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塞

【阿塞日常】其实我很喜欢那些想死的曲子


好久没写日记。

 

最近想买的春天的裙子已经有三条。

但是还没有开始贩售,所以暂时没有新裙子穿。

 

二月就这样过去了。

关于二月迟一些会补上。

 

最近几天都在听sayuri桑的歌。

酸欠少女

ふうせん

夜明けの詩

这三首都好喜欢,虽然也是因为lefty桑的琴弹得好。

不过sayuri桑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看到她手指瞬间,大家都表示太可怕了。

嗯,其实女生的手一练吉他真的很容易就会变成那样子的。

只要她一天不停下来,一天都不会好的。

不过如果吉他能弹得那么好的话,手烂一点也没关系。

 

sayuri说,自己整天想着与死相关的事情。

如果说喜欢的东西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都有着死亡的气息。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中二病少女。

不过她写的歌我很喜欢。

所以第一次看到路上live视频的时候我哭了。

那种非常害怕的感觉。

 

扁酱说,那一定是你喜欢她,所以你觉得lefty也会被她吸引。

 

扁酱去了东京,虽然只是去买个菜就回来。

她居然在酒店给我打了一个小时电话,浪费大好时光好吗!

虽然有点秀恩爱的嫌疑(不

不过每次出门,明明是一个人出门,我们都两个人商量。

明明两个人商量,然后还是一个人出门。

 

那天回来路过深圳机场,和扁扁匆匆吃了一顿饭。

终于2015也有了合影。

然后我跟敏敏就进安检了。

其实那一晚我都很难过。

如果我们没有分开在两个城市是不是就可以没那么寂寞了呢。

 

 

 

今天歌词先生投了新曲,听着他的声音有种春天真的要来了的感觉。

不过其实去年我的城市并没有冬天。

一整个冬季都很热,买了的可爱的大衣也很寂寞。

 

所以我今年要想办法再买一个衣橱。

 

院子里的两棵树叶子掉光了,最近在长新叶。

虽然不知道的名字,不过我和敏敏都一致觉得他俩颜值很高,绝对是树里数一数二的池面。


 

如果我想写的东西也能可以像叶子那样疯长出来就好了。

然而并没有。

回来之后我想了很多事情。

猜想就像一道填空题,我以为出门一趟总会找到一两个答案。

结果只带回来更多的填空题。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