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塞

20131116狭山repo


  16日那天,我上午11点就到了稲荷山公園,虽然约好了同行的motu桑是十二时,不过她也提前来了。车站和公园是无缝对接的,一出北站口就进公园了。



  11月的日本可以看红叶哦,天气很好,叶子也都红了。又里说イトヲカシ里面一定有个晴男,嗯嗯,确实如此。前一天下了雨,在东京也冷得吓人,去狭山的那天意外的温暖。



  我们坐在人行道两旁等待路演开始。motu吃了个面包,我吃了个饭团,真的有爱喝水都饱了(笑)
  人渐渐地多起来,应该是有些学生下课赶过来了。



  ao桑很帅气地从我面前走过,她是个弹幕职人,也经常画画什么的,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看发型就能一下子认出来了——因为她是银色的短发,真的非常帅气,很有气场。去之前和她说好了,要是见了面就打个招呼吧。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我还是上前问她是不是ao桑。她说,"我就是,啊,难道是阿塞桑吗?"果然一看就懂,是因为我没化妆么(笑)互相问好之后,ao桑送了我名信片,歌词先生自不用说,ao桑画的lefty真是特别温柔,taruto桑画得跟真人一样可爱。




  live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我们聚集在通路上,渐渐地连路都看不见了。那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live到底会在公园的那个位置。

  两点半左右,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出现了。一开始我们都不确定是不是他们来了,有些人开始跑过去,我们也跟着过去了。真是群情汹涌,挤近了看到开车的是lefty桑,副驾驶座坐了个池面,啊哈哈哈,歌词池得让我认不出来。嗯嗯,头发似乎比十月ANS4的时候剪短了一些,非常好看。

  看到这么多人,歌词先生除了平日眉飞色舞的表情,还真是惊讶得合不拢嘴,车上的大家都非常开心的样子,旁边的lefty也一直在笑。

  后坐下来的是事务员G桑和taruto酱。歌词先生一下车就被围住了,我大概被大家挤在了两米的位置,那个时候除了想眼睛自带摄像功能还是想自带摄像功能(笑)歌词先生穿了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外套,应该就是他去世界巡回的那件。安定的牛仔裤是深蓝色的,还打了粉紫色的小领带,我一直都觉得他可以把简单的衣服穿得很好看哦,也很时尚的感觉。

  lefty灰蓝色花纹的连帽外套,里面是安定的れふT,下身是红色的五分裤子。一开始我也不是很确定他就是lefty桑啊!似乎没有那么童颜了,变成个青年的脸,感觉瘦了一点点。


  他们一下车,走到哪里大家就跟到哪里,然后他们只好往坡上走了,他们说再跟得那么近就不能开始演出了哦。于是他们继续被逼到了坡上。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站稳的地方,终于是停了下来,大家也慢慢地往后退,各自找位置了。然后lefty他们就开始准备器材,架起各种乐器架子。

  于是他们真的是在半坡上live的。我感到了吃惊,现在回想起来大家居然可以在斜坡上跪坐两个小时真是觉得非常厉害。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那种动作,简直是和牛顿那几个定律在做斗争。幸好motu桑的朋友fuyu桑带了可以铺在地上的胶布,坡上全是草和泥。我前面是几个男生,他们在等live开始的时候都说撑不住了,要背对他们坐了,然后就转了过来(笑)正前方的大个子男生在live开始时候又跪坐了回去,真是一直往下滑的趋势,他还温油地回头问我,后面的人大丈夫么?我死撑着说大丈夫的!(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但是又不忍心说,总不能让人家走开吧。

  于是终于要正式开始了。
  歌词先生站在中间,左手边是负责弹键盘G桑,另一边是抱着吉他的lefty,taruto酱在我看不见的后方(泪)歌词在开始之前转头跟lefty小声说了什么,似乎是用眼神在确认着什么的样子,大家看了都觉得好好笑,然后lefty也忍不住笑了。

  第一首歌是一首JPOP曲子,阿塞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土下座)。似乎是G桑喜欢的曲子,他也一起唱了。一开始歌词先生是背对着我们的,背对着我们唱大半首,和G桑合唱的时候对视着唱了,然后也对着lefty唱了,lefty好像没理他(懒得理x  唱到后半他终于转过身来。曲子很快就结束了。

  然后他问lefty下一首是什么,lefty说下一首也是JPOP,今天全是JPOP(lefty真是www
  结果唱了ホシアイ。
  唱回自己的歌的歌词先生安定了很多。lefty也给和声了,非常美好。他们几个人两旁正好有两棵树,气温不冷不热,除了要克服地心引力这一条比较痛苦之外,在蓝天和黄叶的衬托下,真是一个非常棒的天然舞台。

  第三首是share we are。那天我买了极细pocky,同行的motu桑不约而同地也买了pocky,是lefty桑代表的红色那种,于是我们全程举着pocky,实在是有点羞耻。歌词先生还没开始唱的时候,大家就跟着lefty的音乐打起了拍子,歌词先生很开心,说,果然是日本的大家比较厉害,完全不用说明。于是他更加开心地一只手拿着麦,另一只手拍着那麦那只手的手臂打拍子。

  第四首的时候,lefty站起来去了G桑那边,换他弹琴了,大家都知道大概要唱夏の匂い了。

  歌词说,这是我们新碟里的曲子,但是其实是很早就写了的曲子。比星合还要早。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离开的,但是这是一首很悲伤的曲子,lefty,你来说一下?

  lefty只说了句,请大家听歌吧。歌词表示理解地苦笑了一下。

  琴声一响起他就马上很投入地唱了起来,结果lefty停下来他都没发现,直到lefty叫他,跟他说,等一下,这边琴没声音。他才很不好意思地说,哦,不好意思,那重新再来一遍。那个样子真是超级可爱。

  确定了钢琴没问题之后,他们就从头开始了。我觉得这首歌的开头真是很难入,不过歌词先生唱的很好,明明是lefty的故事,看起来就像他的回忆一样,这一定是他作为歌手的本気吧。lefty在他身后安静地弹琴,时不时地会给歌词先生和声,虽然他没有什么表情,我总觉得特别难过。


  第五首也是新碟的歌。lefty说,这次尽是悲伤的歌啊。然后唱了Re:milky way。我个人超喜欢这一首,曲子轻快得完全不觉得悲伤哦,但是歌词内容也是说恋人不在身边了。没有想到他们会唱这一首,所以有点开心。


  第六首是40桑的からくりピエロ。这个时候G桑又回来了,于是lefty拿起了吉他走回自己的位子。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卖关子弹了很长的前奏,G桑弹的版本,我觉得lefty的吉他快要哭了www完全就是故意让人不知道是什么歌,虽然我觉得大家都没有上当。真的从ANS以来,歌词就没有一场live不唱这首歌,我想他到底是不是想大家能和他一起唱呢。不过似乎没人回应他的期待,起码没有人主动唱,大家都很有默契地给他打拍子,估计是爱的表现形式比较含蓄吧(笑)直到很后面,到了不断重复的部分,歌词自己唱一句就把麦对着大家,这个时候大家才唱一句,于是就变成歌词一句我们一句了。


  第七首是さよならのかわりに。G桑弹钢琴,lefty是弹吉他来着,副歌的部分也唱了和声。我觉得那个场地唱慢歌真是超有感觉,歌词先生一唱歌,仿佛整个舞台的灯光都聚集在他身上,让人移不开视线,人和声音都很美。



忘记是哪部分MC的时候,他们说在世界巡回的这些天来真是遇到了各种事情,lefty说,老说这个会让大家担心的哟。
然后歌词就说,那说一个我和taruto酱的。
"那天我俩走在法国的路上,忽然被人喊住了,递了礼物国来说,歌词太郎桑请收下!
我们都很开心,想着在法国也有饭啊。
结果等人走了,我们打开袋子一看,上面写着给lefty!"
(歌词做了个跺脚摔袋子的动作wwww)
歌词说,居然是给lefty的,我们当场就想把它给扔了(笑)
lefty说,いいんじゃ?有什么关系!偶尔有给我的礼物有什么关系!!后来我看了信哦,说平时都有看我的作曲生放送^_^
歌词说,哦哦,那很好嘛。

唱完第七首的时候,他们说这是最后一首了。
结果人群里有个男生喊了一句,今天有人生日哦!(当时我心想,烧死你这个现充x
然后歌词先生马上就get到了,问今天生日的人请举手。
大概举了三个人。
然后又有人问,今月生日的呢?
一下子就多了不少人举手。
然后lefty说,那今年生日的人呢?
全员举手了(lefty亚撒西(;_;)
然后他们就一起唱了生日歌(给今年生日的大家wwww

唱完之后,歌词说那给今天生日的再唱一次吧,不过名字要怎么办?
G桑说,就唱"今天生日的三人"吧。
我们听了都在笑,歌词先生却马上get到了唱了起来。
还真是可以唱happy birthday to 今日誕生日の三人的www

唱完生日歌,他们说因为时间关系,今天的live就到此为止啦。
大家都有点悲伤又不好再提出什么任性的要求。
lefty说,嗯,到此为止了,安可什么的不会有哦。
然后大家马上get了,喊起来encore,encore。
于是lefty又走到了钢琴那一边,最后唱了you。





--------------live的repo到此为止了--------------


以下是po主我的lefty时间(;_;)大家可以不用看了。







那天我坐在人群里,歌词先生问,觉得自己是从最远过来的人请举手!
朋友motu和fuyu都抓着我手举起来。不过歌词他没看到我,倒是看到后排的另一个人。
他就说,你是从北海道来的对吧?
后来我也没听清那个人是从哪里来的,我放下手,觉得其实没看到我也没有关系。我和去sayama的每个人一样,只是因为喜欢他们才去到那里的,是为了想看才去看的,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可以看到他们一起安定的唱歌的样子就够了。


签名的时候,我先去排了lefty的队伍。
轮到我的时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跟他说,我要三张。然后递过去一张一万的纸币。
他愣了一下,说,哦,三张的话那就是4500yan,那就是要找回5500对吧,说着就弯下身准备给我数碟。
那个时候其实还不能签名,要等买碟的人都买到碟了才可以重新排队签名。  不过歌词先生是一开始就开始签的,他那边不卖碟。
motu看见我什么都没说,实在忍不住了,就跟lefty说,她是中国过来的,特地过来的。
这个时候lefty总算是停住了,说,不会吧,谢谢啊,啊,对了你名字是?
我说,我是阿塞。
lefty说,阿塞桑!就是一直给我发邮件,有在翻译イトヲカシ东西的阿塞桑么?
我没想过lefty会记得我,也差点忘记说自己的名字了。然后我对他说,是的,平时会翻一点点东西。

lefty说,真是非常感谢,给我们翻译了那么多东西,我也想去中国的,不过这次没有去成,一定会找机会去的。
其实我也不好意思看他,只能一直点着头等他说完,我问,可以抱一下么(;_;)
一开始我以为要被拒绝了,正打算说没有关系,然后就被轻轻抱住了,lefty还拍拍我的背,我没有反应过来,也没能回抱一下,但是真是很感动。
lefty也有点混乱的样子,问我是要一张对吧,然后想想又说,啊不,是两张?
后面的饭看到都笑了,替我说,是三张!
然后lefty给了我三张碟,我接过之后,说了谢谢,就离开队伍了。

等不久,签名的队伍也开始排了。轮到我的时候,lefty说,阿塞桑,谢谢你特地过来。
我说,我是为了见lefty桑才过来的,因为要见lefty的话只能来日本了。
他说,啊,对不起,有机会会去中国的。
我说,没有关系,我会再来的(;_;)最喜欢lefty了!
最后我请他给我写一句话,他说,好的,然后写了"中国に行くからね!"



写完之后他说,约好了,会去的!
我说,不来也没有关系,我会再来看你们的(;_;)
lefty说,那握个手吧。
我才慌慌忙忙地说,好!
然后把手里乱七八糟的歌词本子和笔塞袋子里,和lefty握了手。
他说了句,哇,好冷!
(;_;)对不起,我已经紧张得要死了。

在lefty跟前我根本没法直视他啊(;_;)
但是跟taruto和歌词先生说话都没问题。

taruto桑非常可爱,也非常温柔。
live的时候,因为G桑和lefty在歌词一左一右了,所以taruto基本上是坐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live一结束,lefty去卖碟,歌词去签名,分开了距离很远的两条队。
taruto应该是收拾东西去了,好一阵子之后他也过了来lefty这边帮忙卖碟。
之前也说了,等卖完碟之后,他和lefty才开始给大家签名的。

我和lefty桑告别之后就去了taruto桑的队伍,他的队伍人也不多,但是他一直笑得很开心。
前面的妹子送了他茶叶,他说,哦哦哦,这个真是太好了!
轮到我的时候,我说我是中国来的,中国也有很多人喜欢taruto桑哦!
他惊讶了一下,然后很可爱地笑了说,是吗,谢谢!
然后他问我在中国的哪里,我说是广东。
taruto说,啊,这个不太知道。
我说,在南面的地方。
他说,那是离香港不远么?
我说,是的,就在香港旁边。
他说,哦哦,想去的!

第二天去ボーマス的时候也有去taruto的队伍。
他一看到我就认得了(;_;)
我说我想买袋子的。
他说不好意思,袋子已经卖完了。
然后我就给他看了我的T。
那是他某次涂鸦的lefty和歌词和ponde王子的图。
他一看就反应过来了,说,啊,这个!这到底是怎么做的?!
我说是请朋友给我画的。
他说,哇,看着这个真是太难为情了。
我说,怎么会,明明很可爱啊!要是taruto桑也画上自己的样子就好了!
他说很不好意思的笑了摇摇头。
旁边的绘师桑也跑过来看,说,这个T绝对很想要吧!
taruto酱说,真是太羞耻了(*/ω\*)




--------------------于是,还是要说一下歌词先生么-------------------

live那天的歌词先生非常,要命的,我找不到形容词。
感觉不是池面,帅气,美丽,可以概括的。
live开始前他嘴里一直嚼着东西,非常可爱。
唱歌的时候,感觉已经可以和大自然的舞台融为一体了。
在蓝天和黄页叶的衬托下,黑色衬衫和淡紫色领带的歌词先生显得安定又美好。



live在午后四点多的时候结束。
然后天就慢慢开始黑了,那边天黑的很早,以致于每天都显得很短暂。
剩下的时间都是在排队中度过的。
虽然等到了公园关门的八点半,我前面还有两三百米的人龙。
他坐在半坡的一块大石头上,队伍从半坡排到坡顶的草地上,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队伍前进得很慢,估计大家都有很多话想对他说。





当天没有和歌词先生说上话,幸好还有第二天的展会。
第二天他穿了NMM上穿的红色拉链连帽外套,里面是淡粉色的衬衫。
衬着他白皙的肤色,整个人都是粉色的。
他的摊上大部分人都是等签名的,因为要先卖东西,所以大家都只是围在周围,没什么人排队。
所以我一去到他一手举着一张新专,说,可以过来买哦!

我走过去,他弯下身子开始介绍摊子上的每一种商品,完全是店员的姿态(笑)
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也不好打断他,其实这里卖的我几乎都有了。
等他介绍完,我说,有本子么?
他说,啊,本子!
旁边的taruto说,忘带了!
我说,没关系没关系,那有袋子么?
他又四处看了一下,taruto说,袋子已经卖完了(;▽;)
歌词先生很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袋子也没有了。
后来我买了学园四想潭的漫画和CDセット。

我跟歌词先生说我是从中国来的。
他说,是住在中国么?
我说,嗯,是为了看live才过来的,之前10月的live也有去。
他说,噢噢,谢谢!!
我问他,可以签名么。
他说,现在还不行,要是等一下可以的话,会签的(然后做出双手合十的姿势)

签名的时候,他说不好意思,每次只能签一个(>_<)
我问他,那我可以再排一次队再来签么?
他愣了一下,说,啊,那可以!
结果我就这样反反复复排了五次队。
不过其实人并不多,也没有花很长时间。
到了第五次的时候,歌词先生说,阿塞桑,你还来?( *˙0˙*)
签完之后,我把信交给他就告别了。

围在摊位旁边的妹纸,都不时地发出声音说,啊,好可爱。
有一个双马尾的姑娘还问我那个CD到底要怎么拆开,估计是紧张得手震了,于是已经拆了好几张盘的我接过来帮她拆了\(//∇//)\情敌们也都挺可爱的。

歌词先生掰掰( ´ ▽ ` )ノ

--------------------END-------------------


free talk:

于是我的repo也告一段落了。
我果然不懂写这种东西啊。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话,真的会有人看么(._.)


不过看了イトヲカシ的live真是非常开心。
是非常珍贵的回忆。
不管是站在前面唱歌的歌词先生,还是旁边安静弹着乐器的lefty,都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阿塞
2013.11.19


PS:记忆混乱的地方请多包涵(;▽;)

评论(28)

热度(20)

  1. 君の笑顔啊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