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塞

【REPO】イトヲカシ全国路上ライブツアー 愛知一宮市

试音的时候一直瞎掰歌词的歌词先生和一直努力想把他掰回来的lefty实在是wwww
好想看lefty桑对他无可奈何又宠溺的样子(//∇//)\

在樱花树下的live,想象一下也觉得一定非常美。
我一直觉得大自然就是イトヲカシ最好的舞台。
虽然每次去路演的地方都很偏僻又有很多不可预计的情况,但是只要他们在,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而且音乐和歌声一响起,感觉他们就能够和整个环境融为一体。真是带有魔法一样的体验(〃▽〃)

虽然这次不能出行,但是看到藻藻的repo真是超级开心!
文字真是种神奇的东西。
既可以把美好的回忆保存下来,也可以分享给没有真实体验过的其他人,然后我们就有了共同的回忆了(٭°̧̧̧꒳°̧̧̧٭)

谢谢藻藻的repo!

Mitchie:

イトヲカシ全国路上ライブツアー一宮市大野極楽寺公園REPO


 


歌单:ホシアイ トワイライト share, we are 東方見聞ROCK やくそく YOU


试音:定番champagne supernova 奏(かなで):作词改曲伊東歌詞太郎(x  からくりピエロ  别的没记住…果然REPO还是要当天写比较好么….


 


微博上斗胆敲了折子于是早上跑到一宫站找她一起坐巴士过去好开心,不用一个人去好开心。这次的地点算是比较近的了,从JR站坐巴士半小时就到了,虽然从巴士上望出去的风景依然,很乡土。


下车依旧跟着樱花妹走,结果被领错路去了一个特别小的广场,和折子觉得不对劲于是又到处找最后大概十点半才找到一个聚集了很多人的舞台。两个人都忘记带野餐布只能坐在草地上,后来喵总来了变成了三个人坐在草地上(x。又因为三个人都忘记带饭变成了三个人坐在草地上饿肚子,但是喵总带来的草莓布丁真的好好吃,为饥饿的肚子带来一丝温暖。两点左右长途跋涉的天使芬芬带着救济粮来救济我们了,真是感动的快哭了。


这场他们来的有点晚,三点开始的live他们两点半多才到。车从下面的路开进来,广场在小山坡上面,于是大家都站起来往下看。我还在想啊反正一会就上来了我就不站起来看了,结果右边忽然骚动了。声音巨大一群人呼啦啦往山坡下面跑,卧槽当时我就蒙了然后跟着跑。跑着的时候远远看见歌詞さん和leftyさん在下面招呼大家过去,勇猛的折子冲到了第一排,我和喵总站在左边刚刚好可以看到leftyさん的位置,芬芬跪在我俩前面(x。


之后他们解释说因为观众太多了,所以公园这边的负责人让他们在下面草地上进行比较好于是就把大家招呼过来了。那个群马奔腾的可怕场面我真是不想再回忆第二次。站定了以后发现他们两个在路边逗狗…


舞台就是这片樱花树的旁边的草地,唱歌的时候风吹过会有樱花花瓣飘下来特别漂亮。





这次车就停在草地旁边所以卸设备很方便。装设备的时候左边的音响不出声,他们研究了半天最后歌詞さん发现有个什么东西没打开然后大家都笑了。试音的时候观众的大家还帮忙打节拍,歌詞さん笑着说明明是sound check大家还这样帮忙打节拍谢谢啦。因为这次的舞台就是在草地上,身后有一片高尔夫球场还是什么球场的,他们担心堵到那里的门口一直让大家不要站在那边。leftyさん刚弹了转小丑的前奏,突然歌词说了什么,三个人直接站起来威风凛凛的走到后面整队伍了,留下懵逼的观众。


三个人回来之后就把转小丑遗忘了开始唱别的,结果后面又想起来了唱了一遍。歌詞さん问到爱知县出身的歌手,下面妹子说了无限开关。于是他们开始思考要唱无限开关的什么歌,leftyさん灵光一闪弹起了奏(かなで),歌詞さん一脸懵逼。leftyさん给他开了头,然后他就顺着开始自作词自改曲乱唱,但是还挺好听的(x,词只记得一句大概是男は子供だということを知っていてほしい,大意是想要让你知道男的啊他们就是个孩儿。leftyさん一直尽力想把歌正过来,一直失败,最后放弃了任由他唱了。


歌詞さん今天喝了绿色的monster,内裤是绿色格子,穿了绿色衬衫。


 


唱ホシアイ的时候想要改词结果不小心唱成了名古屋,然后迅速的“啊错啦是一宫”。


leftyさん的地方特色是哪场live开始的?我只记得淡路岛他说了洋葱,舞鹤说了土豆炖肉,一宫说了咖啡店…


定番的卡祖笛和口琴。(感觉REPO越来越敷衍了…


今天YOU之前的TALK歌詞さん又拜托leftyさん来说了,以为听了两次我已身经百战,结果还是听到泪目,周围妹子各种啜泣。歌詞さん唱到后面有很明显的一声吸鼻子的声音,啊。记得唱歌的时候阳光打在他们身上,背后是樱花树,天空特别蓝真的很好看。


 


拍照的时候leftyさん又抱着吉他钻到一堆男饭中间。之后签售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这场人真是多啊,队伍排得真可怕。跟喵总不小心排到了卖碟的队伍里,后面发现站错了才跟着歌詞さん一路疾走居然站到了还挺前的位置,所以拿到了没那么直线的签名。喵总让歌詞さん签到了JRpass上面,歌詞さん发现她是中国人,还是上海来的,就说起了两个月前去过上海的事情,喵总说她也去了,歌詞さん就特别开心然后突如其来飙起了英语。喵总问他能不能再签一个名,他在那说什么sorry too many people哈哈哈哈。喵总签的时候我一直在盯着他看,眼睛真的好像化了眼线啊。


到我的时候问了名字,然后说是日本人么?我说不是是中国人,他说也是上海?我说不是是大连你知道嘛。他就知道知道也不知道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这句这么绕什么鬼。结果他还是没有记住我哈哈哈哈哈我要看看下一场他会不会还不记得我。


然后跑去排leftyさん,他穿上了黑色外套还戴了口罩,不知道是不是感冒,觉得听起来有点鼻音的样子。我还没说名字他就问我你这是追了第几场了,我说第三场之后还要去静冈和北海道,然后忘记问他感冒的事儿了…





之后排tarutoさん的时候天黑了,于是他们开了车的大灯照着。于是torutoさん就在我面前发着圣光格外耀眼。排队的时候旁边樱花妹跟我搭话,好紧张的聊了几句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出来我的外国人口音(x。前面有个男饭问torutoさん拥抱一个可以嘛,tarutoさん说当然了!跟你抱几次都行!但是你跟我拥抱真的会开心吗!(这句不污不污




 


签到后面路灯都灭了,歌詞さん那边一片黑,于是他就带着一群人到了有光的地方。乌漆麻黑的,一群人在草地的小山坡上蛇形前进,那个场景…


七点四十的时候一个大爷骑着自行车过来喊说巴士还有最后两班啦,大家抓紧时间啊。那个时候歌詞さん的队伍还有巨长无比的人。


 


三个人都签好了之后我站在车的旁边等芬芬和折子。leftyさん的签名结束了一直在收拾东西,我想去问问他有没有感冒,就站在车的旁边一直偷偷盯着他找时机。后面感觉自己太变态了,就没好意思过去,芬芬那边结束了我跟他说了句お疲れ様就跑走追巴士去了。他给我回了句まだね。希望那么黑他并没有看清我是谁…(x


 


 


回到一宫站和芬芬折子去吃了拉面,顺便微信慰问了下喵总。找到小伙伴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不用自己一个人追live一个人吃饭的感觉太棒辣。谢谢大家。


这次REPO好像写了很多废话的样子…


另外新碟要出啦大家快去买碟啊~




评论

热度(16)

  1. 啊塞りょう 转载了此文字
    试音的时候一直瞎掰歌词的歌词先生和一直努力想把他掰回来的lefty实在是wwww好想看lefty桑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