑起来。就在会场气氛被炒热的这个时候,live正式进入本番。这一天,被选作第一曲的是lefty桑nico动画的初投稿「ホシアイ」,观众们欢声不断。

接下来"因为是经常在live上唱的歌,希望大家能和我们一起打拍子。(注1)"歌词太郎这样说着,唱起了「share we are」。因为是pocky之歌,在唱到副歌的时候,还有饭摇起了手里的pocky。之后,说了一些世界巡回的路上见闻,然后唱了新专辑『軌唱転結』里面的「夏の匂い」和「Re:Milky way」。看着会场的大家,歌词太郎说"虽然是第一次唱的歌,大家已经可以跟着音乐给我们打拍子了,真是非常开心。" lefty说"看到眼前这种一体感,终于有种回到了日本的实感。"

之后唱了「からくりピエロ」和叙事诗风格的「さよならのかわりに」。真是风格各异的六首曲子。这个曲顺对旧的饭也好,对今天第一次来看他们的live的观众也好,都会感到满足。最后大家送给他们热烈的掌声。但是,这个时候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lefty桑刚说完"不会有什么安可的哟",大家就心领神会般一起喊起了"安可"。为了回应大家,他们唱了一首「YOU」,会场的气氛再一次被推向了高潮。

live结束后,是惯例的签名握手会。但是来场的人数超出预计,长长的队伍根本看不见尽头。live结束后四个小时,因为眼看就要公园关门了,只能和最后剩下的人握手而别。他们两人对此都露出抱歉的神色,歌词太郎说,"变得更想举办更多的live了",lefty桑说,"我们的理念是想做些让大家吃惊的事情,所以从这往后也会认真地做些看起来像笨蛋一样的事情",看来是受了当天的live的刺激而有感而发。





イトヲカシ世界路上巡回对谈!!


【在初次去到的国家举行live,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伊东:其实这一次世界路上巡回的企划是从受到新加坡AFA(ANIME FESTIVAL ASIA2013)的邀请开始的。

lefty:没错。正好那个时候,法国的nolifeTV也对我们说"要不要也到我们这里来一下呢?"。于是我们就想,如果合理安排一下行程,是不是还可以多去两个国家,来个世界巡回演出呢?

伊东:真是非常勉强的日程呢。10天眨眼就过去了,基本上都是在live和赶路,观光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四个小时(笑)。

lefty:而且live一结束,我们几乎是跑着赶路的(笑)。

--------实际去到海外唱歌的时候,觉得观众们的反应会有什么不一样么?

伊东:我觉得比起泰国和新加坡,荷兰和法国的人会比较害羞。但是live结束后,他们都会过来跟我们搭话,可以感受到大家的热情。

lefty:虽然在欧洲国家,日本文化并不属于主流,但是饭的热情让我们印象深刻,大家都是从不同的国家赶过来的。

伊东:没错!但是说到日本文化的渗透率,果然还是亚洲国家的渗透率比较高一些。不用说别的,比如玩cosplay的人就非常之多。

lefty:但是,真的是无论去到那个国家,都能遇到好人!

伊东: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之前就知道我们的,但是中途停下脚步来看我们的人也有很多哦。这样看来,我们这样的live还是给大家带来积极的影响的。

lefty:嘛,大家之所以那么友好,那是因为我们去到哪里都会穿上印有「I ♥○○」的T恤(注2)也发挥了很大作用不是么(笑)。

伊东:哈哈哈哈!去到哪里都会首先表明「我们很喜欢这个国家和人民」对吧(笑)。

lefty:也可能因为那样,所以大家才不会对我们感到反感吧。


【我们做的事情,从中学时代开始就从未改变】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live以外的事情让你们印象深刻么?

lefty:重要的面具被忘在了泰国的飞机上。

歌词:啊,确实〜(笑)。幸好我正巧带了备用的!

lefty:要是没有备用的面具的话,就只能在当地买了呢。

伊东:啊,是那种经常被作为手信的驱鬼用的面具对吧(笑)。说不定那种会挺受欢迎呢。我的话是什么呢?料理的话哪个国家的都很好吃哦,酒店也一直和大家一个房间很开心。

lefty:这么说来,去到哪里都会犯蠢做傻事的缘故,还被事务员G桑吐槽说"你们是修学旅行吗!"。

伊东:被这样说了也没有办法啊(笑)。

lefty:这样说来,不单是这次的世界巡回live,我们想做的事情,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直都没有改变呢。更确切地说,真觉得从中学时代开始就是这样没有改变。

伊东:想当年,也是这样一起组了乐队,虽然那之后有过各自发展的时期,但是又能像现在这样再次一起做音乐,真是觉得非常幸福。而且还一起去了海外巡回。

lefty:暂且,这次的巡回live算是圆满结束了。但老实说,我并不觉得这是结束。这一定是和未来紧紧相连的,因此今后也不会改变,想继续做些让世界和日本的饭都会感到开心的事情!


(《uta☆st@r plus vol.1》より)

-----------------------------------------

注1:我记得他们一开始是没有叫大家一起打拍子的。一开始他们弹着不知道是什么旋律的时候,观众们就自发地打起来拍子,根本不用说。然后歌词先生很开心地把手举得更高来打拍了。后来才慢慢进入了share we are的前奏。


注2:说来,因为他们去到哪里都穿着那种T,搞得我现在看到「I ♥○○」T也颇有好感,还曾经一度想买一件。

那天走在竹下通的人群里,边上确实是有买「I ♥tokyo」字样的T。

但是我还没走过去,就听见旁边两个年轻男子说,"那种「I ♥tokyo」的T真的会有人买么?如果你看到街上有个人穿那种T的话你会怎么想?"。

另一个说,"不知道诶。大概会觉得那家伙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吧"

我内心觉得还没有出手真是太好了。然后匆匆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地方(。


-----------------------------------------

free talk:

新年第一天也翻了喜欢的杂志!虽然现在已经过了零点。

不过今年也会在有空的时间里继续翻东西的。


看到lefty桑说从中学开始就没有改变,真是好开心。

以后也可以一起做音乐就好。


谢谢一直有看我翻译的大家!

最近翻东西的小伙伴也多了起来,每次看到被点名都挺不好意思的。

谢谢你们。


新的一年也一起加油吧!



阿塞

2014.01.01

【杂志翻译】UTA☆ST@Rvol.4

 

 

庆祝utastar一周年梦幻组合的特别比试

レフティーモンスターP VS 伊東歌詞太郎

——“世界第一的左手”之保龄球对决

 

比赛日期:2012年10月26日

 

【赛前的自我评定】(全部是5点满点)

 

歌词太郎:

1 体力       -7   (。

2 知识      -14  ((。

3 胜负运     1    (明明这个才是负值w

4 身体状况    5    (意外的好状态

5 干劲        45

★我怕我没有体力坚持到比赛结束。

 

Lefty:

1 体力       5    (lefty电量满格www

2 知识       1    (赢了歌词15点啊哈哈哈哈哈

3 胜负运      1.4

4 身体状况    2   

5 干劲       100  (简直觉得lefty在欺负弱小x

★请大家留意我超强的干劲和必杀技吧!

 


 

【访谈部分】

 

歌词:到底有多就没打保龄球了?

Lefty:大概有两年左右没打了吧。

歌词:我也是、我也是~!但是平常完全没有运动,总觉得明天筋肉会痛得厉害(苦笑)。说起运动,我想起了以前上体育课学柔道的时候,大家“自由练习”(两个人为一组使用各种招数的训练)的事情…(远目)

Lefty:像测试汽车安全气囊用的充气人偶那样,被人摔来摔去的那个吗!

歌词:我的重心比较高,人又轻,简直是再好不过的练习对象了。当时也有和lefty桑作为对手训练(两人初中高中大学都是同校的同级生),lefty桑的重心比较低…像山一样!

Lefty:不动…【原文:動かざること】

Lefty&歌词:“如山”(笑)!【山の如し】

歌词:那个时候真的是“到底是武田?还是lefty?”的世界啊。【注1】

Lefty:“虽然还比不上武田信玄,但是‘胜赖’的话还是可以的!”像这样子对吧(笑)【注2】这么说起来,当时还有柔道大赛呢。

歌词:班与班之间的那个比赛对吧。当时我觉得我自己是全年级最弱的那一个,确信自己绝对不会被选为代表出赛的,偏偏就被选上了。结果比赛的“开始”口令刚发出2.5秒,我就被摔倒在垫子上了。

Lefty:作为裁判的体育老师当时也吃了一惊,真是连喊一声痛的机会都没有的完败啊(笑)。

歌词:不过那个时候,lefty桑很强哦。你柔道超厉害的!

Lefty:那是因为我有上柔道的特训班啦。虽然个人是赢了,但是那是团体赛,结果我们班还是输了哦。

歌词:就是因为那个,lefty的柔道出名之后就变得受欢迎了~

Lefty:啊不,懂柔道并没有变得受欢迎。后来组乐队本来也是为了想受欢迎才组的,可惜还是没有变得受欢迎(苦笑)。【少年lefty的烦恼www】到了高中后半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做这些也是完全不能变得受欢迎的。但是那之后却一直没能放弃音乐而坚持到了今天,这也算是命运弄人了。

 

 

从『ホシアイ』到『音呼治心』的イトヲカシ的音乐

 

歌词:我们两个一起出的第一张mini专辑里面的『ホシアイ』和『YOU』这两首歌是我们自己作词作曲的。但其实是听了那两首歌的人,说了“你们的原创曲真不错”这样的感想,才让我们有了制作mini专辑『音呼治心』的原动力。

Lefty:嗯。那之后,从『音呼治心』开始,我们想了“イトヲカシ”这个组合名字,决定了“以后两个人一起搞活动的时候就用这个名字吧”。我们俩的一开始接触音乐的根源虽然是一致的,但是后来分开做了不一样的事情,现在,想把各自不同的部分也带回来,重新融合在一起,创作新的音乐,觉得会非常新鲜和有趣。

歌词:本来“イトヲカシ”这个名字就是“非常感兴趣”的意思哦。我们两个对带有“日本情结”的事物本来就非常喜欢,如果从我们的音乐当中也能感受到这一点的话那就太好了,是抱着这样的心情而取的这个名字。想要用心做出无论是旋律也好,歌词也好,老爷爷老奶奶听也好,小学生听也好,都会一下子沁入心扉的音乐!

Lefty:没错没错。所以“イトヲカシ(itowokashi)”并不是从伊东歌词太郎(itokashitaro)里截取几个字,然后把我吸收合并进去的意思哦(笑)!

歌词:就是!lefty桑是实实在在地存在在这里的(笑)。不过呢,专辑的名字『音呼治心』,是由“呼叫(发出)声音,治愈人们的心灵”这个概念,和“中学时代的旧友,现在又重新合作”的“温故知新”的本来意思相结合而成的,这个真是很不错哦。【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重意思QvQ】这是我们通过自己所感受到的事物写出来的,虽然只有五首歌,但是合起来成为一张专辑,果然有一种紧紧围绕中心的整体感。

Lefty:另外,最后放入了『Start』这首歌也很重要呢。中学时期,第一次听到声音从扩音器里发出的时候的那种感受,还有第一次在CD店里的试听机里面听到自己喜欢的歌手的歌的那种感觉,我至今都还记得。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有了“想要做音乐”的冲动,然后就一直持续到了现在。【说好的为了受欢迎呢!】想着,要是听了我们的歌的人,也能萌生这样的念头的话真是太好了。

歌词:我们俩在私下说着,这首曲子要是可以成为大家“想要开始做的什么”的初始冲动的话,真的会很开心呢。所以才决定把它放到了最后一曲。

Lefty: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音乐”,除此之外任何可以热衷地投入去做的事情都可以哦。当然,如果因为这首歌的契机,而组成了乐队,来演奏我们的曲子的话...我、我想我大概会哭出来!

歌词:两个人会一起流下男人的泪水啊!!我们俩彼此是对方人生中第一支乐队的成员,“乐队”对于我们来讲真是意义非常重大的存在。当时的初中生在学校里,池面们所组成的乐队会翻唱GLAY啊,L'Arc-en-Ciel他们的歌。像我们这种渣渣只能每天每天拼命练习着THE HIGH-LOWS还有THE YELLOW MONKEY的曲子。

Lefty:确实,我们乐队最初演奏的曲子就是THE YELLOW MONKEY的『JAM』。那个时候虽然想组乐队,但是具体要怎么开始,真是完全不懂,幸好那个时候认识一个吉他少年...

歌词:全部东西都是他教我们的,毕业演出的时候还被叫去live house里面唱歌了。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组了各种各样的乐队,非常喜欢也开过许许多多的live,所以11月8日“イトヲカシ”的初次公演选择了非ニコニコ系的舞台。

Lefty:我们自身也想知道,不是ニコニコ的人听了我们的曲子之后会有什么反响。反过来,对于经常去ニコニコ系的live的人,要是能接触到平时不怎么接触得到的、不同种类的音乐的话那也很不错呢。我们是这样认为的。Live演出是通过声音的震撼力,现场的表演力,让大家最直接地从音乐中获取能量,从而形成一个彼此共有的空间,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请一定要来现场听一下我们的曲子。

歌词:不单只是音乐,我希望大家不要只局限于自己已知的、所感兴趣的世界里,而是要更加积极地去接触自己所不知道的世界。不要拘泥于某一个领域,不要失去了“对好的东西说好”的这样一种坦率的心情!

 

 

去到你家门前的独唱会。...这一天也不远了?!

 

歌词:嘛,就这样今年已经快要结束了呢。今年也唱了很多很多的歌,已经努力过度了,大概明年就要休止活动了也说不定?这是说笑的(笑)。和lefty桑一起做的曲子里,我非常喜欢『わたしライス定食たべにきた』这一首。嗯,那个已经是没有别的可以超越得了!因为原曲本来就是一个天才之作,我们俩也是瞬间爆发力量,一次录完,想要一决胜负,但那确实我up的动画里面评价最低的一个,这让我打心底觉得遗憾。【我觉得那个很好听的啊QvQ很多人都喜欢的】

Lefty:到、到底是为什么呢?那个明明是最值得一听的啊!!

歌词:大家到底都在听些什么歌啊(笑)!

Lefty:我们大概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歌词:可能是有着150年时差的缘故?

Lefty:在时间的洪流中轮回了9次、10次之后迷了路是么(笑)?我个人的话,果然还是对『ホシアイ』印象最深。因为那是我作为vocaloid P主的出道曲,大家都跟我说很喜欢那首歌。

歌词:在这个层面上,『START』评价也很让我开心呢。是我们的原创曲子,并不是vocaloid的曲子却有那么多人去听,真是非常开心!

Lefty:所以明年要是有机会的话,想要在可以做到的范围内,去全国巡回,把感谢的心情传达给大家。

歌词:比如说在没有人的商店街的一角,或者在深山老林里!然后和四个左右的听众一起生放送什么的(笑)。虽然有很多人都是通过网络认识我们的,但是终归人和人嘛,还是想直接地、面对面的把这种心情传递给大家!

Lefty:...那个啊,在这个这么美好的、快要有个圆满结尾的时候打断真是非常抱歉,我凭着自己的独裁和偏见,擅自给歌词太郎定下了个来年的目标,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到底能不能成为现实呢?想想办法把你那脏兮兮的房间收拾干净再喊我过去行吗!!

歌词:但但但、但是!并没有出现像蟑螂那一类的东西不是么!

Lefty:那是因为有猫咪在家的缘故不是么。

歌词:啊,猫咪“喵”的一声就把它们给消灭了的意思么!

Lefty:我的目标是要瘦下来。【事实证明失败了(。】想要那种涂上灰泥变成石膏还是很优美的肉体(笑)。【事实证明你想太多了lefty!!!】

歌词:但是『肌肉型的lefty VS 清瘦型的歌词太郎』的调查问卷里,lefty桑不是压倒性的胜利么!

Lefty:呀不,我已经越过了肌肉,一步步向胖子进发了。还有更年期综合症什么的,现在不开始注意的话已经不行了!很可怕的!

歌词:那来年我们将会以整洁的歌词太郎和苗条的lefty所组成的“新生イトヲカシ”的姿态去到你们所在的城市,如果看到了我们的话,请来听我们唱首歌吧!

Lefty&歌词:请多多指教!

 

【注1】:原文里他们说的“動かざること山の如し”是日本战国时期武田信玄的风火山林军旗上一句,完整是“疾きこと風の如く、徐かなること林の如く、侵略すること火の如く、動かざること山の如し(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这句话本来是孙子兵法里面的,听说武田是孙子的饭,所以那面军旗的背面写着“孙子”。

 

【注2】:“胜赖”是武田信玄的儿子武田胜赖。

 

---------------------------------------------


伊东歌词太郎和レフティーモンスター的15个Q&A

 

1.      座右铭是?

歌词:让我们继续做着没有好处的事情吧!

Lefty:面要硬油要多味道要浓【什么鬼!

 

2.      一天里最喜欢的时间是?

歌词:要睡觉的时候,我一爬到上铺的床上,两只猫吃完饭,去过洗手间之后也沿着梯子爬了上来。最喜欢这个时候了。

Lefty:入浴。

 

3.      给自己写一句宣传标语的话?

歌词:ニコニコ動画唯一的清纯派。

Lefty:lefty monster本身就是一个宣传标语。

 

4.      会给自己什么作为奖励?

歌词:大家愿意听我的歌已经是对我最好的奖励,所以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

Lefty:旅行!

 

5.      我执着的东西

歌词:用英文写自己名字的时候不是kashitaro ito,而是要写成ito kashitaro。

Lefty:打底的衣服要是黑色V领。

 

6.      请说一个大家不知道的特技

歌词:转笔!连续转笔的次数记录是10589回。那是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的记录。

Lefty:特制料理!【想起lefty说自己对的女子力有自信...

 

7.      是什么控呢?

歌词:是气味控!倒不如说是嗅觉比较强吧,和人见面的记忆里,会对对方的气味留下深刻影响。

Lefty:锁骨控。

 

8.      如果中了3亿日元彩票会怎么做?

歌词:想做一个24小时都可以让乐队练习的录音室!!!【好主意!

Lefty:不会对任何人说,然后就像平常一样生活。【可以拿出来去南极路上live啊!不要收起来!

 

9.      最近热衷的事情?

歌词:银粘土(手工制作的银饰)

Lefty:玩iPhone的音乐app

 

10.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的话,会做些什么?

歌词:努力地让它不要成为最后一天!

Lefty:写一首世界末日的曲子。

 

11.   “我意外的○○呢!”

歌词:意外的能吃。烧肉自助餐的话,十人份我都可以吃完。【厉害!

Lefty:意外的喜欢动物。

 

12.   想去见的人是?

歌词:想去见现在看到这里你的。然后亲口说声谢谢。

Lefty:久石让先生!

 

13.   想变得更加○○

歌词:我想变得更加肮脏。【别、别这样...

Lefty:想快的变人类!【别闹了lefty!

 

14.   “这种时候会变得情绪高涨MAX!”

歌词:live的前一天,和当天live开始之前!

Lefty:下单的新乐器和器材快递送达的那一刻。【懂你QvQ

 

15.   请告诉我们一个秘密!

歌词:我的房间是真的很脏。【我们都知道了

Lefty:其实我并不是monster...【地球人都知道好么!!!

 

-END-

---------------------------

free talk:

今天是12月20日,素材应援征集最后一天啦!

赶上这个好日子,翻好了上一年十月份的这个采访。

一直很想翻这个,因为说了很多以前读书时候的事情。

还有关于《音呼治心》的名字,没想到会有那么多重意思。

被比喻成充气人偶的歌词先生真是QvQ

lefty你忍心摔他嘛!!!

打保龄球的结果是lefty97,歌词95,

其实真是输在运气上吧(笑)

还有一年前想要变整洁和变瘦的愿望,目测是没有空完成的了。

希望新的一年也可以一起做有趣的音乐吧!

 

还有就是,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投稿!!!!!!

 

阿塞

2013.12.20


【杂志翻译】Trickster Age Vol.2#last#


 

 

【第二十四天 宗谷岬】

 

  终于着陆北海道的イトヲカシ。 在北海道道中,虽然已经4月中旬,他们一行人在路上受到大雪的吹袭,遇到了日本鹿,遭遇了北海道特有的意外事件。经过重重障碍之后终于到达了日本最北端,宗谷岬。在那里,在那谁也想象不到严峻环境下完成了演出。在那种情况下,还拼尽全力向大家传达感谢之意的他们,显得格外坚定而耀眼。

 

【宗谷岬】

  北纬45度31分22秒,北海道稚内市的海角。一般人也可以去,因为位处日本国土的最北端,所以立一块写着「日本最北端之地」的石碑。周围当然没有什么建筑物,全方位受到海风的吹袭。天气好的时候,可以肉眼望见库页岛。是颇受欢迎的旅游景点。


【有很大一部分的“觉悟”,来自那些前来观看live的人们】

  这次的巡演,场地选择里第一个决定下来的就是稚内,宗谷岬。能见度很好,停车和休憩的地方也十分广阔。イトヲカシ想着大概没有人会来到这个地方。但是在那里还是聚集了20人左右。开着私家车、搭乘巴士过来的大约15人,还有一些是开车兜风,停车休息的人们。之前在全国各地,有不少同好为他们应援而来,这次来到最北端的这里,还是有这么一群勇者为他们远道而来。那就是活跃在“演奏してみた”的事务员G桑和唱见un:c。他们被イトヲカシ的想法所感染。“他们(イトヲカシ)的行动,让这音乐活动变成了宝贵的回忆,所以这个地方这么远,我们也还是想来,想对他们说一声「谢谢」”,两人这样对记者说。

  一下子就把木吉他的声音吹散了的强风之中,live正式开始了。每天都在长途移动和live中交替的他们,被寒冷毫不留情地夺去了体力。每发出一个声音,手指都像被冻僵了一样,没了知觉。声音飘散在风中。但是他们还是竭尽全力地用音乐把感谢之情传递出去。

  演奏结束之后,停车观看的、完全不知道他们是谁的游人也给他们送上了热烈的掌声。他们坦率而纯粹的感谢都很好的传递了出去。同样的也收到了观众们对他们的谢意。观众们因为他们的“谢谢”而流露出来的笑容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绝对是イトヲカシ巡演里的话题之作。虽然巡演还没有结束,但是到达了日本最北端的这一路以来,他们的感想又是如何呢。

  「我最初的时候,真的想着大概只有20、30人左右的规模。老实说,也只能抱着这样的“觉悟”去着手这次活动。但是,第一场在鹿儿岛的演出。观众就超过了250人。这让我们不得不修正我们的想法。明明是为了向大家表示感谢而来的我们,反而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这也我们之前不足的“觉悟”也扩大了。能够一路坚持走到这里,都是托大家的福,给予我们力量」

  伊东说到这里,lefty桑接着说了下去。

  「传达感谢之情当然是我们重要的目的之一,但是能够再次确认大家对我们音乐的喜爱也是此行的一大收获。音乐的力量,其实如果不是同行的成员抱着同样的心情,把忙碌的日程调整配合我们的巡演的话,也不可能一起走到这里」

  盈利和包装销售是当代音乐的写照。商业作品自不用说,在非商业作品也颇受这种观念影响的今天,还可以不掺杂任何杂质地、做着纯粹的音乐这种举动...

  「聚集这么多人,其实并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当然,这么多人能够来听我们的歌,我们真的非常开心。只是,我们真的是为了“道谢”才开始了这一次的巡演。

  现在的我们比起开心的心情,更加强烈的是感受到了压力。为了表示这以上的谢意,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怎样才可以让这次巡演中感受到快乐的观众们更加快乐,是我们接下来需要思考的课题」



-END-


【Trickster Age Vol.2 より】

 

6月9日

-------------------------------------

【追记】

 

搬运完成!

 

过了大半年又回过头去看看这篇访问真是心情复杂。

看着歌词先生现在出专辑也拼死拼活地想要回应大家。

不要太辛苦啊。

我们去见你就好。傻。

 

 

 

阿塞

2013.12.01



PS:谢谢阿雅

【杂志翻译】Trickster Age Vol.2#02#


【第二天,熊本】

 

3月19日。熊本县。距离鹿儿岛约200公里...从起点出发,刚从东京到鹿儿岛走了大约1000公里路。巡演基本上都在移动的路上。“要靠体力取胜”,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第二天的会场是在与熊本城近在咫尺的辛岛公园。

 

辛岛公园

从「熊本站前」搭乘路面电车约10分钟路程,是在「辛岛町」站前的一个广阔的公园。周围高楼林立,是很多人的休闲场所。临近熊本城和熊本城公园,观光客和路人都很多。熊本县立第一高中也在附近,很多学生都在当天赶到了公园。



【连路过的行人也被他们的演奏所吸引。真正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

午后3时,取材组早早去到了辛岛公园。位于繁华街中央的小公园。有不少少年在玩滑板。忽然看到公园的一角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想着不会这么早就有观众了吧,细看一下,发现已经有差不多50人。

午后4时,乐队成员到达公园。那个时候已有150人左右了。成员们也感到了惊讶。昨天人数超过了250人,想着今天大概就50人左右会来吧。滑板少年看着聚集起来的人群,感到不解,也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他们把公园中央的小高地作为舞台,搭起了设备。观众自觉地围了起来。人数也在渐渐增多,live快开始的时候,已经超过了300人。虽说是免费的户外live,但是能够聚集这么多人的还是极其少见的。

午后5时,live开始了。今天也用尽全力向大家传达“感谢”的心情。因为没有彩排的时间,他们把第一首曲子作为试音曲,在那唱完之后,才开始live的本番。

虽说是试音曲目,观众们还是听得津津有味,还跟着节奏给他们打拍子。像是一个300人的大家庭一样,那种融洽的气氛很棒。live开始之后,有人因为他们的演奏而感到开心,也有人听了伊东的话而含着泪水,百感交集。因为和周围公司的下班时间重合,来客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人们停下脚步,投入到他们的音乐中去。虽然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歌,但是音乐的表现力还是惊人的。而且,他们有着用音乐作为载体,向大家传达谢意这种心情,更能把这种力量放大十倍百倍。一转眼的功夫,live就结束了。

然后伊东今天也一样,握着大家的手说谢谢。他跑到人群中去,一一和他们握手,收下他们送的慰问品并打开看了之后,再次表示感谢。

总是那么有礼貌的样子,观众们也同样回应他“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在拍摄成员们和大家握手和签名的时候,滑板少年和取材组搭了话。

「一直以来,有不少的人在这里搞弹唱live,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没什么感觉。但是,今天这群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不过他们很棒啊!」

穿着hiphop街头风的少年只是为了说他们很棒而向我们搭话了。音乐的力量和他们所带来的影响力都让我们感到震撼。

 

(在高楼林立的公园里演奏。路过的行人都纷纷停下脚步听他们唱歌。不仅仅是他们的饭,连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打心底感到共鸣)


鹿儿岛的来客量惊人,熊本县人数也非常厉害。

 

排队握手和签名的队伍几乎看不到尽头。看了后面的照片大概就会明白的了,当时天已经黑了。虽然已经三月中旬,日落后的寒冷还是慢慢渗透体内。虽然如此,乐队的成员和观众们还是为了向对方表达谢意而排着队列。不仅仅是签名,还有不少人拿到了语音留言录音的鼓励的话语。大家都从伊东的声音中得到了力量吧。

 

人群里有一群穿着不同校服的女学生团体在开心的说着话。在排队的时候采访了她们,为什么会成为朋友。她们说是因为伊东他们的live才相识的,很让人感动。

不同的学校也好,同校的陌生人也好,通过live这个契机也联系到了一起,形成了这样一种很好的现象。用音乐创造了新的羁绊,这就是他们的力量。

昨天在鹿儿岛的时候就发现,人群里男生的身影意外的多。于是也向男子团体采访了一下。

「今天歌词太郎桑的live有这么多男生会来,我也吓了一跳。平时也会去一些唱见的live,但是大约也就只有两三个男生。男性观众占了那么大比例的情况还是极其少见的。」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性观众呢。问了他们伊东的歌声到底有什么魅力。

「歌词太郎桑的歌,能够直接引起心底的共鸣。又直接,又温柔。完全没有一点做作耍帅的感觉。因为都是很真诚地向我们传达着什么,所以觉得特别有魅力。」

他刚开始听说イトヲカシ要来熊本的时候,激动得不得了,简直不知道站着还是坐着才好。之后采访伊东的时候,这群少年也成为了话题之一。

「在这个女生数量占绝对优势的地方,他们还是能来听我们的live,觉得真是很有勇气。所以我也特别高兴地跟他们说“以后也要常来哦”,握手的时候也特别用劲!」

伊东是这样跟我们说的。然后,lefty桑也跟我们说着了这样一番话。

「看到大家那么开心的样子,真是开多少场都想开的感觉。在那里听到的那些话,真的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足够支撑我们继续这样走下去。因为网络是个数码世界,所以我们总想着回到现实中去。想着把这两者联系起来的时候,就能够成为真正的娱乐了吧,现在我确信了这一点。开始认真思考必须再来开live这件事。」

这两天里,向大家传达了很多“谢谢”的伊东又有什么感想呢。

「我觉得“谢谢”这个词是很有积极性的。我和昨天今天见到的人交换了“谢谢”这句话,让大家都感到了喜悦,如果能把这种心情传递给其他人,那就是一种积极性的传播了。我没想过自己的歌声会有多大的力量,但是像我刚才说的,大家要是能把那种心情带回去传递给身边的人的话,也许会对身边的人带来积极的影响。我觉得那样子就很好。」

(太阳下山,周围已经一片漆黑,但是等待签名和握手的长列还在。经过漫长等待而得到签名,更让人感到格外喜悦。)


(这两天里,伊东不知道到底写了自己的名字多少遍...然而,他还是笑着对每个人说「抱歉让你久等了!」然后接过签名板。这样的他让人感到折服。)


(其中一个男高中生说想让他签名的时候,拿出了一个棒球。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是可能的话,他都会在上面签字。)【幸好没人拿結婚届给他签...】


(跟前这个女生,据说家里四姐妹都是歌词太郎厨。回到家里,双亲也说她们是歌词太郎中毒,完全被洗脑了。让我们印象深刻。)




(未完)

 

【Trickster Age Vol.2 より】

 

6月9日

------------------------------



特别鸣谢:阿雅(图源提供)


翻译:阿塞

【杂志翻译】Trickster Age Vol.2#01#


 

【翻译】歌者之心——伊东歌词太郎的音乐之旅


  在TricksterAge Vol.1的「れるりり×伊東歌詞太郎」对谈里备受关注的“イトヲカシ路上live巡演~现在就去见你”,因为听众们倾听自己的音乐,才使之成为真正的“音乐”,想向大家传达这份感谢之情,是这次巡演的初衷。怎样才能传达这份心情呢。通过live来传达的话,因为举办活动的地域限制,有很多人都不能亲临现场。既然如此,他决定由自己向那些平时不会举办活动的地方出发,去传递心中的感激之情。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的,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分别是和伊东歌词太郎(以下,伊东)组成“イトヲカシ”的lefty P、平日就和伊东交情很深的タルトP、ポンデ王子等三人。他们的全国巡演从鹿儿岛开始,第二天到熊本,然后到宗谷岬的live在都紧密进行中。


  【第一天 鹿儿岛】

 

      3月18日。日本全国受到暴风袭击。从东京羽田机场飞往鹿儿岛的的航班,随时都有不能降落被迫返航的风险。杂志取材组去到当地时,是上午11点,鹿儿岛的天气糟糕得吓人。但当伊东歌词太郎抵达的时候,天空却放晴了。仿佛给将要拉开帷幕的巡演送上了祝贺的礼物。

 

      高出预想数倍的来场人数,最棒的启航。

 

  イトヲカシ的全国巡演让人吃惊。巡演成员leftyP(以下,lefty)、タルトP、ポンデ王子租了一辆小型面包车,从东京一路开到了鹿儿岛,这辆面包车就是他们的移动根据地。车里装载着live的器材和最低限度的衣物,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可以放松的空间。

  条件比想象中要艰苦,靠着这些真的可以完成1个月的全国巡演么。心底不由得掠过一丝不安。

  前一天要参加东京live活动的伊东乘坐18日的飞机,安全抵达鹿儿岛机场和大家汇合,腰间还系着饭送给他的护身符,发出了集合的号召。于是这一行人便向第一天演出的会场dolphinport出发了。这样一来,车内变得更加可怕,简直像办公室一样。

  他们不断地打电话去争取演出场地的使用许可。区政府、土木工程管理中心等等,为了取得使用许可而拼命努力着,去了30多处演出场地。他们这次的巡演信条之一,就是『不给任何人添麻烦』,所以所有演出场地都要先取得使用许可。

  预想的场地遭到拒绝的时候,又马上预约另一个场地洽谈。填写申请材料,拨打联系电话......虽然同乘一部车,但是面对这样的场景,也迟迟不能开始采访。

  预约定下来的时候,欢呼声在车内回响。经过一番努力,live的场地终于落实下来了。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会场,『dolphinport』临近海边,是可以举行结婚仪式和各类活动的复合型场地。

  到达会场是午后4时,他们马上前往管理室打招呼。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对每一个人都都很有礼貌,对相关的人员一一表示感谢。这也是他们此行的本愿。然而让人吃惊的是,这种时间还能聚集30人。伊东留在车内,其他成员则开始了live的准备工作。

  他们带了小型的放大器,混频器,是进行一场正式原声演唱会的装备。在准备工作顺利进行的途中,我们向伊东采访了关于即将开始的全国巡演第一弹的心情和期望。

  「想把“感谢”的心情融入其中,正是为此而一直努力着。非常感谢可以让我实现这样的愿望,也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还要感谢一直在网路上听我的音乐的人。想怀着这样的心情去做这一次的巡演。」

  一切准备就绪,取材组也一起来到了演出场地所在的广场上。到达之后,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还只有30人的广场,已渐渐增加到100、150人左右。当初他们预想的人数是30人,最多不会超过50人。然而真正开场的时候却看到了这个数量的观众。吃惊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给出使用许可的场地出借方也吃惊不已。业务部经理川崎先生对我们说,这次出借的场地以前也曾举办过类似的弹唱活动,但是像这次人数这么多的还是极其罕见。

  午后5时,在巡演第一天的鹿儿岛dolphinport广场上,这场弹唱live正式拉开了序幕。


(把成员们团团围住、来欣赏live的客人们,约有250人以上。一放学就赶过来的学生很多,不用说什么,大家就井然有序的横排成行,给那些不是听众的行人们留出通道,客人们的礼仪也让大家感到了舒心。)


(LIVE一结束,伊东歌词太郎就跳进了观众中间,想要跟大家传达“感谢”的心情。这时候的伊东努力地记住每一个和他握手的人。面对他的“感谢”,大家都说“该说谢谢的是我们”,那是起着感谢连锁反应的空间。)



ポンデ王子 PROFILE

在“弾いてみた”投稿的吉他手。也作为吉他手参与了歌词太郎和lefty桑的动画。这次巡演本来打算只参加一段时间,但是调整日程之后,决定全程参与。



タルトP PROFILE

2012年8月20日投了『恋ノコリツキ』vocaloid P出道。是懂得调声、视频编码、混音的全能玩家。箱鼓担当。可以说是这次巡演的无名英雄。



レフティーモンスターP PROFILE

2012年6月22日投稿歌曲『ホシアイ』在niconico动画出道。在伊东歌词太郎的唱见动画里负责编曲、钢琴、大提琴伴奏等展现了多样才能。这次的イトヲカシ的路上live巡演,主要负责键盘和贝斯的演奏。

 

【イトヲカシ】

  伊东歌词太郎和lefty monsterP组成的音乐组合。两人是中学时代起的好朋友,现在也是相互切磋的同伴。2012年,终于组成了二人组合。以两人名义出了第一张CD『ホシアイ』,共同名义的歌曲也有很多,但是用组合名义出的CD只有『音呼治心』(2013年1月发售)。另外,以イトヲカシ名义的投稿动画也只有【イトヲカシ】Share,We are【ポッキー】(wacth/1348717468),相信今后会给用心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投稿动画。

 

(抵达当地,开始卸下器材的巡演成员们。“想要尽可能的给大家带来好的音质”,为了做到这一点,小型音响、混频器、笔记本电脑、导入电子音合成器,全然一副正式街头演唱会开场前的模样)

 

(调试器材的样子。比预想中要大的各种设备,观众们也似乎惊讶起来。吉他的音色、lefty桑的贝斯的音色、电子合成音、箱鼓的麦克风等等的调试都在认真进行中) 


 

【为了“感谢”而来,反而引起了被感谢的连锁反应】

  原声live一开始,大家就随着音乐打起了拍子,小声吟唱着。观众们发自内心的笑容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伊东他们把此行的目的和愿望都一一呈现给大家。因为是live的第一天,很多调音都是探索着进行着,非常愉悦。

  MC的时候他们说来的时候飞机摇晃得很厉害,还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小事,大家都听得很开心。路过的行人也停下了脚步,并一直观看至live结束。演出顺利结束的时候,大家还依依不舍的鼓掌欢送他们。成员们的“谢谢”到底会传递到哪里才是尽头呢。

  这样一来,他们也终于感受到巡演正式开始了。伊东跳进了人群当中,和已经增长至250人以上的来客一一握手,他那一心想要表达谢意的背影让人感到爽朗无比。

  伊东的握手快结束时,发现大家已经在成员们的面前排成了长队。他们也一一和观众们握手和给签名。人数庞大,他们却一直微笑着,丝毫看不出live的紧张感和舟车劳顿的疲惫。还有甚者让他们在手机和随身携带的本子上签名。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感触呢,我们采访了他们。

  「虽然歌词太郎桑说为了跟大家说谢谢而来到鹿儿岛,但是该说谢谢的其实是我们。他竟然专程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唱歌给我们听...」

  明明是为了道谢而踏上的旅程,反而收到大家的感谢,形成了感谢的连锁反应的绝妙空间。我们也采访了停下来看live的路人。

「虽然不太了解,但是那个人的歌真的很打动人心。不知不觉地就听到了最后」

  伊东的歌不仅仅传达了对大家的谢意,也抓住了路人的心。他的歌声的力量不可小觑,和他配合默契的同伴的力量也让人赞叹。

  和最后一个人握手、签名、道谢之后,已经过了晚上9时。live已经结束了将近3个小时。周围早已一片漆黑。

  イトヲカシ这种出人意料的巡演会成为什么,会把多少人卷进来,会让多少人感到幸福,光是想想就觉得振奋不已。

  他们仔细检查演出场地有没有落下的垃圾纸屑,并清理干净后,才离开了dolphinport。然后一行人驱车朝着下一个演出会场出发。



(未完)

 

【Trickster Age Vol.2 より】


6月7日

 

----------------------------------------

free talk:

 

这一篇杂志翻译是今年六月初的时候做的。

那个时候我才刚喜欢歌词先生不久。

昨天才发现没有把它搬到lofter上,果然还是太懒了。

 

因为实在是太长了,我还是分开搬运吧。

一次看得完真是不是人了(笑)

 

路上巡回真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不过那种东西总是非常短暂的。

然后他们已经不可以聚在一起了。

总有一天,可能就真的不会再聚在一起了。

 

为了迎接那一天的到来,不得不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这就是悲伤的现实。

 

 

阿塞

2013.12.01


PS:真的非常感谢当时扫图给我的阿雅,谢谢><


 



【杂志翻译】lefty monster 随心而行




「lefty monster,虽然知道名字,但是他到底是什么呢?P主?乐手?乐手的话,是贝斯手?还是键盘手?但是,总觉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一定会有很多人这样想。本杂志觉得,以上这些都没有错。lefty monster,既是P主,也是乐手。是一个不愿意被框框所局限的艺人,正因如此他也一直尝试各个领域挑战。创作了一次又一次愉快的演出,这样的愿望却愈发强烈。


----说来,为什么最初会选lefty monster这个名字的呢?
「一个是由于我是个左撇子,再加上本来就喜欢足球,当时喜欢名古屋鲸鱼队的选手小仓隆史(注1)。取名字的时候,和歌词太郎想过各种各样的名字哦。像什么光码战士P(注2)、世嘉土星P(注3)之类的」【幸好那些落选了www

----全是让人怀念的东西,有点惊讶(笑)【编辑太善良了,直接说暴露年龄好了w
「不过最后还是选了lefty monster这个名字。我们本来不知道P主是可以自己起名字的,所以是临投稿前才急急忙忙取的名字。」

----但是所用的贝斯是右撇子专用的那种对吧。
「乐器用的是右手,所以最初up奏见动画的时候,还有人在弹幕里说,这明明是"righty"嘛(苦笑)但是前不久,作为裏音技チーム的一员up了的舞见动画里,我有个踢足球的镜头,踢球用的是左脚,那个可以作为证据(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乐器的呢?
「钢琴是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学到小学五年级。所以初二的时候和歌词太郎所组的乐队里,我是键盘手来着。贝斯是进了高中才接触的。」

----为什么会选择学习钢琴呢?
「为什么会想学这个真是完全不记得了,听说是我自己说想学的。如果没有学钢琴的话,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这是非常有用的经验来的。很多时候作曲也会先从钢琴开始。」

----第一次觉得"我说不定真的很喜欢音乐啊"是什么时候呢?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在音乐课开始之前会有一点时间,我弹了一下当时流行的曲子,周围的女生都边说着"好厉害"边投来尊敬的目光,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真是挺喜欢音乐的!"(笑)在我看来,那些"选择音乐的理由就是为了受女生欢迎"以外的玩音乐的人,我大概不会跟他们成为朋友」

----啊哈哈哈哈(笑)
「我想着,玩音乐什么的,肯定是为了受女生欢迎才做的啊!嘛,虽然一点也没有因此变得受欢迎(苦笑)」
【已经开始受欢迎了lefty桑( ; ; )

----当时和歌词太郎桑组成的乐队是以翻唱为主的么?
「是的。我们都很喜欢THE YELLOW MONKEY,所以主要是翻唱他们的歌。当时的鼓手个女生,我们也会试着交换角色,由女生来唱主音,我打鼓这样子,有点像JUDY AND MARY(注4)那种感觉」

----那真是非常充实的校园生活呢。
「初中的时候参加了足球部,所以也和很多人有交流,算是朋友比较多的那种。」

----是会在课室中间的那种角色么?
「倒是没有中心人物的感觉啦...倒不如说,我和那种自认为自己是班上的中心人物那种人,大多合不来。」

----感觉"合不来"的条件清单快出来了呢(笑)认真想做音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高中二年级的时候,组了一个完全是唱原创作品的乐队。那是和比自己年长的人组成的乐队,很自然地就陷入了音乐当中,开始了长时间泡在live house的日子。」

----学校也不去了么?
「啊不,学校还是有去的。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live彩排的时候,我就从家里扛着扩音器和贝斯去学校,到了午休的时候,就跑去跟老师说"对不起,因为由有彩排,所以我先回去了!"惹怒了老师还是去了live的那一边。」

----那,高中毕业之后就走上了音乐这条路么?
「是的。虽然在那个乐队里我没有写过什么曲子,但是朋友的游戏小组里的一些音乐全是我作曲、编曲的,所以也培养了作曲的能力。总觉得那个乐队解散了,才会有今天的我。」

----那之后就开始了niconico动画的生涯了么?
「按时间上排序的话确实是这样的。因为那个乐队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解散的时候我就在想,这往后是要怎么办才好呢。不过我也没想过要做音乐以外的事情,所以开始接一些音乐相关的活来做。就在那个时候,忽然和很久不见的歌词太郎取得了联系...说来到底是怎么联系上的来着」

----这个可是重点哇!
「"我要开live了,你来看一下嘛"受到了这样的邀请,所以就去见了很久没有见的他。看了之后觉得,他果然还是在唱着很棒的歌啊。然后,恰好我们都处在事业上的空档期,所以就说起了要不要一起做音乐。那个时候,谈到了"最近niconico动画好像蛮有趣的样子",那不如投稿试试看吧?就怀着样试试看的心情开始了。但是最初的时候真是摸不着北,连唱见动画里面的音乐到底是能用还是不能用都不知道。从那样一种状态慢慢开始的,随着歌词太郎的再生数的增长,有一些听众对我说"lefty桑,不试一下创作vocaloid的曲子么?"然后在朋友的帮助下,up了自己的vocaloid曲,忽然冠上lefty monsterP这个头衔,总想着要制作点什么才行。」

----确实如此(笑)。但是忽然被说"不做一下v家的曲子么",不会有抵触心理么?
「vocaloid音乐本身也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我其实蛮感兴趣的,只是一直觉得门槛太高,我一个人做不来。但是在tarutoP还有周遭的一些朋友的帮助下,后来up的那首歌就是ホシアイ。」

----初投稿忽然就大热起来了呢。
「我倒是没有这样的感觉。觉得是天月君,还有一些唱见唱了之后才慢慢传播开来。不过确实,那要比我至今做过的活动,能让更远更多的人听到,给我评论,有了这样的实感。」

----虽然曲子被人唱了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但是原曲如果不行的话,也是不会得到认可的哦。
「关于这个,应该说是自信还是什么好呢,真的给了我很大鼓励。在评论里看到说真是一首良曲的话,真的就能转化成自己的活力了。当然也会有批评的声音,那种时候我就会发现,原来还有人会这样认为啊。我对言辞凌厉的批判还是会感到很受伤的,因此也吃了不少苦头(苦笑)。」

----嗯,确实是这样呢。ホシアイ的投稿是在去年的六月,在那之后真是势不可挡地发展起来了呢。
「我觉得那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和歌词太郎组了イトヲカシ这个组合。因为有了这个,才接受了ニコソン的采访上了杂志。但是最近,作为P主想被更多的人所认识这个想法变强烈了。当然イトヲカシ的音乐让人很舒服,活动也非常开心,这往后也会继续坚持下去,但是作为lefty monsterP个人也想被更多的人所认识,这样的愿望最近在不断地膨胀。」

----这样子各自变得强大起来,イトヲカシ也一同变强大的话,就是理想的状态了呢。
「是的。我觉得,经过切磋和磨砺,各自的活动可以在イトヲカシ里还原出来的话,就是最棒的。因此,已经到了作为个人也不得不成长起来的时刻了。」

----lefty桑的曲子,摇滚的话会用贝斯来演奏,也有舒缓的曲子,还有像叙事诗一样的作品,真是涉及面非常广呢。在作曲的时候,会不会有意识地去怎么做呢?
「写什么类型的曲子都好,我都会想着要写得容易上口的旋律。第一章节和第二章节显得混乱也好,副歌的部分会向着听起来容易的这个方向走。不过说起意识到的部分,也有无意中形成的部分。不仅限于音乐,在跳舞的动画里也好,还有之前的游戏实况也好,在不同的领域让别人感受到欢乐这种心情也非常强烈。因为这样,也在不同的领域里做了尝试。被说了"lefty桑真是什么都会啊!"的话,果然还是会很开心的(笑)」

----事实上也是个全能型选手啊。vocaloid、贝斯,钢琴...
「但是从从前就一直被人说技能贫乏(苦笑)。要是能摆脱贫乏这种状态就好了...但是实际上还是很贫乏的(笑)」

----不知道怎么的,一听到贫乏总会联想到和钱包有关系。
「不过怎么说呢,我倒是觉得通过音乐没有变成大富翁也没有关系哟。当然我是想靠音乐挣钱吃饭的,但是不用过得很奢侈,可以用来搞活动,然后得到大家的支持,一点一点地存下来,再拿出来投资到音乐上,能够这样子循环就足够了。」

----这是从音乐里获得的钱最棒的使用方式啊。另外,曲子里总会有着明确的想要传达的信息这一点也是lefty的特征呢。
「那是我特别用心的部分哦。现在这个时代,不是有很多灰暗的曲子么,我总觉得那也是可以转化成为正能量的,想写出那些听了之后就会觉得"明天还是可以继续努力的"的曲子。」

----是天生的乐观主义么?就算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也好,想着"嘛?算了吧"就会让它过去的类型么。
「算是吧。想着人生在世总有一死嘛,所以还是活得快活一点好啊。顺应自己自己的心意做些让自己愉快的事情和一些开心的事情的话,结果会顺利的可能性也会比较大,拼了命去做的话,会和迷恋的东西更紧密地联系起来。所以最近真是不怎么考虑后果地去做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到底是为什么呢。反过来说,可能是因为至今为止都没有这样活过吧。以前所在的乐队,曲子也好,乐队的命运也好,都是掌握在别人手里的,自从变成了孤身一人之后,我才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想做怎样的音乐呢?」

----从那之后就开始顺着自己的想法,回归音乐了么?
「发现到头来我还是很喜欢音乐的。在那种时候,归根究底的,不就是按自己的喜好来选择了么。」

----如果什么事情都苦思苦想,最后反而会一事无成对吧。
「这个不仅仅是音乐,对工作也好,其他任何事情也好,如果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总会想尽办法找到坚持下去的路。因为内心的矛盾和犹豫并不存在。」

----关于乐手方面也想问些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很具冲击性的表演形式,这让人印象深刻。
「我觉得所谓的live,不仅仅是听觉,而是视觉,还有会场内的那种气氛所带来的欢乐所组成的。让大家在现场可以容易的感受到"live果然是很开心的"就是我想做的表演形式。贝斯不是一般都在退后一步的位置么,我也曾经想着要在前面卖力地演奏,但是最近这个想法有所改变。」

----是变成怎样了呢?
「イトヲカシ的话,我希望大家可以更加用心地去听歌词太郎唱歌。如果过于关注我的话,不就不能够好好听他唱歌了么?最近开始有点担心这个。」

----变得重视整体的平衡了对吧。
「感觉就像减法一样。我在台上退后一步,就可以更加突出歌手了。总觉得现在才真正成为了大人啊(笑)」

----但是,根据不同的曲子,也是可以表现一下自己的对吧。
「是的没错。我想在一个live里,能表现喜怒哀乐四种情感。在以组合这种形式的演出里,要是能以各种各样的衬托方式来演出的话也会非常棒。有着各种的场景,对应的有着不同的编排,也可以更好地表现自己。为此,不争取多一些演出的机会可不行,所以也想多参加一些活动。」

----想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同时也把更多的欢乐带给大家是么。
「最后,要是大家能感到愉快,这个是很重要的哦。我曾经参加过一次cof的live,虽然只弹了一首歌,但是观众里第一次来live house的人,居然占了总人数的一半以上。nico动画相关的live,这样子的观众还蛮多的。我们在今年初春的路上live也是,说是第一次来看live的人也很多。这样一来,我们就责任重大了。如果一不小心给人留下了"还不如回家听CD起"的印象的话,可就剥夺了那些人以后在live会场感受音乐的体验了。作为一个时常站在舞台上的表演者,为了让大家感受到live的乐趣,是有责任把各种各样的欢乐带给大家的。在nico动画里,不是混杂了很多业余爱好者和一些专业人士么。因此也常常有人会说"啊,好的好的。专业人士来了",我觉得那样子是不对的。业余爱好者也好,从收了人家的钱,想着要表演点什么给观众的那一刻起,也就变成职业的了。」

----这个啊,没有这种觉悟的人,可是完全没有这种自觉哦。
「但是话又说回来,即便是这样还是得到大家支持的人,那他所传递出来的东西肯定也是好的东西,光是意识到那一点其实也没有什么优越感可言。如果不能给大家带来好的事物可不行哦。不好吃的饭馆马上就会倒闭了。」

----确实如此呢。关于今后的计划也想问一下。
「イトヲカシ接下来会有大动作,大家敬请期待」

----那个人方面又如何呢?
「我想自己出个vocaloid曲的专辑。构想的话希望能在明年年初实现。也想搞与之相对应的live。明年也有很多想要努力去做的事,想打破既有的范畴,或者说,想要超越既有的模式。因为我以前也是玩乐队的,所以很想让大家知道,不仅仅是nico,世界上还有很多被埋没的但是却很棒的乐队。很想把好的东西介绍给大家。这样一来,会有更多的人发现活着真是有各种各样幸福的事情。这样子的文化是很棒的,想到更广阔的地方去尝试挑战。嘛,虽然实现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也很重要哦,这其实就和刚才说的「人生在世总有一死」的道理是一样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
「我对于音乐有着这样一种憧憬,像有人把新的CD带去学校,放入CD机里给大家听,然后有人说,这个很不错嘛!这样子的感觉。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愿望坚持至今,自己写的曲子要是能被大家认可,能听到有人说"很棒啊"的话,真是可以多吃几碗饭!(笑)」

----自己传播信息的同时,也希望成为周围人的纽带对吧。
「希望成为传递各种东西的桥梁。虽然在人群里和大家同步说着同一个东西不错这样子会比较轻松,但是跳出固有的模式,会发现与这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艺术和演出,并将其推广。我觉得不知道这些就死去的话,是很可惜的事情。」





(2.5songMATE Vol.12より)

-------------------end------------------
注1:小仓隆史外号也叫lefty monster。
注2:バーコードバトラー:光码游乐器,是款游戏机,那游戏叫光码战士。
注3:セガサターン:世嘉土星,也是个游戏orz
注4:JUDY AND MARY:是一个主音是个女生的乐队。





------------------------------------------
free talk:
今天翻好了十二月号的亲妈杂里关于lefty的采访。
好久不翻杂志了!
之前没有想到会有lefty的专访,我还时常和亲友说,为什么只有歌词一个人上杂志呢( ; ; )
寂寞的心情真是难以言喻。

一直说着自己是为了受欢迎而玩音乐的lefty,和一直说自己不受欢迎、只喜欢音乐的歌词先生。
怎么想都觉得又好笑又无奈。

那天sotibi酱在评论里写的一句话我非常喜欢:
人和人之间的羁绊是很奇妙的事情
不管是最初的相遇时机
还是渐渐迎来的变化契机
每一步都惊险万分
所以能够这样的去珍惜 真是太好了。


第一次看这个专访的时候我在候机,凌晨一点半的飞机只有看看lefty才不会睡着。
一开始的时候觉得真是好搞笑,什么不能成为朋友的list什么的,lefty别闹\(//?//)\
越到后面越发地认真起来,看到他说想大家更好地倾听歌词唱歌的时候真是忍不住哭了。

虽然一直觉得lefty桑就是这样做的,但是听他本人说出来,还是觉得又感动又难过。
明明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定是我太喜欢了,所以才会特别触动。

lefty一直都很安静的感觉,虽然吐槽歌词先生的时候会不遗余力(笑
但是他很少说自己的事情,也很少讲关于自己的想法。
这次可以有专访,真是非常感谢ニコソンさん( ; ; )

还有感谢那些和我一起喜欢着lefty的小伙伴们。






阿塞
2013.11.22

【翻译】イトヲカシ第二次对谈【杂志】


歌い手伊東歌詞太郎とボカロPであり奏者のレフティーモンスターが組んだユニット、”イトヲカシ”。

【撮影協力】大江戸温泉物語(東京都江東区青海2丁目6番3号)
【2.5song mate Vol.7(2012 2月号)より】

【歌词太郎旅游特辑无误】



歌词和lefty桑时隔半年的第二次两人访谈

【两人身边的变化】
lefty:我的体重增加了!
——果然是身边的变化啊....
lefty:“身边”的“身”嘛(一同笑)因为之前有坚持去健身,最近太忙了,完全没有时间。某天忽然站上了体重计....发现那是前所未有的人生最高体重啊!
歌词:虽然体重增加了,但是新陈代谢还是很好不是么,一定会瘦下来的,没关系!

——那歌词桑的变化是?
歌词:没有。不过双亲因为担心我,某天忽然来了我家,帮我打扫卫生什么的。然后还顺便把大家送给我的慰问品带走了...(一同笑)这算是近期最大的变化了吧。
lefty:那我送的入浴剂岂不是给歌词的双亲享用了?!
歌词:托您的福,一家一起享用了。(笑)

【关于イトヲカシ】
歌词:确实,五月的时候我们还不叫这个名字呢。那时候想着要是能让大家知道我们两个举办的这些活动就好了,于是才有了“イトヲカシ”这个名字吧。
lefty:名字也思考了很久哦。啊,顺便一提,“イトヲカシ”可不是因为“伊東歌詞太郎”哦。
歌词:古文里不是有“いとをかし”这句话么,那是很感兴趣的意思,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情绪上很感兴趣的意思吧,不是funny也不是interesting哟。
lefty:因为我俩都很喜欢日本,也很喜欢日语,所以想要那样的方式表现出来。


【两人的高中时代】
歌词:我们两个是同一个高中的。不过那个时候我专注于校外的唱歌和演技的学习,基本上没有留下什么高中的回忆。现在想来,确实有点后悔。
——这也是不成为大人之后,无法知晓的事情。
lefty:那我可比你青春多了。因为在校外也组了乐队的关系,我整天都背着乐器、拿着扩音器去上学,到了午休的时候,就去跟老师说“对不起,今天有演出,我要早退。”(笑)
——高中是那么容易早退的么?
lefty:一般没那么容易的。老师一边怒气冲冲,一边吼着跟我说“你个笨蛋,给我快去快回!!”(笑)真是受到了老师的特别优待的。

【想要直接说“谢谢”】
歌词太郎说,为什么我喜欢能和大家接触的场所呢。那是因为可以面对面地对大家说“ありがとう”。因为活动变多了,也收到了很多人写给我的信。最近发现了一个读信的绝招哦,那就是无论多晚也好,回到家里或者酒店之后,要把当天收到的信读完。那样子可以边回忆大家的脸,一边看大家写给我的信,会更能感受大家给我带来的力量。



【2.5song mate Vol.7より】


【注】
「いとをかし」は「とても趣がある(興味深い)」という意味です。
「いと」は「とても」の意味。
「をかし」は「趣がある」「興味深い」という意味です。

清少納言の「枕草子」の第一段に出てくるのが有名です。
http://www.h3.dion.ne.jp/~urutora/makuranosousi.htm

【翻译】关于歌词和lefty桑【杂志】


关于歌词和lefty桑

两个人在一起做什么都很开心,叫“亲友”的话似乎有点羞耻啊,叫“同伴”的话又好像不够亲近。
因为彼此熟悉的关系,聊天也是频频吐槽对方。

歌词和lefty在中学时代就认识了。
直到前年(2011年)才偶然又碰了面。
那时候lefty桑问歌词,“你现在在做些什么啊”
歌词说,“音乐~那你呢”
lefty桑说,“音乐~”
然后两个人一起说了“还在玩音乐啊,你是笨蛋么”(笑)

【再会的契机】
歌词:我邀请他来听我的不插电演唱会。自从那次之后,他就无法忘记我了...
lefty:我们是恋人么!(一同笑)不过,从中学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他声音很棒。于是很想和他合作一下,之后就一起在nico上投稿了。


【2.5song mate Vol.4より】




阿塞

3013.05.19

【翻译】关于歌词先生和天月【杂志】



歌词太郎刚接触nico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也不认识nico那些唱见。
就那样发了首歌,后来有个人在推上说“这个人唱歌很厉害啊,大家都来听听”。
歌词看到有不相识的人帮自己宣传曲子,觉得很感动。
于是在回复里说“想直接向你道谢,请把skype的id告诉我吧!”
那个人虽然觉得唐突,嘴上说着“歌词太郎桑你好像不太懂nico的礼仪啊”,但还是把id告诉了自己。

那个人就是天月。

【2.5song mate Vol.4より】


追记:
念主只是歌词入门。
最近在翻旧杂志,如果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请指正><
希望能和喜欢歌词桑的大家成为朋友!

追记2:
po上围脖居然被转破百了( ̄口 ̄∥)
感到了吃惊...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是为了看看歌词和lefty桑才去翻那本杂志的QvQ
lefty桑感到了忧桑....



阿塞

2013.05.19

【翻译】2.5song COF对谈【杂志】


【一直等待的话就永远无法开始】

(天月、はしやん、kony、歌词太郎四人对谈)

天月召集了はしやん、kony、歌词太郎作为主要演出者,开始了名为“Circle of friends”的巡回演唱会。
他们不满足于东京都内和主要城市的live和活动,平时不能来看演唱会的人,就让自己去见他们吧,怀着这样的心情把计划成为了现实。
演出在即,已经干劲满满,气氛融洽的他们,展开了一次游戏形式的对谈。
让我们一起享受无顾忌的、脱线的、自由的气氛全开(笑)的四人派对吧!

-----对谈开始的分割线-------

——Circle of friends(以下简称COF)的组成原因是?
天月:我握手会的时候去了很多地方,但是那些都是主要的一些大城市,所以一直很想去一些平常不会去的地方开live。因为有了这个想法,自己便悄悄地做起了计划。我在生放送的时候,私聊了はしやん。
はしやん:天月问我“要不要来?”,我马上就说“要去要去!”。
天月:那之后我也问过很多人,但是因为时间定在年末,大家都很忙,最后定下来的主要成员就是现在这些了。然后在COF的生放里,做了问卷调查,问大家希望我们会去哪个城市,希望能买到怎样的周边等等。

——那说是和听众朋友们一起计划的巡回演出也不为过呢。最近被天月君邀请的时候,大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はしやん:想做就做吧!那时候是这样想的。
kony:我当时想,天月对live很执着的应该没问题。
歌词太郎:我想着圣诞也好,年末也好,我都是很闲的,于是马上就答应了!(笑)实际上去看了日程之后发现,果然是没有安排,所以说,天月君的“这家伙应该有空”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一同笑)

——巡回演出这种形式的live,大家是第一次么?
歌词太郎:是第一次。

——那对live会感到不安么?
天月:我作为主催,确实有感到不安,但是跃跃欲试的心情更胜一筹。
kony:我大概就是保证自己在坐车移动的过程用不让尻死掉就好了吧。
歌词太郎:我可是相当不安啊。那并不是对live感到不安,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会不会有人来看呢?我想着,要是我们做了各种的努力,能让大家感兴趣,然后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的话就好了。但是直到结果出来以前都感到非常不安。最后,从工作人员那里得知,真的聚集了很过观众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基本上完售了呢。那也证明其他地方的大家也一直在期待这次的演出,很值得高兴呢。
はしやん:真是幸好做了调查问卷。但是也会有说“没有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啊”这样的声音,真是非常抱歉。

——想要一次巡回走遍所有地方果然还是太难了。
天月:所以第二弹也在考虑⋯⋯
歌词太郎:会有第二弹么?(捧读)
kony:呜、呜哇!难道是在今年夏天么?(捧读)
はしやん:你们这群家伙,总是这么心血来潮!(一同笑)
天月:但是,总有天想去到札幌和福冈那些地方。
はしやん:冲绳也想去!
歌词太郎:要是去冲绳的话,想要2.5songmate能给我们做采访啊!!(笑)
(注:之前亲妈杂有去冲绳做米酱的特辑www)
天月:另外,四国也想去。
はしやん:八十八所!
(注:四国八十八所是指日本四国岛与弘法大师(空海)有渊源的八十八个佛教寺院。)
歌词太郎:像青森、新泻之类的呢?
はしやん:新泻!大米!酒!
天月:听人把话说完!(笑)
歌词太郎:绝对不会让大家后悔的!
kony:我在来东京之前,一直住在山形县,基本上不会有什么live的,所以我很理解那些地方的人的心情!!
天月:这种机会真是非常难得,希望能够来的人不要留下遗憾,一定要来哦!
歌词太郎:我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天月: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让我抄一下tvb吧QvQ




-------------

【2.5song mate Vol.7より】


今天先翻到这里吧><
希望每天都可以坚持更一点w
看着元气满满的他们,觉得自己也会变得有干劲啊!
说来,想到那些平时没有什么live的地方去开演唱会这种想法,歌词桑也经常说起呢。
于是他和lefty桑去了【x

COF我也很想去看啊。
除了因为歌词他们之外,我还想去看看我喜欢的和声妹纸QvQ
以前看live的时候就觉得她声音好棒!而且和声唱得好好。
要是下次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给她带慰问品啊><

今年下半年歌词和天月的live都排满了吧。
希望大家都可以顺顺利利开开心心!

嗯,今天可以早睡了w

2013.05.27

------------------------------------------


今天补了5月26日的歌窗。
果然一个人的生放有点寂寞QvQ
------------------------------------
(今天翻译一下四人对谈的“关键字对谈部分”)
◆关键字×谈话规则◆
1.每人抽一张写了关键字的卡片。
2.自己不能看自己抽到的卡片,要把它举在头上。
3.谈话的主题由参加者以外的人提出,然后开始。
4.一旦说了自己抽中的关键字就算输。
※必须参与谈话。
※投给自己的问题必须回答。
※可以说其他人抽中的关键字。

【COF里面特别在意的是什么?】
◆抽中的卡片◆
天月:【曲顺表】
kony:【舞台】
歌词:【live】
はしやん:【はしやん】

はしやん:歌词太郎觉得最能表现自己魅力的东西是什么呢?
歌词:魅?魅...么,是我的心灵吧(一同笑)【歌词你是有多谨慎www
はしやん:不要说得那么抽象,说具体一点的东西吧。
歌词:想进行巡回演出啊。kony君准备在COF上表演些什么呢?
kony:果然还是...cosplay吧?【kony你也好谨慎www
歌词:原、原来如此(笑)
天月:kony不是首先要把歌词记好么?
はしやん:那个!!确实因为记词的原因被说过一次呢。
kony:如果要说什么借口的话...还是不找借口了!
はしやん:不说么(笑)。这么说来,live的话首先要决定好的东西是什么呢?
歌词:这个也有很多哦。
kony:演奏者啊、会场什么的...
はしやん:天月君觉得live上要决定好的东西是什么呢?
天月:因为有现场乐队,果然还是想做点什么。
歌词:编辑桑,这个没法玩下去了哟!!(笑)
kony:基本上是平时不会说的词嘛。
天月:歌词桑在巡回之前,大概还有多少场live呢?
歌词:大概有两场。
kony:是怎样的live呢?
歌词:这个嘛,是很棒的live吧...
kony:啊啊啊啊啊啊!说了!(笑)
はしやん:好开心——!!!
天月:神展开了!!
歌词:可恶!!!!这个太不甘心了!下一轮!让我们进入下一轮吧!

【这次巡回里想做的事情】
◆抽中的卡片◆
天月:【观众】
kony:【kony】
歌词:【天月】
はしやん:【周边】

天月:大家想做些怎样的周边呢?
kony:我想做布艺发圈!天月做的是腕套,好羡慕啊。
はしやん:kony布艺发圈啊。那其他呢?
kony:嗯,kony酱布艺发圈也不错!
歌词:说了!!
はしやん:太棒!!!!
天月:干得好!!!
kony:不是吧!!这种明明是绝对不会说的关键字啊!(一同笑)

【COF的看点是?】
◆抽中的卡片◆
天月:【朋友】
kony:【合唱】
歌词:【嘉宾】
はしやん:【伊东歌词太郎】

kony:像这次这样,是好朋友一起组织的live,真是很开心。
はしやん:嗯嗯,最棒的看点是什么呢。
天月:我们感情好!
はしやん:那就是说...我们是...?
天月:同伴?
歌词:一句“同伴”就想打发我们么?不对吧!
はしやん:才不是这么廉价的词!
歌词:才不是这么随便说说的词!
天月:亲友!
歌词:Circle of friends,等于?
天月:亲友!!
歌词:不要这么坚持这个!(一同笑)
はしやん:那么Circle of friends翻译过来是?
kony:朋友之环!(放慢了速度)朋~友~之~环~好的跟我说一遍!
はしやん·kony:朋~友~之~环~好的,再说一遍!朋~友~之~环~
kony:没出声的那两个!!快跟着说!朋~友~之~环~
歌词:天月君已经不会上当了!(笑)【歌词你真聪明www
はしやん:那没办法了。我们换个话题吧,歌词太郎桑...
歌词:啊、说了!!
はしやん:呜哇!我明明有点猜到我的关键字了!
天月:还想骗我上上当...はしやん桑完全不够道行啊!(笑)

----------------------
今天先到这里吧w
觉得天月真是好谨慎啊!不愧是主催www
不过他抽选的关键字都太难用到就是了(๑′ᴗ‵๑)



2013.05.30

----------------------------------------


5月30日

【在COF巡回的地方,想吃的东西是什么】
◆抽中的卡片◆
天月:【寿喜烧】
kony:【鳗鱼泡饭】
歌词:【吉备团子】
はしやん:【牛舌】

kony:前一阵子去仙台的时候,吃了一个像火山一样咕噜咕噜冒着泡的、非常热的拉面,其中用牛舌代替了叉烧,真是非常美味哦。
天月:说到仙台的话,果然还是牛舌啊。はしやん桑呢,觉得什么比较好?
はしやん:我啊,我想吃广岛的那个!放铁板上翻炒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天月:广岛烧。
はしやん:不是那个!
天月:广岛烧。
はしやん:是另一个~?(说着把脸靠近了天月)
歌词:はしやん桑好可怕(笑)。郡山的话,就是喜多方拉面吧~♥
天月:宇都宫呢?
はしやん:饺子!名古屋呢?
kony:味增吉列猪扒。
天月:凉糕!
はしやん:好想吃鳗鱼泡饭。
歌词:我也想吃!但是好贵。
天月:kony,对谈的时候不要玩iphone啊!
kony:我在看推特啊。
はしやん:那样的话,屏幕上会反射卡片上的关键字哦!
kony:はしやん桑!!请你看着我的眼睛!!!
はしやん:(近距离盯着kony看了15秒)镜片上反射的关键字要被看到了!!
天月:呐呐,鳗鱼泡饭是什么...
kony:鳗鱼泡饭啊...
はしやん:啊!!(笑)
歌词:kony君!!恭喜你!!
kony:一和はしやん桑四目相对就什么都忘了(苦笑)


从这里开始,抽选的关键字由自己写。话题是...

【旅行必须带的东西是?】
◆抽中的卡片◆
天月:【牙刷】
kony:【iphone】
歌词:【回忆】
はしやん:【钱包】

歌词:需要一个性格好的人。【我看了三遍,这回答的到底是哪个问题QvQ
はしやん:同时,也需要一个坏人。【你俩都是坏人QvQ入正题吧!
天月:旅行袋里要装些什么呢?
はしやん:我知道!是梦想!
天月:那个不错。
はしやん:还有,希望!还有,干劲!还有,上台的思想准备!
天月:不错不错。
kony:天月呢,会带些什么?
天月:我想想,首先是牙刷和...
歌词:天月君上钩了!!
はしやん:太单纯了吧!
天月:太大意了.....
(注:这一题抽中的卡片上,原来写的是天月是【钱包】,はしやん是【牙刷】,不过剧情发展不太对,所以我在卡片那里把两个人的关键字换过来了w)

【无主题】
◆抽中的卡片◆
天月:【哈?】
kony:【iphone】
歌词:【圣诞节】
はしやん:【吵死了】

kony:大家平安夜会做些什么?
天月:我们几个要提前进场准备,歌词太郎桑不是有live么?live结束之后打算做什么呢?
歌词:和un:c桑聊天吧。
はしやん:24日的live叫什么名字来着?
歌词:我想想...グランドファイナーレオブサイヤーin什么的(一同笑)
【求大神!!!歌词说的这个是什么高能词QvQ我把谷歌戳烂了已经orz】
はしやん:诶?真的叫这个么?
歌词:并不、我只是忘记了名字而已,失敬失敬(笑)【【【【【
はしやん:(看着iphone)看看这个可爱么?
天月:可爱哟!说起来,kony是爱疯几来着?
kony:...S!(一同笑)
天月: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啊!(笑)
はしやん:S是什么啊(笑)
歌词:はしやん桑最近又遇到什么好事么?在可以说的范围之内(笑)。啊,不过这种进攻方式有点罪恶感啊...还是算了吧!
天月:搞什么啊(笑)
はしやん:原来如此!!(忽然把脸靠近天月)天月酱!
天月:我说,放弃这种强制战略了好么?(苦笑)
はしやん:才不是强制战略。这可是我经过理性思考之后重复使用的战术。
天月:(华丽的无视掉了)好想换爱疯五。
歌词:啊、天月君是4么。
はしやん:爱疯4S。
kony:我也想换五。
はしやん:什么五?
kony:史提芬乔布斯的那个(苦笑)。
歌词:已经暴露了啊!!(一同笑)
はしやん:笑到我肚子痛了!
编辑:要中断一下么?
はしやん:这有点可怕啊!
编辑:已经有人知道自己的关键字了么?
kony:虽然还在猜测,不过大概知道了。
はしやん:我也大概知道我的了。
kony:不,我觉得はしやん桑还不知道。不过天月那张怒刷存在感啊。看到瞬间真是笑死的心的都有了。
天月:我,也大概猜到了。
はしやん:啊不、不可能知道的。要是这都能猜中的话...
天月:哈?
歌词:那只有kony君大概知道了。
编辑:那这局算是打成平手了。大家翻开自己的卡片吧!(全员看着卡片爆笑)
はしやん:天月,刚才说了自己的关键字啊!!
歌词:非常自然地。
kony:真是笑死人了。
はしやん:我明明觉得能让他一下子说出来的!

【最后的谈话关键字 由COF的工作人员提供!】
◆抽中的卡片◆
天月:【哈?】
kony:【巴士】
歌词:【吉他】
はしやん:【大阪】

天月:不会写了什么口头禅之类的吧。
kony:歌词太郎桑,这次的live你会带吉他去么?带去生放送什么的。
はしやん: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坐过巴士。
歌词:什么时候?
はしやん:去郡山的时候。那时候喝多了,把〇〇吐到了窗外。然后喷到了坐在后面巴士的川田君...
歌词:呜哇...太悲壮了。
天月:最近都是坐新干线,坐车有点新鲜啊。
はしやん:我才那个时候起就没坐过了。和天月由于live要去大阪而坐了深夜巴士...
天月:好厉害!!
歌词:太棒了!!
はしやん:(看了看自己的卡片)哇、这个写得太好。一击必中啊!
天月:想着要是说交通方面的话题,肯定是kony中招才对啊。(一同笑)

【番外篇☆No English GAME】
※谈话中不能带英文单词。

kony:(玩着爱疯)这个是?
歌词:移动电话!
はしやん:用手指点击、操作的东西。啊,说来,我们的公演也快开始了呢。
歌词:12月才开始。
天月:起了个好名字啊。
kony:朋友之环!!
...........
※发展成了完全没法记录的大脱线谈话(笑)※


------我是暂告一段落的分割-------

好的,总结一下成绩就是,歌词输了1次,其他仨分别中了两次w
(如果天月的那个“哈?”也算上的话)

之后就是编辑桑准备的惩罚游戏了。

算是真心话之类的吧。

然后はしやん说了自己要是女生的话,会选天月作为交往对象,然后大家吐槽歌词太郎是绝对不能选的w
(详细之前也翻过了,这里就不说了)

另一个就是,歌词太郎说自己吃芦荟的黑历史w(嗯,这个也翻过了也不说了)

于是天月和小伙伴们的四人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次的内容有点多,谢谢大家看到最后。



日语修行中的阿塞
2013.5.31(啊 不知不觉到了歌词本的发售日!)

---------------------

这里放上芦荟的部分:


COF的四人对谈里,编辑和他们玩了一个“关键字”游戏。
具体怎么玩,我们下次再说www
游戏结束后,作为惩罚游戏,他们玩了“真心话大冒险”。
其中一条是歌词桑说的:

【我的黑历史】

以前很穷的时候,曾经自己种芦荟来吃(全员沉默了)。
诶诶!你们找个人说句话啊!(笑)

------------
【2.5song mate Vol.7より】



歌词桑你以前到底有多穷你说QvQ
吃芦荟什么的QvQ哭死
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吃芦荟的!!!!!!【


----------
追记:
伊東歌詞太郎 @kashitaro_ito 5月17日 隠さずみんなに話せます!!ポトス(観葉植物)も食べました!RT @yuki_sakura_49: @kashitaro_ito アロエ食べた過去は…?

【歌词:毫无保留跟大家说了吧!我把我家的绿萝(观赏植物)也吃了!】


2013.05.21

--------------------------------------

补上女生交往的部分:


はしやん、コニー、歌詞太郎、天月四人对谈

【如果自己是女生的话,会和这四人当中的谁交往呢?】
はしやん:绝对是天月!一定会被好好珍惜的感觉,因为天月很诚实。
歌词太郎:那我呢?我也很诚实啊(笑)
はしやん:歌词太郎实在太喜欢音乐了,总觉得关键时刻可能会跑向音乐的那一边!
天月:会搞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喜欢自己。
歌词太郎:我明明是很坦诚的人啊!
kony:他跟谁都说同样的话!差评!
はしやん:如果我是歌词太郎的女朋友,某天忽然听到自己的朋友说「歌词太郎桑说我很可爱哦」的话,我一定会很生气的!?
歌词太郎:啊⋯⋯原来如此(苦笑)


【2.5song mate Vol.7(2012 2月号)より】

追记:
安夏说,歌词是“伊东大众情人太郎”【x

天月有说过他是伊东异性缘太郎,但他本人说他完全没有异性缘,而且好像还是有点女性恐惧症那种。

在推特和生放都说过几次之前跟女孩子发生过不愉快的事,又是被耍又是遇到过性格很奇葩的女孩子,说自己很不受欢迎,所以现在才跟男孩子【。

说是有一次被一个女孩子告白,接受了之后跟女孩子一起回家,到了车站女孩子说歌词太郎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就分手了,才40分钟而已.........很多年之后才反应过来那个女孩子估计是惩罚游戏才被迫告白的。

他自称是完全没有异性缘从来没交过女朋友那种,说自己不受欢迎,kony说他是太穷酸了......


2013.05.18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