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塞

【repo】20141004イトヲカシin沖縄

2014年夏天的路上live巡演终场选在了冲绳的那霸。虽说是那霸,其实最后定在了那霸市旁边豊崎市的美らSUNビーチ,就是豊崎公園的海滩。



live的前一天晚上我才急急忙忙地查了路线。

 

上午十一点多就去了酒店附近的巴士站。

 

冲绳和日本的其他城市不太一样,没有那么复杂的地铁和电车线路,那霸市只有一条环市的单轨列车,所以出行很多时候还是要坐巴士。巴士的班次和转乘路线都可以用app查到,非常方便。

从我住的地方去海滩,只有四十分钟车程。车上的人很少,到了末尾那几个站就只剩我一个人包车了。下车的时候司机大叔问我这是要去哪里,我说要去海边,他友好地给我指路说,海边的话下车一直往前走就到了。

 

4号那天18号台风靠近冲绳,直到下了车我才感受到台风是真的要来了。下车的地方两边都是空地,路旁的树被大风吹的全歪到一边。不过树干的部分被厚实木架子扎得很严实,看来是很有经验的样子。我走在路上都觉得有点重心不稳,时不时还有飞机从头顶低空掠过,周围是一个人的没有,心想真被吹跑了的话也没有人会发现啊救命。



过了马路走上桥的时候我好担心会被吹到海里,一路都扶着栏杆过来。然后就到了公园。


没想到这种天气还有游客到这里来,虽然加起来不会超过十个,也算是勇士了。海滩很漂亮,海水是清澈的碧绿色,就是风大了点,风里还夹着沙子,在海边的小亭子坐了一会衣服上全沾了沙。

 

一点半过后终于看到了像是来看live的妹纸,我鼓气勇气去搭讪了一下,想说因为自己是一个人能不能和她一起等。不过她说还要等朋友所以还是不太方便。

人陆陆续续地来了,虽然不多,聚集起来也能凑一个班了。有妹纸去公园管理处问了舞台的位置,于是大部队开始往舞台方向走去。我在离舞台不远处的小亭子里遇见了同样是一个人来看live的あずき桑,就是愉快地找到了小伙伴。



风还是很大,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迹象,我们都担心说不知道live能不能顺利进行。时间接近三点的时候我们也走近舞台那边去了,歌词先生他们的车还是没有来。我心想着,这次难道也要迟到了么。结果三点过一分的时候就看到一辆银色的小型车经过停车场一路往舞台这边驶来,还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开上舞台的时候才急转了方向停在了舞台边上,于是我也感受到lefty桑的狂野的驾驶技术了(笑)

 

 

 

lefty从驾驶座上下来,穿了蓝色的质地柔软的水洗牛仔衫,黑底白色印花图案的五分裤,鞋子还是之前在live经常穿的带铆钉的黑色短靴。

(如下图 by taruto)

 

  


taru酱穿了紫红色图案很特别的T,看上去画的是个佛像(?),仔细看了一下下面写了GEEKS,我想大概是endo桑乐队的周边,又或许不是。裤子是墨绿色的五分裤,脚上穿了休闲的沙滩鞋,咖啡色的皮面。两个人都是一头黑色的卷毛,自带打码功能,只能从腿毛长度来认人了(。不过真的都晒得很黑。

 

歌词先生的头发长长了一些,脸看上去更瘦了,不过浅棕色的头发和淡粉的长袖衬衫衬得他皮肤愈发的白皙,袖子挽到了肘关节稍上位置,下身还是安定的牛仔裤,深蓝色,还蹬着男饭送的印有歌词logo的人字拖,有种爽やか的好青(diao)年(si)的感觉(不

 

他们一下车,lefty和taruto就马上开始把车上的行李一一搬出来,真的是整车都要搬出来的节奏。旅行箱,吉他盒子,还有宅急便盒子,打开之后发现装了扩音器大中小,还有麦架,键盘,lefty的小凳子,三脚架,箱鼓等等等等。另一边歌词先生说,因为要赶回东京的飞机,所以今天的签名放在live开始前进行。

大家其实都已经站好位置了,听到他这么一说只好马上又跑过去排队。于是我轻轻地迈了一步站到了第一排。あずき桑排了队很快也回到了我旁边问,不签名没关系么?我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占个好位置比较重要还是忍住了(。歌词先生是蹲在舞台一侧的边上给大家签名的,身上还背了个棕色的小包。

 

lefty和taru酱这边就忙死了,感觉这次的装备比平时要多一些,而且风又大,装好了椅子,另一侧吉他盒子又飞跑了,lefty手上全拿着东西,追着盒子跑上去一脚把盒子踩住,真是心疼盒子里的吉普森(。宅急便的盒子也是一拿出扩音器就被吹到草地上去,幸好有男饭去帮忙捡了回来。taru酱打开了一只小型的行李箱,我们发现箱子里装的全是音频线…

 

好不容易全部接好了,lefty抱着他的琴开始试音,因为没有琴架,所以只能放在腿上弹(sad 幸好这次三个人都有麦,不用担心听不清楚了。

 

lefty调好他的琴之后拿起麦和大家说话,他说今天我们来到冲绳开live,感谢大家的到来。今天的风很大,大家要小心不要让自己的东西被吹跑,还要小心那些可能会被风吹过来的东西(笑)然后就是我们在网上活动是不颜出的,请不要拍照和摄影。

他说的时候,taru酱也拿着麦站一旁,不时“はい、はい”的应和着。

然后lefty问后面的人能听见吗?(头顶一架飞机飞过w

taru酱也问了一次,大概被飞机声音盖过,后排好像没有反应。

于是他又大喊了好几次:

“聴こえてますか!”

“聴こえてますか!!”

“聴こえてますか! ! ! !”

后排终于表示听到了。

他转过身对lefty说,好了,这下大家都听见了!(可爱

 

一切就绪,lefty就召唤歌词先生过来了,说还没签的就等live之后再签了,一定会给大家都签上的。

taru酱说今天只能签到六点,希望大家和我们一起努力争取签完!

大家都很乖的回到了舞台这边准备看live。

 

 

歌词先生试音的时候唱了冲绳的民谣《島人ぬ宝》。大家都很开心,不过他只唱了很小的一段。

 

歌词说,今天风真是好大

lefty说,不过坏天气往往会演绎出很棒的live哦!

歌词说,是的!我们当时在青森就是在最恶劣的天气下开了最棒的live!希望能和大家一起享受这一个天气!!!

说着就唱起了《START》。

大家马上跟着打起拍子,歌词看到大家那么配合,很开心的样子,说好厉害!我还什么都没说你们就懂了!

lefty的和声还是很棒(OvO)

到了后面的时候大家在歌词先生的提醒下一起唱了“wow”,大概日本的妹纸的比较羞涩,声音都比较小。

曲子结尾的时候lefty桑一个激动把手里的一个十円硬币掉了(。

歌词问,怎么了?

他说,有谁带了拨片吗?

要死的他拨片忘了带(。START还是用硬币弹的( ̄O ̄;)

歌词说,谁都不会有吧(笑

lefty说,谁都没有么(OvO)

这个时候有个男饭跑了出来,从钱包里拿出了拨片!

乐死歌词和lefty了,说居然有人带着!

歌词说,谢谢还特意带到冲绳来了(笑)这里比北海道最北的宗谷岬还要大风啊!不过宗谷岬比这里要冷就是了w

然后大家都笑了。

他接着说,接下来还会变得更热哦!(头上又掠过一架飞机

他和lefty同时指向天空说。

歌词说,飛行機!!!!这是老天要惩罚我吗

lefty说,不是不是,它不是这种意思!!!我们还要搭飞机回去的!!!

歌词说,那不好好跟它谈谈可不行!!!

 

lefty说,现在taru酱去设置摄像机了。

我本以为他们要生放送 ,后来发现好像只是自己录影,三脚架在他们身后,对着观众这一边拍的。

歌词说,大家回去可要小心痴汉哦

lefty说,为啥?

歌词说,因为lefty会认得大家的脸啊哈哈哈哈

lefty真没被他气死,说你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冲绳来黑窝!!!!!

 

歌词说这两天我们跑了两个孤岛,那里的景色都很漂亮哦!今天想着台风天没什么景色。

lefty说,意外的今天的海还是很美呢!东京湾已经脏得看不下去了。

歌词说,是的,我们怀着倍感惭愧的心情。

lefty说,这里的海纯洁得像我们的心灵一样(

歌词说,说来这个沙滩鞋(说着脱下了一只人字拖),举了起来说,这是我们去长崎live的时候一个冲绳出身的饭送的,今天他人在长崎,但是他的爸爸妈妈来了!非常感谢!!!!

我回头看了一眼真的有个帅气的大叔和一个麻麻年纪的阿姨站在后方,笑笑的看着台上。

lefty说,我们会努力的!请好好享受live!

 

歌词说,虽然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下面我要给大家带来一首黄昏的曲子!

然后唱了第二首歌——《トワイライト》,是lefty桑写的新曲。

这时候摄像机撑不住了,和三脚架一起被吹翻在地,大家惊呼了起来,歌词应声回头去看,结果没留意前奏。

lefty很男前的喊了句,别管它!

歌词回头笑笑说,不好意思,光管着看我都忘了在哪里开始唱了,请再来一次!

于是lefty和taruto又重新弹了前奏。

到了wow的部分,歌词先生说,一起唱!

这简直难为没买过新曲的妹纸好吗!大家还是很配合地打着拍子跟着lefty一起wowo了www

 

 

歌词说请大家跟着我打拍!感觉这风大得拍子都要被吹散了呢!这是让人想喝泡盛酒的节奏啊!(冲绳特产)

大家都笑了。

他又说,不过我们都不喜欢酒就是了。

lefty说,泡盛好喝哟!

歌词说,一开始我还好奇泡盛到底是个啥,结果一喝发现还不就是酒的味道吗(笑)

然后唱起了熟悉的《share we are》。

因为lefty是站着弹吉他的,唱着唱着他的椅子也被吹翻了,坐垫和支架都分离了。

歌词先生被逗笑了说,不是吧。

随着拍子,天边居然有放晴的迹象,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照射到了舞台上,真是神奇的光景。

歌词先生说,让阳光来得更猛烈些吧!!再晒一点我就要跳进海里了!

lefty说,禁止游泳!!!禁止游泳啊!!

 

歌词说,昨天我们在酒店知道了个惊人的事实。有首叫ハイサイおじさん的歌,翻译过来原来是変なおじさん!

我们都很好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taruto桑就马上上网查了,让taruto桑来说一下。

说着把mic递给了taru酱。

lefty说,这是个很沉重的故事啊。

taru酱说,诶?真的要说么,可能会搞得大家情绪低落哇。为什么要让我来说这种沉重的话题(OvO)

 

然后其实我不是很听得懂具体是个啥故事,大概讲述的事战争前后的事情。

然后lefty总结说,反正就是说经历过战争之后,人们又积极向上重新振作的故事就对了!

歌词笑了笑说,嗯,冲绳也是个经历了很多历史的城市,现在也重新振作起来了,这是我们东京人需要学习的地方。

然后问,今天有来自冲绳的观众么。

举手的人感觉还是占了绝大多数。

他又说,冲绳以外的请举手。

也有不少人。

他看了之后笑着说,你们是笨蛋吗(笑)你们以为这里是哪里啊!!!

lefty说,台风的日子里啊,是没有人会到冲绳来的好吗!!!

 

歌词说我们走了很多地方,也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传递给大家。

这时lefty给他弹了不知名的BGM。

taru酱好不容易设置好的摄像机第二次被吹翻(sad

歌词都笑笑放弃了说,就让它这样子算了。

下面是一首反战歌曲。

 

然后taru酱合着lefty的钢琴敲打出美妙的鼓点声,那就是歌词先生写的新曲《黄泉比良坂》。

歌词先生唱得很投入,全程都闭着眼睛,能够看到他长长的睫毛。

我真是超喜欢逃れや——那段,taru酱的鼓点声也很出彩。

taru酱这次除了箱鼓之外还带了那种锵锵锵的乐器(原谅我orz

(回来查了一下好像叫做“镲”,有个架子撑着单个的镲,然后他还是用手直接敲的)

 

歌词说,这次我们去了两个岛,其中一个是传说中日本看星星最美的地方。但是由于台风的影响,这次完全没有看到星星。不过我们在北海道的时候,三个人一起看到了漫天的星星哦,在南边的小岛上也看到了非常美丽的星空。没错,我们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下面请听这首歌——

唱的就是最经典的《ホシアイ》。

 

很快地就到了最后一曲。

歌词说,接下来的这首歌将是我们这个夏天路上live的最后一首了。因为冲绳是最后一站了。要不我在这里公布一下lefty的个人信息吧。

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揉成一团的快递单说,这快递上就写着lefty家的地址(笑

lefty这边还在认真的弹着BGM,听他这么说,忙喊,你快给我住嘴!!!别闹!!!

歌词看他急了很开心,作势就要把单子摊开给大家看。

lefty说,我要把你扔进冲绳的海里!!!!

歌词说,那样子会把海弄脏了啦(笑

lefty说,反正就是路上live要暂告一段落了。

歌词说,我从co…cof开始,啊,居然咬螺丝了!!!我这一路以来都没说断过一回,今天一定是大风的错(笑

大家都被逗笑了。

他接着说,从cof的巡回到现在三个多月,我每天都在唱歌中度过。最后一站来到了冲绳,随着这最后一首歌,我的夏天也将要结束了呢。lefty的夏天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说着回头看着lefty。

lefty想了想说,我的夏天大概永远都不会完结吧。

 

歌词说,我们是为了向大家传递我们的心情才开始路上live的巡回的。我跟lefty都参过许许多多支乐队,分别都是不同的乐队。但是十四岁那年第一支乐队组成的时候我们是在一起的,当时我是主唱,lefty是键盘手。

lefty说,恩恩。

歌词,虽然那后来因为分歧而解散了。

lefty,嗯,因为分歧。

歌词说,说是分歧,其实是因为某个成员,嗯,就是某个成员他因为女生...

lefty说,喂、不要这样!!你又说到哪去了你!!!

歌词说,我都说了是某个成员,又没说是你(笑

lefty,快别说了好么!!!你非要到冲绳来黑窝不可吗(OvO)

歌词说,又是你自己说的,说刮台风就能看到胖次了好开心(笑

lefty说,看来今天是饶不了你了!!!

歌词先生还是笑的非常开心,说我们三个男人路上 live在一起好几百个小时,居然完全没有人说黄段子,这真是非常少见的。

lefty说,嗯,完全没有说。

歌词,今天大概是刮台风了所以才。

lefty,嗯,刮台风把脑子给刮坏了。

歌词,大家要知道我们可是从不说黄段子的イトヲカシ哟!我们纯洁得就像冲绳的海一样。

lefty 说,嗯,黄段子不会说,胖次也不会看的。

歌词说,嗯,绝对不会看!虽然我的胖次被大家看到了(笑)不过我不是故意的,请让我解释一下。

lefty说,好。

歌词说,这是因为巡演以来我又变瘦了的缘故。

 

(这个时候taruto桑已经下台去不知道整理什么东西了)

 

 

歌词说,每次巡演我都会体重下降,因为压力大的缘故。

lefty说,你实在想得太多啦。

歌词说,总会想的哦。现在只有54、55kg了,七月初的时候明明还接近60kg来着,下降了5kg呢。所以并不是故意想让大家看到胖次的。

说到歌词先生的胖次,我站在第一排真是无法直视(OvO)

灰白相间的格纹,就是白底灰线条的样式。裤子滑得很下,露出来的部分没有二分之一也超过三分之一了(^◇^;)

一抬起手就能看见好么,好的,胖次以上衣服下摆里面也能看到好么(^◇^;)

 

这时候lefty也忍不住说,那你在往后扣紧一个皮带孔嘛。

歌词顿了一下,一手拿麦,一手低下头去掀起自己衬衫下摆,说,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说着就单手解起了皮带,松皮带扣子。

我完全是Σ(・□・;)

lefty忙说,我可没让你现在扣!你可小心别让裤子掉下来!

歌词先生低着的头笑笑,说,说的也是。

然后又把衣服下摆放下了。

lefty也笑了,说,你这家伙到底是想怎样(笑

歌词说,我可不是为了说这个才路上巡回的啦!!我和lefty一起组成了人生的第一支乐队,然后分开了,又参加了不同的乐队。我们到各个地方巡回演出,今天在冲绳的来场人数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像奇迹一般。我们各自都参加过很多路上live呢。

lefty说,路上live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数不清的路上live,数不清的live house的live,在空无一个客人的live house里开live也试过很多次。

歌词说,站在路边唱五个小时只有一两个人会停下来听也是很正常,对于我们来说,这都是家常便饭。

lefty说,在经历过那么不甘心的回忆之后,各自的乐队都解散了解散了,在那个时候我们重遇了。在那之前是多久没碰面来着?

歌词说,大概有五年吧。

lefty说,嗯,五年。

歌词说,不,有七百年。

lefty笑了,说,嗯,七百年(笑)之后的一天我们偶然又碰见了。当时歌词问我,你现在在干啥啊?我说,玩音乐哦。你呢?

歌词说,嗯,然后我也回答说,玩音乐咯。我们两个异口同声地嘲笑对方说,你是笨蛋吗(笑)说,还玩什么音乐咯!赶紧放弃了好好面对现实吧。但是商讨到了最后我们决定再一起创作音乐试试看。

lefty说,嗯,之后就在动画网站上投了稿。这个网上啊,有很多个数据,什么再生数啦,mylist数啦,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mylist(笑)就是看着那些数字觉得真是非常惊讶。虽然看不见,但是我们相信,这些个数字的背后,在电脑屏幕的那一边,一定有那么一个人给我们摁下了这个再生键才累积成了这些数字的。当时我们的头脑里还没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后来确信了是有那么一群人在背后支持我们,真的很想向大家传达感谢的心情。音乐这种东西,单独存在的话其实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只有当大家在那边摁下再生按钮,听了之后产生了一种动力,觉得明天的考试可以加把劲了,明天的社团活动也会努力了,种种情绪在大家心中产生作用,我们觉得这才是音乐产生价值的时刻。所以我们想亲口对大家说声谢谢(头顶又一架飞机飞过)

lefty说稍微等一下,飞机来了。

结果轰隆隆的声音持续了好几秒,lefty等得不耐烦了翻了个白眼,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后他接着说,我们很想直接向大家道谢,但是路上live这种,要现实是需要花费时间的,虽然去年走了很多地方,今年也去了,但是对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还很难实现。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写个曲子,毕竟我们是音乐人,然后就写了接下来要唱的这一首《you》。you这个词指的就是你们大家,也有复数的含义在里面了。冲绳的路上live就要结束了,至于今年之内还会不会有这个还说不准,反正是暂告一段落了。在屏幕的那边,还有很多想见还没见到的人在,在没有完全见完大家之前,这一生我们的路上live都不会结束的。明年也好,后年也好,甚至更久的以后,我们的这个活动都不会停止,不是说笑的,跟大家约好了。如果哪天我们去到你们家附近,请来看我们的live哦。非常感谢今天这种天气还来到了现场的大家!

歌词说,大家能来到这里,对于我们来讲,真的就像是奇迹一般的事情。这样的心情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让我怀着这样的心情献上以下这首歌。

然后歌词先生就一边一一看着大家的脸一边唱了you。

 

唱完之后,lefty 说,最后还有一件事。虽然刚才说了我们的路上live是不会颜出的,所以禁止大家摄影,但是最后要不要一起来个大合照呢?

大家马上都大声喊:要!!!!!!!!

歌词先生和lefty桑分别走下了舞台混在人群当中,taru酱站到了自己的箱鼓上面给我们拍全景照,一边拍一边叫,啊啊,好危险好危险。

风那么大真是有点替他担心(笑

 

 

 

 

===========本番结束的分割线============

下面是我自己去排队签名的部分,可以不用看了!!!

 

 

 

 

live就这样结束了(OvO)

 

我心想着,这次还是没办法买碟了,不过也没办法,台风天跑来海边都要老命了,也不奢望他们还带着碟子。

没想到这个时候lefty桑说,刚才还没有签名的现在可以找歌词太郎继续签,我这边先收拾东西,需要买CD的可以到舞台后面去排队,等下会一一给大家签名的,不用担心,一定来得及。

真是好可靠(OvO)

 

于是我和あずき桑急忙跑去舞台后面,碟子还没搬过来,大家就很自觉的排成了一条队。

taru酱把车子到了过来,然后下车开箱子,还印了这次的CD清单给大家先看好价钱(感觉卖出经验来了。

从《音呼治心》《軌唱転結》到《三獄死》还有歌词的小白猫都有,有一些是卖切的了,不过这次路上限定的新作库存很充足。

 

轮到我的时候,我上前去喊了声taruto桑,他看了看我笑笑说,好像之前的live也有来呢。

我说是的,我从中国过来的,想要十三张(OvO)

大概是我声音太小了,他没听清,嗯?了一下。

我说,想要十三张,因为要给大家带。

他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笑笑开始数数,然后把碟子递给我说,十三张就是多少钱来着(´-`).。oO(

我说,6500円(>人<;)

递给他10500之后找回来三张钱,我还想着咦为什么不是四张。

taru酱就数给我看一,二,三,这是2000円钞。

于是我这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才知道原来还有2000钞的(。


 

向taru酱道谢之后就去排了歌词先生的队伍。

签名的地方在离舞台不远处的一个小亭子里。

因为live前签了很大一部分,所以排队的人并不多。风还是很大,我抱着碟子蹲在地上收拾好,拿本子出来的时候差点连封面都吹烂。前面的女生赶紧把签名板塞外套里裹住,说那么重要的东西一定要好好保护才行!(笑)

很快就轮到我了,歌词先生很亲切地说了「どうも」

我说,kasi桑你辛苦了(>人<;)然后递给他碟子。

他说,今天没有签第二次吧?(因为他说之前签了了的就不能签第二次了)

我说,没有没有,今天是第一次签。

他说,名字是?

我说,asaiです(>人<;)

歌词一边签一边说,之前的live也有来呢。

我说,诶,认得出来么?

他笑笑说,认得认得。

我忙说,谢谢谢谢,好开心!中国也有很多歌词先生的饭哦

他说,嗯,我们也想到中国去

我说,那能不能给中国的大家写句话呢

他愉快地答应了,然后写了本子上的内容。


我说,这次的路上live会出DVD吗?

他说,啊,这个还没决定好呢,不过我们会努力的。

我说,请一定要出哦(OvO)还有イトヲカシ的武道馆的live也请加油!!!

他说,被说到这个份上真是不努力不行了呢(笑)

 

和歌词先生握手道别之后,就准备去排lefty桑的队伍了。

这时候lefty已经一个人装好全部设备,跑去和taru酱一起卖碟了。

因为还有一些人排队买碟,所以我和あずき桑就站在一边等。

等着等着,忽然看到歌词先生那边有点吵,应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女生的东西被风刮跑了,好几个人追着东西跑到海边的栏杆边上,其中一个就是歌词先生。

大家看到东西已经飞出栏杆外了,只好放弃般停了下来。

但是歌词先生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倒是走过去翻出栏杆外,大家都被吓得倒吸一口气。

因为那个时候风真的好大,别说翻栏杆了,就是靠近那边都很危险。

幸好很快地就看到那个纤细的粉色的身影从栏杆下方爬了上来。

歌词先生把东西递给妹纸之后又马上跑回亭子那边继续签名和握手。

我身后的妹纸说,我也好想丢东西让歌词桑帮捡啊(OvO)干脆整个人掉下去算了(笑

 

 

另一边买碟子的人也全部买好了,lefty和taru酱两人一起把卖剩的碟子封箱装好,然后把所有的行李乐器一一塞进车里。lefty不愧是干过宅急便的家伙,除了前排的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真是能利用的空间全都利用上了,行李差不多顶到了车顶,第二排只留了一个空位,总觉得人坐进去脖子都不知道往哪搁。我们讨论着不知道到底是谁坐后面。

一切收拾完毕,终于可以找lefty桑和taru酱签名了。

我上前还没说话,lefty桑就跟我说了お久しぶり!

我说,lefty桑你还记得我么?

他说,当然啊。

把碟子递过去之后我说,不知道能不能写得下。

他说,没问题的。

我说,下次有live能不能提前一点告知啊(OvO)

他有点不好意思,笑笑说,真是不好意思,不过真的不要勉强跑过来。

我说,因为正好是假日。

他说,哦哦,原来如此。

我说,请给中国的大家写句话可以么?

他说,可以可以。就接过本子写了起来。

我说,这次的路上live也请做一张DVD吧(>人<;)

他说,嗯,想做的!

我说,还有lefty桑自己的碟子也好想要!!!!

他说,正在做哦!真的,正在做了!

我说,真的吗(OvO)那lefty桑会唱歌吗?好想听lefty桑唱歌啊!!!!

他笑笑说,嗯,好,会唱的(笑

我说,请一定要唱歌!

(我觉得我真是够烦的了,搞得在一边听的taru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Д゚)他一笑我好紧张啊,接过lefty递回来的碟子准备逃跑,lefty桑说,那握个手吧!

于是我急忙和lefty桑握了个手(OvO)

 

跑到taru酱跟前,我感觉我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劈头就说,taruto桑,下次有live可以早点告知么(OvO)

他说,啊不好意思。

(回想起来我比较不好意思orz

然后把碟子递过去,我真是好担心他没地方写。

幸好miniCD对应的,他们也签了很mini的签名。

我说,taru酱的CD我在网上已经买了哟!

他说,啊,谢谢!好开心!

(笑起来好可爱,高兴起来的样子就更可爱了(OvO)

我说,中国也有很多人喜欢你们,可以给中国的大家写句话么。

他说,可以!

本子递过去,真是风大得抓都抓不住。

我说,可以么?

他说,要帮忙摁着这边才行。

于是我们两个人三只手抓着本子,第四只手拿来写字,好不容易才写好了。

我说,live辛苦了!!!!

然后和taru酱也握手告别了。



因为离他们赶飞机还有一点时间,所以签完的大家也没离开,大概还是想目送他们吧。

于是我和あずき桑在舞台背后,车子的旁边找了个地方稍作休息。

那边歌词先生已经全部签完了,提了大家的礼物和信就跑上了副驾驶坐,我们就站在正对着副驾驶座窗玻璃两米不到的地方(。

于是可以看个饱了(;▽;)

 

歌词先生虽然很高,不过主要是腿长,所以一坐进车子就变得很小一只,侧面看脸更小了。大概是头发太长了,他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就好像最近有个weibo说女汉子怎么变萌妹的教程里说的,拨左边头发要用右手,右边头发用左手——歌词先生他就是这样做的,即时少女感爆表,不知道为啥我脑海里竟然出现了怜香惜玉这种奇葩的词汇(。

把头发拨开之后,他就顺手拆了一包零食,一粒接一粒地嚼了起来。然后开始读大家给他写的信。

真的就像一个刚毕业出来教书的先生愉快的看着大家写的作业那种感觉。

 

周围的妹纸不时地发出“啊 真的好好看,为什么会那么好看”的惊呼声(笑)

还有一些,坐在地上开始刷歌词先生在nico上的投稿。

不过歌词关着窗在车里,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我担心他会不会缺氧。

 

不过一会,lefty也签完名了,跟着就坐进了驾驶座。

于是狭小的空间里,歌词继续读信,lefty在看手机,不知道有没有说些什么。

taru酱很快地也签完上车了。

 

lefty桑发动了车子,这个时候歌词先生终于抬起头,打开窗子,叫大家回去路上小心。

有妹子回他说,你们也是哦!搭飞机什么的。

他就笑了,跟大家挥手道别。

lefty和taru酱也在车里跟大家挥手。车子开出不远,他们又绕着花圈转了一圈再向大家挥了挥手才正式往机场赶去。

 

 

 

==============================

free talk:

打算去路上live并不是忽然决定的事情。

七月的生放里他们说今年也要巡回的时候我就很想参加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只有十一假期才能出门。

结果做好了各种准备之后,他们都没再说起十月会有live。

我只好改变计划打算去关西走走。

就在临行前的一周,歌词先生忽然说决定四号去那霸。

我苦苦挣扎了一个上午,还是决定更改行程去一趟冲绳。

去年四月我也去了冲绳的海边,不过这次去的这个海滩要漂亮许多。

虽然刚去到的时候我真觉得这次真是作死了,但是顺利看了live,也和他们说了话真是非常开心。

イトヲカシ绝对是日本冷门景点推广委员会。

不过他们去到的地方连台风都给了他们面子这一点真是非常了不起。

あずき桑说大自然都是他们的小伙伴呢。

 

歌词先生在昨天的博客里谈及以前的乐队参加比赛进了决赛才落选的事情。

我想,只有成功了之后才会说起以前失败的经历,否则的话,这种如此悲伤又不甘的过往大概会自己捂着一辈子不说吧。

世事大抵如此,在你最想放弃的时候往往是离成功最近的时候,只要再坚持一下!当然这并不是像说得这么容易的事情。

 

 

至今为止去参加过的三次路上live都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了下来,感到非常开心。

这次的repo是在回程的各种交通工具上拼凑出来的,因为他们说的话超多,字数完全超出预计。

不管怎么说,还是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还有送给我rp的小伙伴们。

希望在喜欢他们的期限里可以再见。


 

 

 

 

 

阿塞

2014.10.06


评论(3)

热度(67)

  1. 木棂格子啊塞 转载了此文字
    ahah…
  2. 阿七啊塞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阿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po高还原我看得整个人都不太好_:(´ཀ`」 ∠):_
  3. Kinooooo啊塞 转载了此文字