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塞

唯心縁起病気診断报告

按下“转载”按钮的一瞬间我好后悔为什么刚才我只发了“弹幕”而没有留点内容写在这里QvQ

不过无理酱的报告真是可爱死了!!!!!!!!!!!!

歌词先生那么美自不用说,

无理写的lefty我真是好喜欢啊要死的wwww

为什么每次我都是比较喜欢别人眼里的lefty////////


然后...然后被说像高中生的我也可以努力一年了!


(*/ω\*):

2014年12月之前我一直抱着一个疑问,为什么会有人会去看LIVE?

 


 

因为你看嘛,LIVE再怎么好也不会好过花了很久不断重复之后还加上后期修饰的录音版本吧?所以为什么会有人花钱大老远跑去看LIVE,还把自己累成狗啊?

 


 

下面我将花一万三千字来讲述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来狠狠打脸的故事,不是REPO真的不是REPO因为我真的像是喝下了忘情水想不太起来细节了,这大概算个留给自己看的流水账游记,因为这次旅行对于我来说意义实在太过深远,所以想要用文字把自己当时的心情记录下来,在五十年以后也能看着一边笑掉牙一边说当年我怎么这么蠢。

 


 

 

 


 

#2014.12.10 病気潜伏期

 


 

得知唯心缘起举办的消息的时候,如同往常无数次的一样,我的反应是一个“哦”。其实那之前从未有过想要去见他的心情,一直以来也都只是抱着“我只要远远守护着他通过网络斯托卡一下就好了嘛”的心情来喜欢他。所以在看到猫泽酱和小夏已经开始在抽票的时候,心里也只是感叹了一句“啊真好啊”就转身去玩我的泥巴去了。

 


 

于是当我在看过了自己的日程安排,猛然间惊觉唯心缘起竟然在我的假期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感从心底冒了出来。要去吗?日程对的上,有伙伴一起去,这样好的机会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这看上去实在是太过诱人,然而用脚底也能想到我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钱、签证、家庭同意、语言,更不要说我是一个七年没有出门旅游过的资深宅。这样自我分裂了好几天,把可能的后果前前后后想了几百遍,我才敢战战兢兢的去找猫泽酱。猫泽酱是怎样一个说做就做说走就走的人,从去年圣诞LIVE前我随口跟她说“能一起去看就好了!”以后她立刻回我“好我去看机票”吓得我从床上翻下来就可见一斑,因此为了跟她说那一句“2月的LIVE带我一个吧”我鼓起了多少勇气,下了多少决心,简直都可以写一部朝ドラマ了(泣。

 


 

当然猫泽酱虽然跟我说着“你你你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还是很優しい的答应了帮我一起抽票并把抽票的方法告诉了我。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一边注册着邮箱抽着票,一边开始描绘起了我宏伟壮丽的日本之行(。

 

 

 


 


 

#2014.12.30 病気初发期

 


 

虽然“要去”这件事算是定下了百分之八十,但是接下来拦路虎开始一只一只的显出了身影,首先第一关就是“同行者”这一块难啃的大骨头。

 


 

只有初级日语上二十课的日语水平,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出过国,从来没有不跟旅行团旅游过,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一个人的话,大概死在异国他乡的日本也不会有人知道。于是我开始顶着满头的冷汗按出通讯录一个挨着一个把有可能跟我一起去的人问了个遍,当收到了最后一个拒绝的时候,我心中悲伤逆流着失眠了,当时的我心里甚至还抱着“没关系不一定抽的中票哟嘻嘻嘻”的神经病想法。然而抽选结果出来后,在得知虽然我的十一个邮箱一个也没有中,猫泽酱和人形烧加起来中了二十多张的时候,“会死的”这个念头在脑中循环播放了大概一千次,我牙一咬心一横,想着“一个人就一个人”“大不了就是一死”摆出了烈士为了革命献身英勇无畏的表情,“去就去!”

 


 

就在我配合着想象中我惨死在大阪街头的场面,心中咏唱着“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的时候,芬芬跑来问我:“无理酱你也要去二月的LIVE吗?”

 


 

妈妈我看到了天使;;;;

 

 

 


 


 

#2015.1 病気读条中...30%

 


 

接下来就是签证了。

 


 

本来觉得“肯定没问题啦哈哈哈”的事情在百度一下以后突然变成了“让你看不起我就不让你去嘻嘻嘻”的大问题,再加上我的出生地和户口所在地不同等等诸多问题,办签证的那半个月简直变成了一场噩梦。

 


 

在我为了户籍证明奔走了三天,心里对天朝行政人员办事效率的吐槽可以滔滔不绝的讲三个小时才勉强迈出了第一步的时候,心里难免有些阴暗的情绪滋生了出来,为什么我要这么辛苦呢?我这么辛苦去不去的成呢?去的成会不会失望呢?的想法哗哗哗的涌了出来,在跑了冤枉路被无视了迁怒了之后一个人坐在居民办事大厅的长椅上的时候,想着如果这次去不成,大概以后会留下阴影吧。

 


不过还好努力都没有白费,签证顺利的办了出来;;;虽然芬芬跟我两个人拖延症直到出发前一天行程都没有定下来,但总算这趟旅程已经是眼前一片光明,仿佛已经能够看到歌词碳站在通天阁的顶端朝我微笑着挥着手的样子(什么。

 

 

 


 


 

#2015.2.24 病気读条中…50%

 


 

刚刚到达日本的时候也不是一帆风顺,一个人拖着箱子飞了七个小时,芬芬的手机上不了网,我一下飞机就开始迷路,说了一句日语就耻的恨不得坐飞机回去这样的事虽然层出不穷,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总算是跟芬芬在难波车站众里寻他千百度之后成功大会师了(听到芬芬跟我说中文的时候有种万里长征终于结束了的感觉。

 


 

LIVE前一天和芬芬一起去了USJ玩,晚上本来还计划去通天阁来着,但是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表示还没有写完作业,于是乖乖的呆在旅馆伏在小桌子上开始给同一个人写信。

 


 

一边写信,一边放着将要读这内容的人所唱的歌,我们讨论着自己入坑的曲子,我听着芬芬给我讲在我入坑前发生的事情,突然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真的不敢相信我在一天后就可以见到他。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开始紧张了,心脏咚咚咚咚的敲着,就像是儿子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的那种心情一样(什么。

 


 

我就不说芬芬给我看了一点她写的信然后我耻的差点失眠的事了。

 

 

 


 


 

#2015.2.25  物贩前 病気读条中...80%

 


 

当天上午我跟芬芬晃晃悠悠的从宾馆走到道堀顿,中途还去吃了个早饭,在饭店门口看到了アホの坂田的签名俩人激动的上蹿下跳,后来才发现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坂田,是关西一个很有名的搞笑艺人来着。(还好当时网特别渣那条微博没发出去((。

 


 

中午跟喵桑胜利会师,喵桑完全看不出来已为人妻,特别元気的跟我们打了招呼,整个人散发着可靠的大人的雰囲気,还送了我们特别好吃的神户布丁做お土産,让我们在京都駅饥寒交迫的等着夜巴的时候吃的感动到泪流满面(。

 


 

三个人可怜兮兮的去哪家饭店都是爆满,好不容易吃上了一点拉面之后,决定一起前往会场所在地。

 


 

会场在一个商场的三层,看上去有点不起眼。构造大概是这样。

 


 



 

到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我们三个人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宣传的横幅呀,标语呀什么的,就在售票口的窗户上贴了两张这么简陋的告知...当时抱怨了一下,不过又觉得是不是歌词太郎太红了,开个演唱会生放都不开一个,票还是卖完了,不需要宣传这种东西(不生放的怨念。

 


 

 


 


 

当时好像才下午一点,于是我们决定去找个饭店坐一会儿。

 


 

点了吃的以后我又开始紧张了,症状诸如四肢冰凉神志不清心肌快要梗塞的症状一个接着一个冒了出来,喵桑一直在旁边安慰着我别紧张啊别紧张啊,但是想一想我根本不知道为啥我会那么紧张啊!!我就是看个LIVE而已啊!

 


 

坐了一会儿以后进来了两个青春洋溢的高中生,我当时还想霓虹学生好闲啊明明是星期三还在外面逛,然后芬芬就打招呼说阿塞和她的同事敏敏来啦。

 


 

*&%$#^**&)_)(*&^$#$%^&

 


 

えええええ?阿塞??明明是高中生啊!!什么?同事??ええええええ?

 


 

现实跟想象差的太远,当时我整个人都傻掉了,只能呆呆的望着他们…

 


 

这时候阿塞把她打印出来的照片拿出来让我们一人抽一张,我抽到了这个!

 


 

 


 

阿塞还很贴心的说你们不满意可以再抽一次!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大家谁都没再去抽…

 


 

然后我们就决定换班了,她们吃吃吃,我们上去站岗。

 


 

说实话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断片了,后面发生了点啥都记不太清了,就记得我好紧张啊好想上厕所啊,等等又不是我要上去唱歌我到底在紧张个什么劲啊……

 


 

我们几个人在那周围转悠的时候又来了几个樱花妹,然后梳着双马尾的小夏也顺利和我们汇合了,她见到我第一句话竟然是“我今天没有带刀来啊”(这句话之后她也跟我说了很多次)……她是认真的想砍lefty我看得出来,爱会生恨大抵不过如此……

 


 

这时候工作人员出来瞄了我们几眼,然后就让我们排队等物贩,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排在了最前端,可能是因为物贩卖的都是旧物所以没什么樱花妹来的原因吧……排队的时候大家都纷纷表示了对猫泽酱急切的盼望,不知道这个掌握着我们所有人的票的人在来的电车上有没有狂打喷嚏(。

 


 

只是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正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惊喜的等着我。

 


 


 

 

 

2015.2.25 物贩  病気爆炸…150%

 


 

我们被工作人员指引的到了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继续等着,一位胖乎乎的工作人员拿了个板子出来吆喝了一句什么,正在神游的我就听到了一个“握手会”,当时觉得啊可能说的是二律背反之后的握手会吧反正没我什么事然后正想继续走神的时候就听阿塞说,这个是现在预订二律背反就能在LIVE后参加握手会。

 


 

确认了好几遍我真的没有幻听之后,大脑突然像是蓝屏了出现了一堆看不懂的文字一样停止了运转,太阳穴上一跳一跳的疼,心脏就好像被攥住了一样不能呼吸了。

 


 

我对歌词先生到底是种什么感情呢,大概是像憧憬着太阳那样。他在我心中就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存在(什么,可以远远的被他的光芒温暖,但是离得太近会被烤成一滩无理酱的(什么。之前一直觉得真的没办法去看他的路上LIVE,跟他面对面说话让他签自己的名字什么的绝对会死的会死的会死的。

 


 

所以从阿塞问我“参加吗”到我点头的那一瞬间,我内心几乎上演了一场血腥暴力的战斗戏,一个人说着这么难得的机会错过了后悔都来不及,另一个人说着握手就是要跟他离得很近的说话哦你要是紧张的吐他一身会被警察带走遣送回国的。我胆小的都不敢去跟他见面,但是又更胆小的不敢逃开,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就点了点头……

 


 

之后我就陷入了一种极度恐慌的状态,之后猫泽酱赶来,大家手忙脚乱的填单什么的都不怎么记得,整个脑子里就只有怎么办怎么办握手我会死啊现在回家来得及吗大阪回成都的飞机几点啊啊啊啊现在买来得及吗啊啊啊妈妈啊救命啊我不要跟他说话啊好可怕看到生人说不出来哭出来怎么办啊我好想吐啊早知道中午就不吃饭了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猫泽酱跟我说见到本人的时候,想好的话也会一点也想不起来的。

 


 

然后我就想,实在不行,握个手撒腿就跑吧;;;;

 


 

昏昏沉沉的胡思乱想着就开始物贩了,接待我的女斯达夫笑的特别开心,因为入坑比较晚所以周边基本上ALL了一遍,女斯达夫有点手忙脚乱的做着加法,算了个总数出来还不放心用计算器又按了一遍,但是我心算了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的样子,但是看她那么努力我也就没说你少算了一千吧(。出来又拿手机算了一边,果然是少收了一千,霓虹人的数学到底还有没有救了……

 


 

买完物贩到LIVE开始是我彻彻底底没有记忆的一段的时间,记得住的就只有胃好疼,不能呼吸了,四肢僵硬了,请把我的尸体送回我的祖国好吗QAQ

 


 


 

 

 

2015.2.25 LIVE本番  病気治愈中…80%

 


 

我仿佛行尸走肉一样,怎么走进会场的不太记得了,是芬芬把我扛进去的也说不一定…进去之后交了600的饮料费可以拿一瓶饮料,我前面那妹子抄起一瓶矿泉水就跑,我看着旁边还有其他饮料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拿就跟着拿了一瓶矿泉水后来知道可以随便拿的时候悔的肠子都青了。

 


 

进了会场后站在了第五排的正中央,本来以为我个子挺高的视野会很好,没想到正前方第三排还有个跟我差不多高的妹子来着,而且还和她的朋友一起穿了玩偶服(看着就好热)。

 


 

芬芬在这个时候跑去找地方放我们的伞,当天早晨我非常蠢的看了说会下雨的天气预报拐带着芬芬去便利店买了500一把的伞(清水寺一旅游景点才卖300!!),非常不方便…后来还是会场里的工作人员答应代为保管我们才摆脱了它们;;;;

 


 

开场前,灯光暗了下来,反倒是lefty从左边跑上台调试keyboard,黑乎乎的看不清脸就看到他上面穿了个外套,下面穿着短裤,搭配那个发型,就好像刚刚从湘南的海边冲完浪后开着大声公放着湘南乃风的歌的车赶来开LIVE一样(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最开始出来的是ケラケラ,第一首歌听着好熟悉,看了阿塞的REPO才知道是最后的灰姑娘的主题曲。说出来有点惭愧,来之前也没怎么听他们的歌,只听了友達のフリー还没记住调子,所以他们唱的时候一听着觉得熟悉就觉得是友達のフリー。所以就成了“哦果然一开场就是成名曲友達のフリー呀。”“诶,友達のフリー?刚刚不是唱过了吗?”“啊,友達のフリー?刚才那个可能不是?”“果然压轴才是友達のフリー呀,前面那些都不是啊…”“(安可时)啥???刚才没唱友達のフリー吗!!!诶!!!!”

 


 

本来以为ケラケラ只是嘉宾可能就是唱一两首的样子,没想到一口气唱了一个小时,于是我就盯着lefty看了一个小时,对ケラケラ的印象就只剩了女主唱的打底裤居然和裙子是一个花色耶,还有啥?三人乐队居然有个是鼓手??这点印象……

 


 

Lefty一出来我就紧紧的盯着他,结果本人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留着那么ヤンキー的发型,还有小山羊胡,为什么脸会长的那么清纯可爱啊……

 


 

一开始他穿着短袖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会穿那种暴走族最喜欢的印着龙飞凤舞的大字“夜露死苦”的短袖,结果看到他脸的一瞬间,有种世界观崩塌的感觉。那么可爱的脸…tension很高的一直跟着主唱在唱,还很开心的带着观众一起互动,看上去就像是优等生打赌打输了被迫染了头发一样。これ詐欺だ!!詐欺だ!!(泣。

 


 

Lefty全程都非常嗨,各种跑呀跳啊,站在凳子上挥舞着双手啊,想踩在音响上,但是右耳朵里还插着耳机,但是耳机线拽着他,然后他就很洒脱的甩头想把耳机甩掉但是试了好几次还是失败了最后乖乖用手摘掉的啊。后来女主唱调戏吉他手的时候,lefty还跑到旁边以“窘迫的吉他手”为背景自拍了一张(。

 


 

有一首女主唱让大家拿起毛巾一起甩的歌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我的头大概被身后三个妹子的毛巾打了十五下左右,她们大概在用这种方式向我表达“傻大个你挡住我啦!”……

 


 

安可的时候歌词碳说到其实ケラケラ唱的时候他就在舞台旁边偷偷摸摸的看来着,我倒是没看到他,不过在第一排的小夏说她看到了(泣。

 


 

 

 

 

 

ケラケラ的部分结束之后中间有好长一段间隔,周围大家都在互相聊天,我旁边的妹子是一个人来的,她旁边的汉子也是一个人来的,然后他们俩就在这个间隔里说笑了好半天,在我的注视下交换了LINE账号,不知道有没有成啊!这种时候就觉得很想跟他们一起聊天啊但是日语力太差QAQ于是我跟芬芬快乐的聊起了普通话(。

 


 

不过我是第一次看LIVE,是真的没有想到音响原来那么大,伴奏响起来的时候就觉得整个地板都在震…LIVE结束以后好几天我都觉得耳朵像是有层膜似的听不太清楚,说话都用吼的……

 

 

 


 

 在正片开始之前小声的说一句,因为隔得时间很长,有些我也不记得是真的发生过还是我梦见的了...真实性有待考证(逃。

 


 

这个时候灯光终于又暗了,工作人员开始疯狂的打烟雾,整个舞台上烟雾缭绕的我还以为歌词碳要来个天外飞仙从上面下来呢(不。

 


 

结果又等了一会儿,我记得好像是乐队成员和歌词碳排着队出来的来着?还是乐队成员就位以后他才一个人溜达出来的?有点不太记得了…总之他刚出来的时候站在舞台中心背对着观众席,我那个时候竟然意外的冷静,可能是烟雾效果太多了让我真的觉得在做梦一样…就盯着他那个头发长的都长到脖子下面的竹竿一样的背影看。

 


 

然后前奏一响我就“哦”了,之前截过歌词碳的生歌,500首里夢地図唱过15次,仅次于からくりピエロ的20次,有种“你到底多喜欢这歌啊”的无奈感…但是不得不说这次的舞台效果实在太赞了!!!前奏一过,乐队一敲打起来,舞台中央的背景那里的一排正方形镁光灯就“pia----”的一下子全亮了起来,简直要闪瞎眼的时候歌词碳转过身来了,那个灯光实在太高大上一瞬间觉得逆光的歌词碳就像是在巨蛋巡演的天王巨星一样;;;;那个感觉要怎么形容才好,真的是快要哭出来了…

 


 

这时候终于能看清他的脸了。

 


 

看清他眉毛的第一眼就移不开眼神了,真的画的好细好黑啊…有种看不出是眉毛,就只是画在脸上的两条黑线的感觉(。

 


 

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牛郎,四六分,可能灯光太亮的,觉得茶色偏金色了,两耳边和后面都有点长了,后脑勺安定的蓬松很想让人按下去(不,头发有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二次会的时候大家说那是发胶打得太多了,我好想跟化妆师谈谈人生哦……鼻子真的好挺,侧面看上去就像外国人一样(本来就是。脸好小啊,大概只有我的三分之一那么大。生人看上去比照片更瘦,就真的是一条一根这种感觉,白衬衣,蓝底领带有深蓝和白色斑点,牛仔裤,茶色鞋子。整个人跟我斯托卡找来的青年照上长得完全不一样!化妆的重要性。

 


 

这个时候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声音还是非常非常熟悉的那个,但是脸却非常陌生,这种微妙的撕裂感产生了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梦境感,他第一首我都没怎么听进去,就一直盯着他的脸看,想要好好的记住,但是现在还是忘干净了;;;;

 


 

第二首听到前奏的时候还觉得有点不敢置信的感觉,竟然是メランコリック,这歌他真的唱的很少,所以我很响的“啊”了一声,前面的那对情侣还回头看了我一下…

 


 

这首歌开始我的重心开始从头往下移,非常不要脸的盯着他的下体看…但是他屁股和裆部那一块真的裤子都松松垮垮的,鼓出好大一块,大概是最近又瘦了吧…(泪。

 


 

作为歌词LIVE的定番,我一直都在睁大了双眼等待着胖次君的出现,但是在这首只看到了一个边,是黑色上面有白色的图案(可能是logo?)。

 


 

唱着ココロ夺われる,なんてことあるはずないでしょ的歌词碳实在太可爱了,就像一根折叠筷子一样时而站直时而后仰时而俯下身看观众,还在舞台上到处蹦来蹦去,这首歌的第一次跟他对视了,倒是没有过电的感觉,就是觉得歌词子怎么这么可爱怎么这么可爱要窒息了啊啊啊。

 


 

之后他说希望大家能跟我们一起来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是哪首了,虽然是音痴节奏也搞不太清但是很努力的打了拍子(周围的人都打的很好自己打错的时候觉得好耻啊……)。不得不说这首歌真的特别适合live!歌手和观众都能嗨起来,我一听前奏就笑得合不拢嘴了,后面那句"ポッキーでも食べながら"的时候我吼得特别大声。物贩里的takeoutlive收的也是这首,当我大晚上在京都駅饥寒交迫的听到这首的时候突然就被治愈了(不要问我在京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完之后简直要哭出来。虽然完全听不清但是我也作为一份子参与到了这首歌里,就像是我们一起完成的歌一样,虽然是强加的絆但是还是从心底觉得好开心QAQ

 


 

不过从这首开始我就发现了他大小眼了,当时心里还想哇哈哈我要在微博上好好嘲讽一下啊(亲妈,但是唱到下一首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歌词碳他…不会是在wink吧…如果是真的话那他那技术也太烂了还当什么头牌啊(不。再往后看就发现他好像是左眼一直睁不开的样子,好几次都是不由自主的就闭上了然后很努力的才又睁开。再仔细一看他的眼睛好红啊……说起来推特上他一直在忙着二专的事情,最近还经常忙到凌晨两三点,这么一想就明白了他左眼为什么睁不开,还有为什么裤子会那么松……QAQ

 


 

顺应着这种悲伤的情绪他唱了酸素之海,其实这首歌我一直对曲调不是很喜欢,但是这个现场版真的比生放和录音要给我的震撼大的多,后来在东京也去过了这首歌内容的发生地,他对这个地方一定是又爱又恨的吧,如果没有这里,后来的一切可能也就不会发生了。正是因为有了阳光才会有阴影,这些都是有意义的,所以不管身在什么地方,都一定会感觉得到太阳的存在的。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歌词先生能够成为歌词先生,能够这样和我们相遇真的太好了;;;;

 


 

悄摸摸的贴个小学的照片,大家不要去那里找老师寻仇

 


 



 

接下来rain stops goodbye的那个钢琴前奏一响起来芬芬就激动的啊了一声然后捂住了嘴。再说一次舞台效果真的特别好,这个时候好像打了青色的光,又开始喷的烟雾缭绕,搭配那个歌词和曲调,歌词唱到深情处用手捂住了心脏,眉头锁的很紧,他微微的向前屈着腰,身体都因为很用力而紧绷着。全身都散发出了很悲伤的气息,明明是一首很压抑的歌,但是他却用了非常大的力气去唱,手都紧紧的攥成了拳放在胸前。他很投入的唱完最后一个音,长长的音尾消失在琴声中的时候,他慢慢的抬起头很悲伤的望着前方,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有星星落进去一样,加上烟雨朦胧的背景,真的有种他会消失掉的感觉……

 


 

感觉还没有从那种很悲伤的氛围里走出来的时候,为了安抚大家"我虽然瘦的连肉都没有了但是我不会消失哦",歌词碳响亮的唱起了"大丈夫大丈夫"。

 


 

这首歌虽然生歌都听烂了(不,但是现场听起来的穿透力真的非常强,伴奏都像是地震一样的音量,但是他清唱的时候却让我想起经常会见到的宣传语"能够穿越空间直击心底的声音"。灯光这时候变成了金黄色从上后方射过来,歌词整个人都像是镶上了一圈金边一样。而且整个舞台就只有他那里打了强光,某种意义上很贴合了ピエロ的歌词,后面唱到"客席に见せない仮面の下の"的时候还用手背遮了一下眼睛,感觉他脸太小了,手一遮就一半没有了……

 


 

然后这首歌他开始左右跑,跑到舞台的最边上去看两边的观众,还踮起脚尖去看后边的人,特别!!可爱!!

 


 

下面的アストロ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但是现场只在cof的DVD里听过一次,所以他唱出第一句"色褪せた設計図"的时候我就又进入了疯魔模式,他那天真的是状态绝佳啊,跟cofDVD里那个扯着嗓子干吼完全不一样,声音非常饱满圆润,"息もできない"的时候高音也处理的很棒一点都不突兀,好听的我都要哭了真的是跟录音版本听不出来什么差别来。他唱着唱着就开始一排一排的扫过去跟大家对视,这一次又看到了我,那个时候我像是磕了药一样虽然不知道歌词还是在跟着一边晃一边唱,嘴型都对不上,不小心被歌词碳看到了犯病现场现在想想好耻啊……

 


 

然后!然后!在这首他来回跳的时候看清了胖次的花纹!大概露出了大半条的样子(大满足)。大概是这样:

 


 


不记得是不是这样了...请文明观胖次,不要报警。

 


 

下面又是"3年K组,かし先生(国语)!"的授课时间,内容详见阿塞的repo。在他讲"唯心缘起"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我盯着他看发现他出了好多汗啊,脸上和脖子上都水光发亮的,其实他在唱第三四首的样子就开始不停的出汗了,但是衬衫质量真的很好啊,明明是白衬衫但是一点也不透,而且系了领带扣子全都扣住了锁骨被藏起来了…小气鬼╭(╯^╰)╮

 


 

不过事后想一想,他出了那么多汗,但是牛郎发型却保持的非常好,一点都没乱,也没有看到"刘海被汗水沾湿凌乱的粘在额头上"这样色气(并不)的场景,果然是发胶喷太多了吧……发型师放学不要走,小树林见!

 


 

不过稍微感慨一下,他唱歌的时候那么苏,真是一说话就变得又话唠又逗比,有种唱歌的时候还是男朋友,一放下话筒就变成老爸的错觉(。

 


 

約束のスターリーナイト,因为某些原因我有点不太能直视这首歌,但是唱功真是好啊,高音特别漂亮,技巧和感情全都有了……真的这时候我有种被狠狠的打脸的感觉,原来觉得live一定不如录音也好,生放跟live差不多也好,全都啪啪啪的把我自己的脸打肿了。但是我痛并快乐着!那种喜欢的声音被放大到海啸的音量,全身心都浸没在其中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什么伤痛都能治愈了,机票再贵一倍我也认了QAQ

 


 

下一首偷跑狂魔又开始按耐不住的唱了自己的新歌,跟他一贯的风格很像,很阳光向上的feel,还是要期待一下新专辑!买买买!

 


 

之后的MC公布了oneman的消息,我感觉我右后方的姑娘激动的快疯了,但是毕竟没我们什么事所以就起哄起哄算了(泣。后来他讲到他有多高兴的时候,两次把唯心缘起说成了二律背反,第一次他还很大大咧咧的自嘲了,但是第二次的时候他就有点耻了很正经的扯了话题遮掩过去了。亲妈如我不禁担心是不是太累了啊……

 


 

然后!!他唱了hello worker!!!前奏响起来的时候我都快哭了,我好喜欢这首歌以及他唱这首歌啊!!以前生放也只唱过两次而已,虽然更喜欢イトヲカシ那个纯钢琴伴奏版但是这一次效果真的特别好。不知道歌词本人有没有对这首歌的歌词产生过共鸣,他弯下腰使出全力的唱到"何がしたいかわからない,何ができるかわからない,そう言いながら這いつくばってここまで来たんだよ "的时候,声音带了一点沙哑,真的有一种很绝望无助的感觉。到这里已经是第十首歌,他中途一次水都没有喝过,但是依然到最后都完成的非常完美,真是好专业QAQ

 


 

最后一首僕だけのロックスター,他特别嗨的带着大家打拍子,后来推上也有晒手臂都被他打的发红了,然后这次他开始看后面的人,手罩在眉上眺望着后边的人还跟他们挥手,接着又从后面往前看,这次大概没有you这样的歌让他一个一个挨着对视,而且人太多了,所以他基本都是粗略的扫过去。第三次扫过我的时候,我笑的特别开心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眼中闪烁着的母性光辉呢(。

 


 

最后介绍了乐队成员,每一位都是"最高の"(重音停顿飞沫喷溅强调)。不像上场的时候那么犹抱琵琶半遮面,下去的时候特别干脆利落,转身就走(尔康手。

 


 

很快大家就开始喊"アンコール"了,哇我只在演唱会的DVD里见过场景真的发生了耶,于是我特别兴致勃勃的跟着喊起来,但是前面的人喊的太快啦,感觉前后的人喊着喊着就成了二重奏,还好他们很快就出来了,歌词碳的牛郎发型还是那么的精神,大概就是擦了把汗喝了口水就出来了吧。

 


 

跟大家猜的一样ケラケラ也出来了,但是没有lefty,当时我就想哇幸好小夏没带刀啊要不她岂不是要冲到后台去砍了lefty嘛。

 


 

其实来之前我特别期待他们合唱啊。因为歌词的声线和唱法实在太具有辨识度,合唱的时候总会把别人的声音压的找不到,这样的声音除了他以外我只知道还有一个吉冈圣惠了(生物股长的主唱),这两个人的声音都很有辨识度而且都非常元気,所以我想过如果是这两人的话说不定会意外的很合?

 


 

但是他跟生物股长合唱这种事跟和我结婚的可能性差不多(不,而ケラケラ的主唱音色跟吉冈圣惠又很相似,所以之前我特别期待他们的合作。

 


 

当然在MC的时候nico唯一的清纯派还是安定的装傻,当他很无辜的说从来没搞过对象的时候,我好想大吼一声"嘘つけ!!"然后又说起他躲在后面看女主唱桑的事,还说差点就看到胖次了,第一人家穿了打底裤!还是跟裙子一套的!第二你的半条胖次都被全场八百号人看光了!!歌词子咱有点羞耻心好吗!!(不。

 


 

然后他们终于唱了友達のフリー,歌词唱了女主唱的原key哦,毫无压力的感觉,第一句就把女主唱桑的声音压到找不到了…后面再次唱到副歌的时候,他就把话筒拿的非常远,纯和声了,但是他果然是唱什么都很非常合适!(自满脸。

 


 

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不但降了key,还转过身来低头跟比他低两头的女主唱桑深情对视,简直苏爆了!!后来二次会的时候大家对这一幕的感想一致是"放开那个歌词碳让我来!"

 


 

唱完这个以后,我们就知道礼尚往来肯定要唱歌词自己的歌了吧,之前在杂志上的对谈里ケラケラ说到了しわ我本来以为会唱这首的,谁知道歌词突然一鞠躬说让我任性一下吧,然后lefty就"嗖"一下从左边冒出来了,我当时想他是从阿塞那个方向窜上去的呀阿塞肯定很开心吧,小夏不用报仇了多好啊(我到底在想啥。

 


 

然后歌词和lefty突然变得特别尴尬,歌词说到宮田的时候lefty好像害羞了一样。他好容易害羞啊,之前ケラケラ唱的时候带着全场一起大喊"大阪!""唯心缘起!"的时候还喊的特别嗨,到了"伊东歌词太郎"的时候就羞涩的低下了头。你羞什么啊!你顶着那个发型倒是给我干点跟他相符的事啊!

 


 

接着lefty就从工作人员那里拿来一把吉他,坐在舞台最右边,被说了好帅以后就很凶的盯着台下,但是他那张脸好可爱啊根本凶不起来啊于是台下笑成了一片,不过感觉lefty也是开玩笑那样很刻意的装出凶脸来,额头那里皱成一团然后就是单纯把眼睛撑大了盯着下面,一点凶意也感觉不到www。

 


 

开始唱START的时候歌词的tension极度高,跑来跑去扭来扭去就像多动症一样,lefty也特别爱演的在那里很夸张的弹着吉他,反而是ケラケラ的各位很客气的像是外人一样(本来就是,女主唱桑唱了男key于是完全被歌词的声音淹没了。歌词这个时候才进入了全开模式,完全无视了女主唱桑(并没有,跑过去把话筒递给lefty叫他唱,一瞬间觉得lefty有点懵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很配合的唱了,好像还口胡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跟rainstops goodbye还有hello worker那样压抑的感情不同,这首歌让歌词彻底爆发出来了,感觉他最后都在咆哮了,一定很爽吧……

 


 

唱完后大家都非常过瘾,最后大家站成一排手拉手,歌词拉着ケラケラ的两位成员(放开那个妹子冲我来!),深深的一鞠躬,然后一个接着一个下场。观众席里"歌詞さん!""歌詞さん"的呼唤此起彼伏,歌词听到了,在下场前回头看了好几次,才最终消失在幕布后……

 


 


 


 

2015.2.25  握手会  病気治愈中…100%

 


 

LIVE结束之后有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当时我脸上一定是一副呆呆傻傻的表情。我们找到了在第一排的猫泽酱和小夏,那个时候小夏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我觉得可能是lefty最后出场惊喜太大,让她喜极而泣了(。

 


 

我们几个人磨磨蹭蹭的一边还在梦中般回顾着刚才的精彩,一边出了会场才发现握手会的队已经从三楼排到一楼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见过本人,心里面竟然如止水般平静……低头想着要跟他说的话……

 


 

不过大概是因为很晚了,每个人都不怎么能跟他说话,队列进行的非常快,很快我们就又回到了会场内,还看到握完手哭的梨花带雨的芬芬。本来以为他会在LIVE区域里面,但是刚进会场就看到他站在LIVE场的门口。这种感觉特别奇妙,远远的看着他,然后一点一点的靠近,我的目光完全被他那依旧无懈可击的牛郎发型和表情吸引了完全没注意到他换了衣服……

 


 

前面排了一个很高壮的男生,轮到他时歌词突然变得很开心,又很有感触一样,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声音压得特别低说了句"いいね!"当时要是我是那个男生肯定脱口而出"兄貴!!"(不。

 


 

我前面是猫泽酱,她说到一半旁边的工作人员就开始摸着她的胳膊示意她离开了,但是歌词还是很开心的回着话,我听到歌词说了一句"嘎油",我还以为他在叫猫泽酱的名字(什么,结果是"加油"吗ww。

 


 

轮到我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紧张的……我直接上去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说"歌詞さん、初めまして",他吓了一跳,也跟我鞠躬说初めまして,然后他就握住了我的手,他就握住了我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我的手,手。

 


 

手很大,很干燥,特别软,而且皮肤很好的感觉,相比之下我的手怎么那么糙,还有汗……

 


 

我当时真的好冷静啊,就按想好的跟他说,歌词桑眼睛好红啊大丈夫吗。话还没说完他就特别完全一副居委会大妈的模式,扯着嗓门还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跟我说,那是因为唱歌唱的很开心啊心跳的很快,说着用手在心脏那块敲了两下。他在说这些的时候我把眼睛睁到了极限的盯着他看,一边还用左手使劲摸着他的手背,皮肤好好(泣)。

 


 

他高兴就好嘛,我不想被斯达夫温柔的爱抚,所以就很潇洒的说了一句保重身体啊!退后了一步鞠了大概三个躬,然后他也回鞠了三个,说了"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以后,突然想起来忘了跟他说我是中国来的了就说了一个"谢谢",他愣了一下笑的特别开心大声说了一句"谢谢"!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跟他说话听他说话就已经精一杯了,那个时候看到的摸到的都记不清了,当有个变态问我闻到体香没有的时候心里的悔恨如同日本海般汹涌澎湃,为什么没能好好的看看他摸摸他闻闻他啊!!(不对。

 


 

但是我花了多少努力才没扑到他身上你们知道吗!!知道吗!!!(泣。

 


 

出去以后就看到跟在我后面的小夏一脸喝醉了的表情呆滞的出来,我问她怎么样她说没找到握手券……

 


 

于是我们俩开始把她的包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找到了那张小纸条,赶在了最后一个进去了。她出来的时候说歌词见到她第一句就说"你好"还是"谢谢"来着。还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她是中国人的,大家都说肯定是因为他被我们天朝妹子组团来看他给吓到了,心里肯定想今天怎么这么多中国人(。

 


 

不过我最后说了谢谢他才发现我是中国人耶,是不是因为我日语很好(做梦。

 


 

这个时候阿塞和敏敏要赶明天早班的飞机,猫泽酱因为住的很远要赶终电所以就在会场告别了,我芬芬小夏喵桑四个人就站在楼下等着看他会不会从这里离开想再见他一面。大家一边等一边聊,探讨了他的胖次条纹到底是粉色还是红色还是玫红色这种话题,但是他一直都没出现……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我们的交给会场斯达夫保管的雨伞还没有拿回来,所以大家非常的兴奋的飞奔回了会场想着他会不会还在那里。结果刚一打开会场的门,斯达夫就笑眯眯的拿出了两把伞送到我们面前。

 


 

这么善解人意的斯达夫,这么周全服务,差评!!!嘤嘤嘤。

 


 

等到他已经无望,四个人饥肠辘辘的开始大半夜在大阪觅食,吃饭的时候也很开心的探讨了【哔-----】还有【哔----】,还有芬芬很无语的【哔------】。

 


 

太开心了,真的觉得那个夜晚永远不会终结。

 


 


 


 

2015.2.25~  病気复发

 


 

如果喜欢他是一种病的话,我希望永远都不要被治愈。

 


 

虽然相信着他一定能唱到唱不动为止,我也不可能喜欢他一辈子。但是我希望,即使在十年后,二十年后,我已经连他的名字都记不清了,还是能记起他曾经带给过我的感动。

 


 

不仅仅是听他唱歌而感到快乐,更有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去尝试而去挑战这样的心情。因为喜欢他而第一次结识了素未谋面却可以信任的伙伴,因为喜欢他而鼓起了勇气迈出了第一步,因为喜欢他而尝试着改变自己试着成长,因为喜欢他而颠覆了自己从前稀奇古怪的想法。我很喜欢きみにとどけ里面一句歌词,也把它写进了给歌词先生的信里,“とぎれとぎれの时を越えて,たくさんの初めてをくれた。”感谢歌词先生给了我这么多个美好的第一次,让我在回味着过去的同时,也有了更多的勇气去挑战第二次,第三次……

 


 

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到这里,也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你是曾经与我一起欢笑的战友,还是会在未来一起看着舞台上的他闪闪发光的伙伴,还是仅仅通过一根光缆就能感同身受的同好?

 


 

不管是哪一种,我们之间都因为他而形成了那看不到却温暖人心的絆,希望你也能,或者在未来见到他之后,感受到我现在满心的欢喜和感动。

 


 

最后把我最喜欢的ミスチル的GIFT的一句歌词送给我最喜欢的歌词桑,这首歌我喜欢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想过会真的契合的用在谁身上,喜欢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人,遇到了那么好的伙伴,这是你送给我最棒的礼物,ありがとう。

 


 

今君におくるよ

 

気に入るかな?

 

受け取ってよ

 

君とだから探せたよ

 

僕の方こそありがとう

 


评论

热度(27)

  1. 啊塞(*/ω\*) 转载了此文字
    按下“转载”按钮的一瞬间我好后悔为什么刚才我只发了“弹幕”而没有留点内容写在这里QvQ 不过无理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