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塞

【REPO】20160716 バズフェス

我今天!
终于有空看完了凉凉的巴斯肥死repo!
太满足了!好开心!
特盛り的lefty啊哈哈哈哈⁄(⁄ ⁄^⁄ᗨ⁄^⁄ ⁄)⁄
吐气扬眉!凉妹好样哒!

虽然没有去到现场,不过有详细的repo真是比什么都开心,这么一来,代表团的回忆也会成为自己的回忆(≧∇≦)

今日も幸せだ‼︎


说来taru酱那有且仅有一件的周边T,真是太让人羡慕了!不过唯一一件给了taru酱也納得啦。
我也想看踮起脚跟歌聚咬耳朵的lefty桑啊⁄(⁄ ⁄^⁄ᗨ⁄^⁄ ⁄)⁄
还有一把拽起一只歌词什么的⁄(⁄ ⁄^⁄ᗨ⁄^⁄ ⁄)⁄
还有健壮的手臂什么的⁄(⁄ ⁄^⁄ᗨ⁄^⁄ ⁄)⁄

嘛嘛嘛嘛
我还是下去再发病了

谢谢repo的凉妹!
太可爱了!

凉海藻:

20160716 バズフェス@ZEPP TOKYO REPO




早上差点睡过但是好在赶上了飞机,从成田到会场累个半死,卡老板激励了我一路:その両足で(。存了包大约一点半到了会场,物贩的人意外的不是很多。东京真是热,北海道民感到了窒息。


买完goods就已经快要三点半了,所以比起吃棉花糖,跟卡卡两个人选择了去吃饭。排物贩的时候看到,这次STAFF穿着的T恤是黑色的,但是胸前的图案和GOODS的白色T恤一样,然后背后写着STAFF的字。会场旁边有个很大的摩天轮。





4点开始整理进场,这个时候我们的桃子,wuli桃桃终于赶来了,见到我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哇的一声就哭了.jpg(不。


 


这次场子是真大,桃子一进去就兴奋地叫个不停蹦蹦跳跳飞奔了起来,把别人吓了一跳。卡卡很懂的先站到了舞台偏左的位置方便我看leftyさん。这次离得还蛮近的,舞台长这样→





 


一整天直到开场前会场里都在放歌,而且都是曾经在巴斯辣鸡里面播放过的歌曲。等开场的时候我们三个就一直研究这首歌是第几期,那首歌是第几期,八期二稿是谁,十期一稿是谁之类的问题(。


 


五点的时候终于开场啦,灯光暗下来之后放起了ホシアイ,然后他们两个就跑了出来。这里我有点恍惚所以完全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完全是现场版广播的感觉。好像说了一些类似于今天不只有LIVE还会有TALK啊之类的。歌词さん穿了goods的白T恤,外面是深灰色的西装外套,黑色长裤,黑色鞋子。Leftyさん传了goods的黑T恤,黑色长裤。两个人都带了goods的红色手环,右手都拿了一个夹着MC稿的板子。歌词さん板子上的稿子一堆纸搞得乱糟糟的(。他们MC的时候一直拿着板子,歌詞さん的板子就一直乱糟糟的。有一个地方他一手拿麦克一手想要把纸翻过去一页,各种费劲折腾了好久。Leftyさん的刘海撇了上去,年轻十岁,苹果肌闪闪发光,胡子超级长,桃子说像山羊(。隔着T恤感觉Leftyさん肌肉好发达好健壮//////。那个goods的手环,Leftyさん戴着刚好卡在手腕上,歌詞さん戴着会掉到小臂一半的地方。两个人说了一堆,请上来了嘉宾,之后就跑了下去,Lefty跑的时候跳了一下跳的好高。


嘉宾顺序是,RADIOFISH、ミソッカス、GOOD ON THE REEL、黒木渚。每组嘉宾大概半个小时,每组的LIVE结束后为了重新设置舞台的器材,所以他们会请来刚LIVE结束的嘉宾上台一起聊一聊当作串场。


MC的内容好像大家已经REPO地七七八八了,我就不赘述了。反正就是Leftyさん打了歌词さん几下还轻轻踢了一下脚的位置,歌词さん也打了Leftyさん几下。还有Leftyさん拿着的板子不小心打到歌詞さん,还被歌詞さん埋怨。然后他们MC的时候是站在舞台的最左边,整个舞台是黑色的,只有一束强光打在他们和当时TALK的嘉宾身上,所以他们根本看不清台下。就算是看不清也还是要问有没有xx地方来的人,然后用手遮着光拼命看。问到北海道的时候我被卡卡强行举手,感觉一瞬间Lefty看了过来吓得我赶紧把手放下,周围人都回头看向我好羞耻(。


还有MC的时候说到雨降ってTHE,我们三个超大声:ALFEE!!然后遭到了围观。


嘉宾的LIVE也跳过吧,因为实在累的不行,除了跟着一起打CALL别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桃子萌上了GOOD ON THE REEL的主唱,还有ミソッカス的主唱长得有点像黄渤(对不起。


整场的嘉宾几乎都是跟Leftyさん有着联系,有的是写歌有的是编曲,然后就觉得Leftyさん真的是好厉害,给每个人写的歌都很符合那个人的氛围。


 


嘉宾的TALK和LIVE结束了,我跟桃子说,他们这样串场,等到自己LIVE之前要怎么办啊,难道不用换衣服么。说着tarutoさん就上来了,我想着:就是你了!(


黑木さん下台之后,他们两个还在继续聊。STAFF开始设置他们两个的还有乐队的器材。这次是两个键盘,架子鼓,吉他。舞台上摆着满满的吉他贝司。桃子一直期待着歌詞さん的大红电吉他,我们俩就一直在看台上的乐器还有STAFF,看着tarutoさん还有一如既往的眼镜STAFF,MC内容完全没有听。晚上聊天卡卡说起来我们两个一脸懵逼。


他们两个聊着聊着忽然演上了,一直说哎呀下一个就是我们上场了,但是没有串场的人怎么办呀,哎呀怎么办呀。这个时候tarutoさん就故意在他们旁边的黑暗中左晃右晃,我们就很配合的喊taru酱!他们两个就“喂!你怎么在这!你干嘛呢!”然后把tarutoさん拽到有光的地方夹在他们两个中间。


tarutoさん穿了一件前面有蜜蜂的黑色T恤,Leftyさん就假装问他你这穿的啥啊。桃子还发现蜜蜂的脸上有卷土重来的标志。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他的私服,台下大家都夸衣服可爱。但是他忽然转过来,发现衣服的后面跟这次GOODS的T恤一样,所以大家都欸————了起来。tarutoさん就说,这个蜜蜂是之前募集的这次FES的吉祥物,但是好像没有公布,不知道为什么就做了这件T恤,而且只做了一件给他穿了,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件。


然后聊了一阵子就跑下台了,留了tarutoさん一个人站在舞台上。STAFF扔上来一包GOODS,tarutoさん就开始介绍。介绍到最后还把手环忘记了,所以大家都举起手指着手环给他看(。taruto下台之后,イトヲカシ部分的LIVE就开始啦。


 


还是放了Crossfade开头的音乐,乐队成员先出场,之后两个人跑了出来。我还想着不会还穿之前TOUR的衣服吧,结果就是之前的衣服。歌詞さん白色衬衫,深灰西装,黑色长裤,黑色鞋子,这次的衬衫好整洁不知道是新的还是熨过了。Leftyさん白色藏蓝拼色的衬衫,黑色V领内搭,短裤,发光。


歌单→堂々巡り  ホシアイ  Share,we are  SUMMER LOVER(新  スターダスト(新  パズル  ブルースプリングティーン  Thankyou so much!!   安可→YOU


 


因为记得不全所以混在一起说了。我也不是故意一直看Leftyさん没有看歌词さん的,他被我前面的妹子挡住了,真的,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神。


Leftyさん这场一直在抱着贝斯转圈圈,转的好大圈而且一连转好多圈。转的我心惊胆颤的好担心他没转好一屁股坐地下。然后还会一下子蹦到台前来,然后又一下子蹦到右边柴田さん那边,又一下子蹦到鼓那边。忘记哪首歌玩累了直接抱着贝斯坐到键盘下面垫着的东西上去了。


歌詞さん他,很帅(小声。因为会场很热,前面的嘉宾都流了好多汗,顺着脸往下噼里啪啦掉的那种程度。但是歌詞さん的脸上只有脸旁边有几滴,汗全集中在脖颈子以下的地方。湿淋淋像水洗的,连西装都湿透了。


听桃子说歌詞さん唱パズル的时候摔了一下,对不起我没看见我反省。パズルMC的时候他哭了,声音完全都不对了。还说自己人生中只哭过两次,一次是出生的时候,一次是巴斯FES。(可他明明说过人生中哭过两次,一次是出生,一次是乐队得了第二不甘心所以哭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记错。


好像是说到哭的时候,Leftyさん说你可以来我这哭什么的,然后摆了个张开怀抱的姿势。歌词さん也开玩笑地冲他摆了个张开怀抱的姿势。这里记忆好模糊啊不太确定。


还有Lefty这次全程都是弹的贝司,パズル也是弹得贝斯,和声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听。Lefty的贝斯被灯光一照超级闪,能看到一束贝斯的反光穿过会场,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看到。歌詞さんMC的时候他抱着贝斯晃啊晃的,因为我不要脸一直看着他,那束光就一直晃我(。Leftyさん很喜欢冲观众挤眼睛笑,整个五官都挤在一起那种特别可爱。还会瞪眼睛。


歌詞さん是发现有人没有拍手或者没有大声唱歌,就会开玩笑地忽然一指观众一瞪眼睛然后超大声喊“喂!”,还是连续的指不同地方变换各种姿势各种“喂!”“喂!” “喂!”。


ホシアイ的时候惯例改词“在这个巴斯FES的会场……”。


这次Share,we are的时候,Leftyさん没有吹卡祖笛,是另一个我不太熟悉的键盘小哥吹的。但是Lefty桑还假装自己要吹,把嘴冲着歌詞さん伸过去要笛子,然后两个人一起哈哈哈笑。


关于两首新歌,SUMMER LOVER真的真的真的超级开心,大家一起甩毛巾一起跳一起喊。喊到S-U-M-M-E-R的M-M的地方的时候,他们两个会斜下45度张开手然后耸两下肩表示M-M,还让大家一起做,结果没人跟着做。他们就说怎么没人做!啊也是这样会打到旁边的人。然后他们两个就很开心的一直耸肩做M-M。甩毛巾甩的满场都是飞舞的毛巾纤维,写到这里我连打了两个喷嚏(。然后关于Leftyさん的RAP,我尽力了(躺。


スターダスト,不知道名字有没有记错。是9月要发布的出道专的另一首歌。唱歌之前还提到了KUJI ROCK。非常棒的一首歌,歌词里面还加进了いとをかし这句古文,也就是他们组合名字的来源。(不了解又感兴趣的大家记得去检索一下呀!


忘记说到哪里,又说了他们三个大男人去看星星的浪漫往事。说了对流星许愿什么的,根本就来不及,所以还是不要依靠愿望!要靠自己!


忘记哪里,好像是刚刚出场开始唱歌的时候,Leftyさん一个人在舞台左边跳起了Radio Fish的舞哈哈哈哈。跳了perfect human那个飞翔的动作,还有好像是新歌的扇子那个舞,总之笑死。


 


安可的部分。他们换了T恤跑了上来,歌詞さん还是在T恤外面套了深灰色的西装,领子那里估计是太着急没有理好,T恤突出来一块,好想给他理一理。Leftyさん走到后面键盘的位置坐下了,歌詞さん说接下来是最后一首歌了。大家都以为安可会唱两首,所以就在下面欸——————。然后就明显看到歌词さん慌张了,慌张的表情笑死,然后他好像刚想说点什么,STAFF那边就把灯光暗下来准备要开始了。他就在黑暗中握着麦克小小声嘟囔了一句“マジかよ(不是吧…”,台下大家都哈哈哈哈哈。


 


YOU开始的时候,舞台上忽然照下来两束白光在他们两个身上。一瞬间整个漆黑的舞台上只有他们两个在发光,感觉特别好看。我正在感动,歌词さん一个大迈步从那束光走进了黑暗的舞台。我……。瞬间还想了一下难道这束光是能跟着人移动的那种么,然后发现想多了,他就在光外面黑黑的走来走去一个一个看着大家,可能是站在光里面会看不清吧。


Leftyさん在一束光里弹钢琴,特别帅。


YOU结束之后,我…我在看Leftyさん,没有看到歌词さん为什么躺下了,只看到Leftyさん从钢琴那里起身,然后走到舞台中间,手往下伸。我还在想他干嘛呢,结果他拽着手拽起来一个歌词(。


结束了以后Leftyさん就朝着歌詞さん伸出了手,两个人手拉手举起来然后手拉手放下朝大家鞠躬。Leftyさん感觉下巴都要碰到腿了,完全是折叠的状态,歌詞さん也是,虽然僵硬(不,但是也折叠了起来。就是这个时候看到他后背流了超多汗。


然后就准备照合影,他们好像本打算叫上嘉宾或者是乐队成员一起的。Leftyさん蹬蹬跑下台去然后又蹬蹬跑回来开始和歌詞さん说悄悄话,歌詞さん稍微弯了身子,Leftyさん仰着头,垫了一只脚,一只手放在歌詞さん的后背上,两个人说了好久,台下都是懵逼的。


然后把tarutoさん喊了上来准备照相,歌詞さん忘记带面具,旁边人借了他一个。


照完相两个人回到台子上。忘了是最后的哪里,两个人讲话讲到一半会场里忽然响起了砰砰的烟花声音,他们说果然Fes的最后就要有烟花啊!所以我们准备了烟花,但是有屋顶所以看不到哦,大家就听个声音吧。单纯的我居然信了有烟花,卡卡告诉了单纯的我那只是音效。但是还有很浪漫的感觉。


最后的最后两个人又牵起手跟大家鞠躬,然后掰掰,蹦蹦跳跳跑下台。


 


 


本想去推上搜搜REPO把MC的内容补一补,结果发现REPO意外的很少。估计5点到9点半的长时间战斗大家都是死亡的感觉。预定八点多结束没想到多出了这么久,搞得跟卡卡两个人YOU的时候一直在担心商场的储物柜会不会关门,要是行李拿不出来怎么办,都没心思听歌。


回北海道的飞机颠得我简直歌词附体紧张的要死。


总是还是非常非常开心的一次,本来不打算写REPO了,晚上得知巴斯辣鸡要结束的消息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写一写纪念一下。感觉记忆力到这里也是枯竭了,以后如果想起什么再补一补吧。


希望明年还会再办,也希望还会有新的广播,希望字幕组不会失业。


路上行程也出来了,又要投入到紧张的行程里了(不。



评论

热度(32)

  1. 啊塞りょう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今天!终于有空看完了凉凉的巴斯肥死repo!太满足了!好开心!特盛り的lefty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